棉花糖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再世嫡妃后面女主还在吗在线阅读 - 第164章 眷顾

第164章 眷顾

        天蒙蒙亮。

        门总算吱呀一声被打开。最先走出来的是摇光。

        “命保住了。”多年主仆,她知道主子当下最想听到的只有这句话。

        果不其然,祁烬紧绷的脸几不可见地一松。

        强压着语中的颤抖,他抑声道,“我要见她。”

        笛吹雪也走了过来,“可以见,但不要随意移动她的身体。”

        祁烬看了他一眼,郑然道,“多谢。”

        笛吹雪面色无波朝他颔首,转身走向药房,眸底闪过一抹深邃。

        那一眼虽落在祁烬眼底,可他无暇深究。

        大步跨入里间,一眼看见床榻上的女子趴卧着。

        火场里脏污的婢女衣服已被换下,一头青丝用净水擦过,虚拢挽了个发髻,余下的随意荡在榻沿。

        那苍白如纸的面容正对着自己。

        许是觉得大事已了,她眉眼慵懒疲倦,低垂着羽睫,似是累极熟睡,叫人好不怜惜。

        不算近的距离,都能看见她眼睑下憔悴的青影。

        祁烬的脸色冷得可怕,急切的长腿一迈,却绊到门边的木柜,置于柜上的瓶瓶罐罐晃了晃,发出叮当脆响。

        他懊恼地扶住,却见榻上的人儿羽睫轻颤,微微抬眸。

        左倾颜瞧见了进来的人,眉眼间一点点的光亮了起来,“你来了……”

        上天眷顾。

        她终究再一次等到了他。

        祁烬没有意识到她说的是昨夜惊心动魄的火场,只当是寻常的话。

        他极其自然坐到榻前,牵住她冰凉的手。

        “手这么冷?”

        他为她掖好被角,双手将她的葇荑放在掌心搓了搓,眸里尽是温柔的忧色,“怎么样,背上还疼吗?”

        “好多了,就是动弹不了。”她低低垂眸,似是想起什么,忽然反握住她的手,“殷氏与齐……”

        “我知道。”祁烬修长的手指放在她唇间,清朗的眉目掠过一抹寒光,“你好好歇息,剩下的交给我。”

        不管那个老虔婆是齐王府里何人派来的,他都不打算让齐王好过。

        视线对上眼前的人,却是一贯的温柔和煦。

        她聪明伶俐,只一眼便知他心中所想,安然颔首。

        有他收尾,她很安心。

        虽说受伤是意外,但到底也是失误了。万万没想到殷氏身边的裴老嬷嬷,竟与祁皓的武功同出一脉,她曾说与自己有仇,莫不是因为祁皓?

        “祁皓死了吗?”

        她只知道祁烬故意让林家误会祁皓已经动摇,逼着他们出手灭口,更以此攻破祁皓心房,诱他将北境琼丹一事栽在林诩风身上。

        齐王巴不得祁皓松口将这个屎盆子扣在林家脸上,自己得以脱身,自然不会多加阻拦。

        说不定还想着等此事一了,能再像上回那般,磨一磨皇帝,把祁皓从诏狱里弄出来。

        然而。

        以祁烬此刻对齐王府的怨憎,祁皓就算不死,也得去掉一层皮。

        “死?”祁烬唇角半勾,泛起冷如冰雪的笑意。

        死太便宜他了。

        “我总觉得这事不简单。”左倾颜不由敛眉,“一个一心想替祁皓报仇出气的人,怎会对出身定国侯府的左倾月回护自此?”

        想起裴老嬷嬷对左倾月关切的眼神,绝非伪装。

        “你是怀疑殷氏跟齐王……”沉稳如祁烬也忍不住被她的想法惊住,可是想想,殷氏与皇帝这些年说不清道不明的关系何尝不是叫人震碎三观?

        “嗯。”似是察觉他心中所想,左倾颜目光坚定颔首。

        “这么一想,她若跟齐王也有点什么,倒也没那么奇怪了。”

        只不过,就是多一个恩客罢了。

        一双大掌覆住了她的眼睛,耳际传来祁烬低哑的嗓音,“好了,别想那些个恶心的人和事,多想想我。”

        那双眼睛澄澈通透,不应思虑这般龌龊之事。

        这一提,她才想起,两人确实几日未见了。

        她轻轻嗯了一声。

        忽觉唇上一片软糯,只一闪而过,蜻蜓点水般。

        手掌放开,一张清俊的面容映入眼帘,眉眼间是化不开的思念和柔情。

        “饿了吧,吃点东西可好?”

        她嗯了一声,本想说她不能起身,想叫杏儿进来,却见他拿起一旁放着的鸡丝梗米粥,用小勺子挖了一勺粥水,直接递到她嘴边。

        “先垫垫肚子,我看这粥挺好,容易克化。等天再亮些,我让醉云楼送吃的过来。”

        这些时日的亲近和相处,她才发现祁烬看着冷冽疏离,生活中实则处处妥帖,处处细致,全然不似旁人所想的那样漠然不近人情。

        还好,她等到了他。

        “我受伤的事,暂不想让祖父知晓,这几日我想住在医馆,你让凛羽回去跟黄芪说一声,把我的随身衣物都搬到医馆来。”

        “好。”祁烬笑着应下。

        可就在她吩咐人找来床板,将她抬进医馆后面的临时厢房时,却直接被人抬进烬王府的马车。

        “这是做什么?”

        马车内,摇光笑意吟吟坐在里面。见她挣扎着起身,笑道,“医馆不适合你养伤。”

        她的话没有说全,左倾颜已然眯起眼睛。

        “所以这马车是要去山茶别院?”

        她简直难以相信,祁烬就打算这么一言不发地把她拐走?

        摇光怕她发火,赶紧安抚住她,“别动呀,你受的虽不是皮肉伤,可那婆子武功高强,要不是你从小有些功夫底子在身上,早就扛不住了。”

        “医馆人多嘴杂,你一个侯府嫡女,抛头露脸为人看诊已是不易,若让人知道你夜不归宿,那对定国侯府也不好啊。”

        左倾颜闻言哼了一声,说到底,还是帮着她主子就对了。

        倒也没再挣扎。

        摇光吁了口气,撩开帘子看向外头骑着黑马高挺玉立的身影。

        好家伙,难怪今天对她这么好,明知道里面温香软玉,还把大发慈悲马车让给她坐。

        敢情是早知道有坑,避得远远的呢?

        还没大婚就想把人拐进王府长住了,这些男人,真是越来越不像话!

        她的目光若有似无扫过车帘前专心驱车的背影上。

        春天都过去了。

        连自家主子这棵万年铁树,都知道开花结果要赶早,最近也殷勤得很。

        偏偏这个闷葫芦,也不知啥时候才开窍……

        愁死个人哟!

        网页版章节内容慢,请下载好阅小说app阅读最新内容

        请退出转码页面,请下载好阅小说app阅读最新章节。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