棉花糖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再世嫡妃后面女主还在吗在线阅读 - 第172章 私会

第172章 私会

        “你误会我了!”齐王急声解释。

        殷氏语带嘲讽,“我有没有误会你不打紧,重要的,是那把密钥在哪,对吗?”

        “心妹,你听我解释……”

        “不必解释。”殷氏抬袖拭去了眼角的泪,悲恸的心思也平静下来,她冷冷一笑,“你想要密钥的消息,可以,用月儿的性命来换。”

        “心妹!”齐王眉头一皱,声音蕴上薄怒,“月儿是我的骨肉,就算你不说,我也会想办法救她!”

        “会想办法和不得不救下她,是两个结果。”

        殷氏的话一针见血。

        也彻底驱散了两人之间仅存的旖旎。

        面纱下齐王眸中闪过阴鹜,他沉声道,“你这是不信我了?”

        “我信过你的,可是,已经半个多月过去了,就算我等得起,月儿和她腹中的孩儿也等不起。”

        她盯着齐王飘逸的黑纱,寒声道,“我给你三天时间,若不能让月儿从林家谋反案中安然脱身,我便进宫面圣。”

        齐王的声线不可控制地一冷,“你找他做什么?”

        殷氏嗤笑,“你想要的,他也想要。”

        她大着胆子抬起手指,捏住黑纱的一角,微微掀起。

        直视那双瞬间杀气四溢的眼眸,她一字一顿清晰无比说道,“而我想要的,你给不了我,他却可以。”

        齐王握剑的手陡然攥紧,手背青筋暴起,眼神也蓦然杀气腾腾。

        “你敢威胁我?”

        他知道她从来不是善茬。

        所以在满天陵的贵女都对风华俊逸的他趋之若鹜时,他却一眼相中了表面温柔娴雅,实则心机深重的她。

        原想着娶她为妃,以她的能耐,定能成为他的贤内助,对内打理好王府,对外更能替他笼络好天陵贵胄家眷,平衡各方关系。

        没想到,殷岐却比他早一步看中了这枚棋子。

        他虽贵为王爷,施了不少手段,成功虏获她的芳心,也得到了她的人。

        但是,殷岐毕竟是她的父亲,主宰她的一切。

        得知殷岐将她献给皇兄的时候,他也郁闷过一段时间。

        起初是因为心中不甘,他才与她藕断丝连,想要让皇兄尝一尝头顶绿帽的滋味。

        直到她说,皇兄要设计将她送入定国侯府,伺机寻找左成贺在北境得到的前朝宝藏密钥,他才恍然发现,这样的安排似乎也不错。

        只要一直与她维持好关系,待有了密钥的消息,她第一个想到的只会是多年来对她痴心不已的他,而绝不会是皇兄。

        没想到,时隔十六年。

        与密钥有关的消息终于出现,可她非但没有主动告知,竟还以此威胁他!

        殷氏见他恼怒,顿时觉得好笑。

        今日方知郎心凉薄,可叹多年痴心错付。

        她语气生寒,似笑非笑道,“我本就是奉他之命入府,如今有了消息,如实向他禀告,怎么能说是威胁王爷?”

        连称谓都变了,齐王深知她的性子,定不会回心转意了。

        事到如今,只得先应下再说。

        “好,我答应你。”

        殷氏闻言松手,任由黑纱拂面,盖住那张她念了十六年的面容。

        “多谢王爷体恤。”

        寂然的坟冢前,回荡着客气而漠然的回答。

        齐王叹道,“心妹,你当真要与我生分至此?”

        “不是我要与你生分,是你们不想让我好过。既如此,那就谁也别想好过。”

        她的语气不算冷漠,可话中如霜寒意却让他听得一清二楚。

        “我没有——”

        正想来点柔情攻势劝说几句,就听身后一声尖厉刺响。

        “哔!”

        齐王瞬间听出是谭连和另一个黑衣斗笠护卫的提醒,猛地转身。

        殷氏也被吓了一跳,面色煞白。

        “什么声音!?”

        “定是你露了踪迹!”齐王的声音顿时冷戾,柔情不再。

        “这不可能——”

        殷氏的反驳被跑过来的谭连急急打断。

        “主子,咱们被包围了!”

        “来者何人?”

        话落,只见黑压压的影子疾速朝他们围过来。

        待到近处,终于看清月色下那些黑影是穿着黑色轻甲,手握银芒长剑的劲装暗卫。

        “你踩着我左家的坟地,私会我左家的妾室,却问我来者何人,岂不可笑?”

        月下红衣劲装,长鞭缠腰,英气逼人的俏丽女子立在一众黑衣暗卫中间,唇角半勾,面露嘲讽。

        “左倾颜,你怎么会在这?”

        殷氏脸色大变,犹如被惊雷劈中,动弹不得。

        左倾颜怎么会在这里?

        这么多年,每逢左成贺夫妇忌日,老侯爷都会让她在府中祠堂叩拜,从不肯让她到这里来。

        “殷氏,今日是我父亲的忌日,这里是左家祖坟,你一个妾室来得,我怎就来不得?”

        殷氏被她一噎,顿时如鲠在喉。

        左倾颜声音冷漠,“实在是抱歉了,坏了你的好事。只是你这般胆大妄为,借着祭拜我爹娘的名义私会奸夫,还选在我左家祖坟前偷人,当真就不怕半夜睡不好觉吗?”

        “我没有!”满山坟冢映照出殷氏比鬼还要白的面容,她急声反驳,“你休想信口雌黄栽赃于我!”

        “栽赃?”左倾颜身后一个熟悉的声音冷哼一声,正是袁野。

        “捉奸捉双,你们两个夜半私会,还想如何抵赖?”

        殷氏这才发现,左倾颜身后的都是定国侯府直属老侯爷的暗卫。连袁野都来了,说明,这事早在德园过了明路。

        她下意识地望向青枣和刘管事所在的方向,却看见两人都已被五花大绑,堵了嘴跪在远处,正缩着肩膀瑟瑟发抖。

        原来,他们早就设好了局,等着瓮中捉鳖!

        她快速撞了齐王一下,低声道,“你先走,我自有办法脱身,记得我们的约定是三天!”

        齐王拉低帽檐退后一步,藏在袖中的手忽然高扬,一抹红光冲天而起,他随即侧身躲到了黑衣斗笠的护卫身后。

        那护卫手中长剑银光熠熠,杀气逼人。

        左倾颜陡然厉喝,“先抓住他!”

        袁野闻言拔剑飞出,迎向黑衣护卫,长剑相击,暗夜中对碰出灼灼火光。

        “主子快走!”

        齐王也同时拔剑扫向围追他的侯府暗卫。

        暗卫们忌惮他的身份,怕伤了他多有留手,他却一招一式皆下死手,转眼间,有几名暗卫见了血。

        左倾颜见状怒叱,“不必留手,拿下他!”

        话音未落,不远处的山坳内,却是飞出了几名杀气凛凛的齐王府护卫。

        网页版章节内容慢,请下载好阅小说app阅读最新内容

        请退出转码页面,请下载好阅小说app阅读最新章节。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