棉花糖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再世嫡妃后面女主还在吗在线阅读 - 第177章 小产

第177章 小产

        皇帝的脸色果然一缓,有些心虚地看向棠贵妃。

        棠贵妃疼得在榻上来回打滚,冷汗沾湿了凌乱的发髻,狼狈地贴在额间。听到了殷氏的话,紧拧的眉抬起,直勾勾看着皇帝,“皇上让她在定国侯府找什么东西,何不直截了当地问臣妾!”

        他顿时一噎,急声辩解,“朕何时让她找什么东西,爱妃误会了。你们几个,还不把这贱人拖出去打!”

        殷氏面色陡然煞白。

        “慕青你这贱人!不惜残害自己的骨肉害我,你不得好死!”

        喜新手上用力,拽着殷氏往外拉,皇帝瞥了他一眼,意味深长道,“注意着点分寸,别让她轻易死了!”

        “是,皇上!”喜新恭声应下,他有的是让人死不了的打法。

        殷氏尖利哀嚎的声音逐渐远去,皇帝却无暇顾及,只看着榻上嘶声呼痛,面色惨白的棠贵妃。

        “爱妃莫怕,太医快来了!”

        “找、找岑太医,臣妾这一胎都是他照顾的……”

        “朕知道,朕知道。”

        太医署离皇帝寝殿不远,这时,殿门口祁烬领着两名太医提着药箱匆匆而入。

        除了岑奉,竟还有太医令杭春山。

        棠贵妃面色几不可见地一白。

        “母妃!”祁烬向皇帝行礼,颀长的身影站在榻前,恰好挡住她的脸。

        他握住她的手,拇指轻轻按了按,“母妃,岑太医来了,您莫怕!”

        “烬儿……本宫肚子里的肉,是不是……”棠贵妃眼眶又是一红。

        “有岑大人在,不会有事的!”

        话罢他朝岑奉让了让,状似无意遮挡住杭春山的视线。

        “杭爱卿,既然来了,还是由你为爱妃保胎吧。”皇帝突然开口,比起岑奉,他自是更加信任杭春山。

        岑奉伸出的手一僵,只得缩了回来,让出位子。

        杭春山不紧不慢上面,隔着帕子按上棠贵妃的脉象,面露沉色。

        棠贵妃和祁烬眼神交汇的一瞬,隐在薄被之间的手指攥紧了一侧的迎枕。

        祁烬垂在腿边的手指也微微蜷缩。

        就听杭春山道,左倾颜“心肾寸弱,沉涩内郁,此乃小产之兆,不过......”

        “不——”

        杭春山话还没说完,一个迎枕兜头盖脸砸了过来。

        耳际是棠贵妃歇斯底里的尖叫声,“本宫没有小产!没有!”

        杭春山吓了一大跳,还没回过神来,棠贵妃一巴掌啪地甩在他脸上,打得他一脸懵。

        “你!”他下意识要骂人,却被皇帝一把挤到一边。

        “爱妃,是朕!”皇帝抓住她胡乱挥舞的手,用力攥紧。

        棠贵妃与他四目相对,仿佛找回了神智,泪眼扑簌哭出声来,声音凄厉,“皇上……十六年了……臣妾用了十六年的时间,才怀上您的孩子!”

        “是不是我做错了,所以老天爷要惩罚我,是不是啊?!”

        “不、不!”皇帝心中动容,用力将她揽在怀里,十六年来,从未觉得两人的心靠得如此之近。

        他的眼睛也红了,想起过去种种,哽咽着道,“就算有错,那也是朕的错,老天爷要惩罚,就让他来惩罚朕!”

        见棠贵妃激动的心情逐渐平缓,杭春山捂着肿起来的半边脸,沉眉上前道,"皇上,贵妃娘娘确是小产无疑,但微臣刚刚把脉的时候,总觉得有些异常,请让微臣再细诊一遍。"

        皇帝温声哄她,“爱妃,让太医令为你诊脉,说不准咱们的孩儿还有一线生机。”

        “臣妾不要!臣妾不要他诊脉……”棠贵妃下意识往榻里缩去。

        皇帝见状,眉心微拢,目光也变得有些诡异。

        太医令的医术毋庸置疑,为何她反应这么激烈,就是不愿让杭春山诊脉。

        难道,真如殷氏所言,这其中还有玄机?

        “母妃,杭太医令医术超凡,您为何不让他诊脉?”祁烬适时开口,问出了皇帝心中疑问。

        棠贵妃的目光却落在皇帝脸上,一手紧紧抓着他的龙袍,尖利的指甲几乎要将龙袍抠破。

        “贺哥……”

        她双目含泪,声音凄楚,说出了皇帝以为这辈子都不会听到的两人字。

        皇帝瞳孔一阵猛缩,杭春山也顿时脸色大变。

        她直勾勾逼进他的眼底,指着杭春山咬牙切齿道,“贺哥就是被这个庸医治死的!我死也不会把咱们孩儿的性命,也交到他的手上!”

        “皇上若要相逼,就请赐臣妾一死!”

        皇帝向来说一不二,何曾被人这般威胁过,他脸色陡然下沉。

        没想到,她竟敢当着这么多人的面提及左成贺!

        祁烬却猛地上前扶住她,一脸茫然急声安抚,“母妃何至于此?不过是诊脉而已,太医署这么多太医都候着呢!您不喜欢就换一个,您先别激动,顾着自个儿的身体要紧啊!”

        他转向皇帝,“请父皇饶恕母妃殿前失仪,母妃等了这么多年才有了身孕,却被歹人所害,以致小产。母妃是知道不能为父皇诞下孩儿,这才悲痛欲绝失了分寸,父皇切莫与她计较!”

        不知是不是故意的。

        为父皇诞下孩儿。

        这句话祁烬咬得极重,也恰逢其会撞进了皇帝的心里。

        皇帝一时恍然。

        没错,让她这般在意失态的,是腹中的孩儿。

        而这个孩儿是他的,与左成贺那厮毫无关系!

        他神色转缓,温声哄道,“爱妃莫急,太医署有的是能人,你想让岑奉给你看诊,朕依了你便是。”

        “谢皇上……”棠贵妃哭得上气不接下气,一副几欲昏厥的模样。

        岑奉急急上前道,“贵妃娘娘这样子已是血亏之症,不能再耽搁了!”

        “岑奉,快!快!”皇帝让出位子。

        “臣要为娘娘施针,还请诸位回避。”岑奉垂着脑袋,恭声开口,看起来并无得意之色。

        杭春山张了张嘴,瞥见皇帝朝他摇头,只得沉默,转身跟皇帝出了寝室。

        祁烬深深看了她一眼,尾随两人之后。

        走在最后的祁烬放下纱帘后,双手抱胸立在门廊之外,神色高贵淡漠犹如神祗。

        站在他的位置,正好可以看见皇帝和杭春山站在不远处窃窃私语。

        杭春山眉目沉凝,嘴唇瓮动,似在劝说什么,皇帝却神色不耐地挥了挥手,示意他不必再说。

        网页版章节内容慢,请下载好阅小说app阅读最新内容

        请退出转码页面,请下载好阅小说app阅读最新章节。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