棉花糖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再世嫡妃后面女主还在吗在线阅读 - 第173章 捉奸

第173章 捉奸

        齐王原是带了不少人,可他生怕人多容易露馅,便将自己伪装成护卫进了嫡支一脉的坟冢。

        为以防万一,他将剩下的人留在不远处的山坳内待命。

        没想到,还真用上了。

        有他们驰援,齐王一脚踹开缠住他的暗卫,点足飞向山坳。

        空中传来齐王的狞笑声,“左倾颜,凭你也想留下我,异想天开!”

        这时,漆黑的暗月下一抹白影快如流星驰掠而来!

        “叮——”

        长剑相击,撞出一声刺耳的长鸣。

        白影手持长剑追着齐王的身影,两人在空中接连过上数十招。

        一招一式皆裹挟着凛冽杀气。

        伴随着齐王的一声惨叫。

        “王爷!”分身乏术的王府护卫急喝一声。

        众人的眼神顺着声音望去,只见那奸夫头上斗笠被剑气削成几半,四散在漆黑的夜空中。

        满头乌发也陡然散开,被风舞得狂乱,露出齐王阴沉狠戾却狼狈至极的脸。

        惊魂未定间,白影破空而来,一掌拍向齐王心口!

        齐王的身体从空中急坠而下,重重落地。

        砰一声砸在扑过去接人的两名护卫身上。

        两名护卫当场吐血,齐王自也好不到哪去。

        一道带血的刀痕从额间延续到鼻尖。

        伤口虽浅,侮辱性却极强!

        他顾不得拭去唇角溢出的腥红血渍,忿然瞪着落在他身前,背对着他负手而立的白衣俊影,勃然大怒。

        “祁烬,你敢伤本王!?”

        何止是伤,刚刚那数十招,祁烬分明是下了死手!

        祁烬悠悠转身,清冷的视线落在一脸狼狈的他身上。

        目露诧然惊道,“齐王叔?怎么会是你?”

        谭连赶紧扶起齐王,忍不住斥道,“烬王殿下,齐王怎么说也是你嫡亲的王叔,你怎能对他下此杀手!!”

        祁烬眉毛一掀,状似不解道,“本王伤的,明明是私会左家妾室,玷污左家祖坟的奸夫,怎会是齐王叔?”

        见齐王脸皮一抖,他摇头叹气,“大水冲了龙王庙,这实在是意外,意外啊王叔。”

        左倾颜笑盈盈地走到他身边,“确实是意外,若不是烬王殿下出手,我还真不知道,我们这位殷姨娘与齐王爷还有这般交情。”

        祁烬一脸恍然大悟点头,“原以为王叔与王婶鹣鲽情深,情深不悔,却没想到……”

        他故作可惜再叹,“不知王婶知道了,又会作何感想?”

        “你、你们!!”

        齐王全身颤抖,不知是给他们气的还是那一掌疼的。

        看着他们二人一唱一和,满脸嘲讽地装傻,却只能满身狼狈地咬牙切齿瞠目欲裂。

        心绪翻涌间,被拍中的胸膛一阵钝痛,又一口血呕了出来。

        “王爷!!”

        谭连用力搀住几欲歪倒的齐王,急声朝那些护卫喝道,“快背王爷回府,立刻请御医过来!”

        见侯府暗卫还不退让,谭连沉声看向左倾颜,“还不让开,你们敢扣留王爷不成?”

        左倾颜好暇以整笑答,“扣留自是不敢,请吧。”

        素手一扬,侯府暗卫齐齐让出一条道来。

        直到齐王的人尽数消失在山坳尽头,左倾颜的目光方才转落到静默的殷氏脸上。

        却见她轻扬下颌,眸子里沉稳内敛,似是没有半点畏惧。

        祁烬黑眸微眯,轻道,“把她交给我吧,枢密院有的是刑具伺候她。”

        “家丑不能外扬,我得带她回去。”左倾颜眸色坚定,朝祁烬微微颔首。

        两人默契十足,知她心有成算,祁烬不再勉强,转身朝天枢扬手,“你帮着善后,本殿进宫一趟。”

        左倾颜闻言猛地回头,“这时候进宫?”

        忽然想起齐王临走前那一脸的狼狈和不甘,不由拧眉,“他毕竟是你王叔,你伤了他,当真不会有事?”

        “所以才得赶紧进宫,求父皇庇佑。”祁烬朝她使了个眼色。

        她一怔,瞬间意会,忍不住扑哧笑出声来,抬手打了他一下,“从前竟不知你这么狡诈!”

        祁烬不闪不避挨了她一下,一本正经淡声说道,“近朱者赤近墨者黑,我这是跟未来王妃学的。”

        见左倾颜开始磨牙,他唇角终于勾起,抬手点了下她的鼻子,声音温润,“好了,不必担心,本殿进宫,倒霉的定是旁人。”

        左倾颜没有再说话,嗯了一声,目送他的身影消失在黑夜之中。

        一抬眼,才发现周遭的人皆是一脸意味深长望着自己。

        脸皮子燥热不已。

        她轻咳两声,借着昏暗的夜色掩饰双颊暗红。

        ……

        翌日清早,皇帝刚睁眼,就听喜新来报,烬王在寝殿外等了大半夜。

        皇帝眉心一跳,“跪着?”

        每次他主动来跪,都准没好事。

        喜新摇头,“那倒是没有……”

        何止没有,还歪在小榻上睡了几个时辰。

        不过这话他可没敢说,恭敬地伺候皇帝更衣起漱。

        皇帝不知不觉松了口气,一边让人着衣一边道,“宣进来吧。”

        见到向来爱干净如命的祁烬,一身白袍衣摆沾了泥渍,也没有回府换洗,反是进宫等了一夜,皇帝的面色沉了几分。

        “你急着见朕,是闯了什么祸?”

        祁烬清冷的俊容平静无波,他扬襟跪下,磕了个头道,“父皇,儿臣的确闯了祸,不过儿臣无错。”

        “无错你在这守了一夜,嗯?”龙目轻挑,尽是不信。

        “儿臣急着见父皇,是担心有人恶人先告状,这才赶着进宫求父皇庇护。”

        皇帝闻言嗤笑一声,烬王心狠手辣的恶名响彻天陵,竟还有开口求他庇护的一日。

        “你倒是说说看,这天陵城内谁能让你如此担惊受怕,非得求到朕跟前不可?”

        祁烬深深看了他一眼道,“是齐王叔。”

        此言一出,皇帝眼神几不可见地暗沉了几分。

        网页版章节内容慢,请下载好阅小说app阅读最新内容

        请退出转码页面,请下载好阅小说app阅读最新章节。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