棉花糖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再世嫡妃后面女主还在吗在线阅读 - 第178章 试探

第178章 试探

        寝殿内一片静谧,唯有棠贵妃急促喘息声,久久尚未平复。

        两人对视一眼,皆从彼此眼中看到波澜的惊惧。

        好险……

        岑奉不敢耽搁,快速接过棠贵妃从薄被中递出的皮袋子塞进药箱,皮袋口还残留着腥红的血迹,仅一瞬间,空气中腥气弥漫。

        几乎不敢想象,刚刚若是被杭春山诊出端倪,皇上雷霆震怒,不仅是他们脑袋不保,就连定国侯府和烬王府,也不能幸免。

        到时候,这一整船的人都得被掀翻。

        “谢岑太医,这几个月,实在是劳累您许多。”棠贵妃衷心致谢。

        “贵妃娘娘客气了,能得到大小姐的改脉针法精髓,就算要我豁出这条老命也愿意啊。”

        “不管怎么说,岑太医于本宫有大恩。”

        棠贵妃褪去脸上的温婉,目光落到他满是腥气的药箱上,清冷眼底绽出一抹晦暗之色。

        岑奉可谓是太医院中的佼佼者,为人不善钻营,更不喜尔虞我诈钩心斗角,唯独对博大精深的医术如痴如醉。

        得知祁烬想让岑奉帮着“照顾”棠贵妃这一胎,左倾颜就想到以宫宴时替棠贵妃施的改脉针法为饵,诱他上贼船。

        岑奉果然愿者上钩。

        岑奉将从左倾颜那学到的改脉针法,用在棠贵妃身上,险险躲过了杭春山的几次诊脉。

        今日,岑奉事先并无时间为棠贵妃施针改脉,只能用药改变脉象,用药的话,自不像施针那般干净利落,还会损伤身子。

        可是眼看腹中“胎儿”已经将近四个月大了,他们不得不兵行险招。

        在分析了利害关系后,棠贵妃不惜服药,也要借此拔掉殷氏这根眼中钉。

        祁烬殿下一开始虽不同意,却无法违背贵妃的意思,更知道,唯有借力打力,才能将殷氏彻底逼进死胡同!

        岑奉走出寝殿时,门外众人围了上来。

        在皇帝殷切的目光下,他沉痛摇头,“娘娘摔得太重了,热淤在里,气血虚亏,小产之象势不可改,请皇上节哀。”

        皇帝失落地倒退几步,被杭春山堪堪扶住。

        “皇上,保重龙体要紧啊!”

        皇帝抬眸,“贵妃如何了?”

        岑奉道,“娘娘悲恸过度,用了安神药,睡过去了。”

        “她日后,可还能再怀上?”

        岑奉在宫中当差多年,自是知道有些话该说,有些不该说,打了个太极道,“贵妃娘娘气血亏虚,得好好调养一番,才能再怀。”

        能怀就好。

        皇帝吁了口气,看着他面色沉凝,“贵妃这一胎一直都是你照顾的,期间可有不妥奇怪之处?”

        岑奉心里咯噔一声。

        见皇帝探究的目光落在自己脸上,他竭力稳住,强装镇定,“奇怪倒是没有,就是......”

        “是什么?”皇帝眸色陡然凌厉。

        “其实这个事微臣早与皇上说过。”岑奉面露难色,吱吱唔唔道,“贵妃娘娘身子孱弱,胎象不稳,实在不宜行房事......”

        皇帝脸上顿时僵住,就听杭春山轻咳一声怒斥,“放肆!岑太医,你自己医术不精,怎的还把过错推到皇上身上!”

        这话岑奉不敢反驳,当即扬襟跪下,“臣失言,臣罪该万死!”

        皇帝冷哼,脸色阴沉,本想叫他跪上一跪,可闻到他身上血腥味浓重,只觉不适。

        不耐烦拧着鼻子挥了挥手道,“你下去吧。”

        “微臣告退。”

        “慢着!”杭春山神色犹疑地叫住他,目光落在他的药箱上。

        如果他的鼻子没闻错,那些血腥气是从他的药箱里散发出来的。

        “好端端的,岑太医的药箱里怎会有那么重的血腥味?”

        岑奉瞳孔骤缩。提着药箱的手颤抖了一下。

        杭春山目光如电,一把扣住他拎药箱的手。

        “哎哟——”岑奉惨叫一声,药箱跌落在地。

        一直立在身后静静听着的祁烬瞥见这一幕,心中惊诧不已。

        没想到,杭春山一个太医,竟有这般深厚的武功!

        杭春山此时,也暗中打量着祁烬。

        见祁烬对岑奉一脸漠然,无动于衷,心里仅存的一抹疑虑也悄然消散。

        岑奉的药箱摔在地上,里面的瓶瓶罐罐洒落一地。

        杭春山仔细看去,里面皆是宫里行医时必用的行头,倒真没什么稀奇的。

        可是,药箱里的血腥味是怎么回事。

        岑奉揉着手腕,愤然瞪着杭春山,怒道,“杭太医莫不是想凭空捏造一个罪名废了我的手吧!”

        他转向皇帝,“刚刚微臣急着为娘娘施针,将药箱放在榻上,这才染了血。请皇上明鉴!”

        话罢,他不理会杭春山的脸色,蹲下身捡起药箱,将东西一一收好,才将药箱提起,只见药底部的确沾了许多猩红血迹。

        皇帝只觉烦闷,揉了揉眉心不耐道,“罢了,你们退下吧,烬儿随朕进去瞧瞧贵妃。”

        “臣告退!”杭春山和岑奉两人齐齐往外走,一出寝殿,立马分道扬镳。

        此时,天枢就在一条长巷里等着岑奉。

        岑奉从宽阔的医官服中掏出一个血皮袋子递给他,抹了把冷汗。

        “还好贵妃娘娘有先见之明,猜到杭春山那老狐狸定会生疑,让我将东西取出来,又在箱底抹了血迹,遮掩血腥气味的来源。”

        天枢拱手,“有劳岑太医了,大事已了,岑太医快些回去洗漱一番。我们家殿下说了,日后岑太医若有用得着烬王府的地方,尽管开口便是。”

        这意思就是说,烬王领了他这份人情。

        岑奉自不会拒绝天上掉下来与烬王交好的机会,笑道,“那岑某就先多谢殿下了。”

        ……

        晚上,左倾颜得知今日之事顺利落幕,沉沉吁了口气。

        祁烬揉了揉她的脑袋,“都说了,不必担心的。”

        “话是这么说,听起来还是凶险万分。”她斟了杯茶水递给他,“母亲吃的那药,药性极烈,她现下如何了?”

        “岑太医为她施针后,好了许多,现在也没人敢惊扰她,便让她歇息吧。”

        “这一遭她定是吃了不少苦头。”

        见左倾颜眉间拢上忧色,他放下茶盏,捏着她的手道,“今晚过来是有好消息要告诉你。”

        “父皇允你进宫探望母妃了,明日辰时,我来接你进宫。”

        左倾颜眼底惊喜乍现,立刻就想到了闵月。

        “这次,若你由你接送,我想带上月姨,可以吗?”想起皇帝埋在眷棠宫的眼线,她微微蹙眉,不太确定地问。

        祁烬轻笑,“自是可以。”

        网页版章节内容慢,请下载好阅小说app阅读最新内容

        请退出转码页面,请下载好阅小说app阅读最新章节。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