棉花糖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再世嫡妃后面女主还在吗在线阅读 - 第147章 纵火

第147章 纵火

        开阳手执长剑,冷冷睨着叶轻,满目轻蔑之色。

        叶轻唇角半勾,明知故问嘲讽,“什么恩什么义,这十年我都已经偿尽了,而且,王妃两个字,叫谁呢?”

        “你!”开阳怒火中烧,额角青筋暴起,就要拔剑——

        “住手!”

        身后传来天枢的厉喝声。

        开阳反手一推,露出银芒的长剑噔一声回鞘。

        他努力压下胸腔内的怒意,转向天枢,“你怎么来了?”

        天枢在外头见过左倾颜,发现开阳不在她身边,又听说叶轻也在这,才匆匆追进来,果然看到两人杠上了。

        “主子听说了城南医馆着火一事,不放心,让我过来瞧一眼。你们这又是在干什么?”

        若不是知道左大小姐今日没有到医馆,主子怕是早就坐不住了。

        开阳目光扫过叶轻,面露鄙夷,“这白眼狼趁火打劫对着王妃献殷勤,我正想教训教训他。”

        “六弟,不得对叶世子无礼。”

        天枢跟在祁烬身边最久,性格沉稳,做事妥帖,七星台的几人都敬他为兄长,开阳对他几乎言听计从,就连性情桀骜的天玑,向来也对他颇为客气。

        开阳看见叶轻那副云淡风轻的脸就来气,怒目如电道,“我呸!还世子呢,要不是主子当年——”

        “六弟!!”

        天枢目光凌厉逼视着他,“你连主子的吩咐都不听了?”

        开阳恼怒反驳,“当然不是,可是他觊觎王妃!像他这种不知好歹的白眼狼,我早就想揍他一顿……”

        一语未尽,后领被天枢一把揪住。

        “少在这胡搅蛮缠,主子有要事让你去办,快跟我走!”

        “叶世子,方才多有得罪,请见谅。”天枢朝叶轻拱手,拽着开阳出了门,临走时,开阳还忿忿瞪了他一眼。

        怔然看着两人的身影消失在门外,叶轻眼里闪过瞬间的迷惘。

        叶世子。

        是啊,他现在已经是叶世子了。

        可当昔日袍泽与自己形同陌路,甚至怒言相向时,他喉间不知为何,如堵了一块石子般难以下咽。

        这十年他们曾一起出生入死过很多次,但在他心中,他们只是暂时与他同行的路人而已。

        叶轻伫立在原地,越想越是这么回事。

        没错,他们不过是曾经的同路人,日后的陌生人。

        过了分岔路口,谁还会惦记那些志不同道不合的人?

        思及此,叶轻嗤笑一声。

        这种天真幼稚的想法,他以前从未有过,以后更不会有!

        ……

        当夜,喜气洋洋的林相府后院,莫名其妙起了一场大火。

        因是深更半夜众人熟睡之时,发现得晚了些。

        这场大火殃及相府半个后宅,不少女眷侍婢衣服都没穿妥,尖叫连连跑出房门,也有的为了拿财物跑回房间,被坍塌的横梁砸死的,更糟糕的是,火势蔓延到了相府的藏书阁。

        那里收藏着汇聚林家底蕴的书卷数十万册,还有许多珍品名画古籍,这些东西不是宫中御赐的,就是林相在外头花大价钱搜罗过来的,可谓是无价之宝。

        纸张木柜皆是易燃之物,这场火,足足烧毁了半个藏书阁,将林相半生心血付诸一炬。

        “父亲,您振作些!”

        林锦立在外院,看着滋滋往外冒黑烟的藏书阁,死死抓着林诩风的肩膀,两眼发黑,头晕目眩,面色一片煞白。

        “纵火之人,可曾抓到?”他咬牙切齿哑声厉问,人前笑面佛般圆润的脸,此刻尽是阴鹜。

        弥漫在院子里的灼热火光,也驱不走他眼底森然寒气。

        “儿子已经封了前门,且留下部分暗卫守在林府四周,一只苍蝇也飞不出去!”林诩风恨得牙痒痒,“想来,除了祁烬,也不会是别人了。”

        一说起左倾颜,他又想起今日左倾颜的举动。

        要早知道她根本不是要查聘礼箱,他也不必大费周章在城南医馆放了那把火,惹来祁烬的疯狂报复。

        说到底,还是父亲多虑了。

        “老爷,大公子,在火场里找到纵火之人的尸身。”

        两人不由蹙眉。

        “人呢?”林诩风刚开口,就见那侍卫将他们找到的黑衣人往地上一扔。

        黑衣人一动不动,已经咽气。

        林诩风扯下他的黑色面巾,一张熟悉的脸映入眼帘,顿时瞳孔骤缩。

        “你认识?”林锦沉声问。

        “他、他是药材行里的……”

        “这次,就是儿子让他怂恿那些药材老板向左倾颜讨债的,送去城南医馆的那批药材里,值钱的都被他换走了,剩下的也都淋了油……”

        所以,城南医馆的火势才会起的那么猛,就算是白天医馆人那么多,也按不住那些被淋了油烧起来的药材。

        “是祁烬、定是祁烬干的!”

        林诩风气得面色铁青,嘴角一抽一抖,心中怒火犹如升空的烈焰熊熊燃烧。

        将他的暗线伪装成纵火之人,叫他哑巴吃黄连,有口说不出!

        这样的手笔,他想不出全天陵还有第二个人敢这么干!!

        “所以,那是你的人??”林锦总算听明白了他的话,难以置信地揪住他的衣襟,褶皱的手因气愤而剧烈颤动,声音沉怒还带着几分轻颤。

        “是……”

        “废物!”林锦忍不住暴喝一声,呛鼻的烟味闻多了,心口堆积的胸闷不适感觉越来越强烈。

        嘈杂的救火声中,林诩风没发现有何不对。

        他无奈垂头,等着林锦的下一轮怒骂,可是左等右等,身边的人却没有发出声音,只有剧烈的喘气声。

        抬头,只见林锦捂住心口,急促喘息,惨白的脸色极其瘆人。

        “父亲!!”

        林染风提着木桶灰头土脸地跑过来,恰好看到林锦轰然倒下的一幕。

        “父亲?”

        “愣着干什么,还不快进宫请太医!!”

        网页版章节内容慢,请下载好阅小说app阅读最新内容

        请退出转码页面,请下载好阅小说app阅读最新章节。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