棉花糖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再世嫡妃后面女主还在吗在线阅读 - 第179章 容貌

第179章 容貌

        翌日一早,烬王府的马车就等在侯府门口。

        左倾颜撩帘而入时,武义侯府的马车匆匆而来,停在后方。

        从车窗帘缝隙望去,只见武义侯风风火火走进大门,手里还揣着一张红色的帖子。

        看他健步如飞的模样,确如叶轻所言,恢复得极好。

        车内,祁烬见她唇角微笑,不解开口,“看什么这么出神?”

        放下帘子,她转向他,“说起来,叶筝就快要成婚了,我得给她准备一份贺礼才行。”

        祁烬往外看了一眼,见到武义侯府的马车,心下了然,却扬唇取笑,“不是说不得空参加她的婚礼吗?”

        左倾颜一噎,听出他话中打趣之意,面上飞来两抹红霞,“我若刚好得空了,自是要去送她出嫁的。”

        事后她去过一次武义侯府,才知道叶筝要嫁的是她青梅竹马的娘家远房表哥。

        听叶筝所言,她表哥不仅才华横溢,为人恭谨,还是去年科考的状元郎。

        当初武义侯老太君见祁烬宁可抗旨也不愿应下,又知叶筝与表哥郎有情妹有意,便冒着欺君之罪的风险说两人已定了亲。

        既是成全他们,也成全了祁烬。

        马车绕道城南,接上了被摇光易容打扮成普通嬷嬷的闵月。

        一路左倾颜耳提面命叮嘱闵月,进了宫不管遇到何人何事,定不能露了行迹,那样不仅她性命难保,还会害了母亲和定国侯府。

        闵月沉默颔首,袖中隐隐颤动的手,泄露了她激动的心绪。

        有烬王亲自护送,两人进宫一路畅行进了眷棠宫。

        蒋嬷嬷正在伺候她喝药,寝殿里弥漫着甘苦的药汤味道。

        虽然早有预料,可见到棠贵妃虚弱憔悴的模样,左倾颜心里还是一阵生疼。

        蒋嬷嬷向来人见了礼,将药汤递给左倾颜,领着一众宫人退了出去。

        听雨本立在榻前,见蒋嬷嬷都走了,想留下却又觉得不合适。

        她有些不甘地伸长脖子,放慢脚步,三步一回头看左倾颜。

        “啊!”

        突然一个回头,听雨撞到一堵人墙上。

        抬眼一看,竟是祁烬。

        “烬王殿下!”

        见祁烬面色沉冷阴戾,听雨猛地跪下,怯声求饶,声音带了一抹娇软,“奴婢该死,求烬王殿下恕罪……”

        “既知该死,那就死吧。”祁烬冷冷开口。

        “殿下!”听雨脸色大变,满是惊惧。

        “来人!把她拖下去,杖毙!”祁烬眉眼未抬,语中厉色犹如一道冰冷的刀锋。

        天枢抬步上前,一伸手,像拎小鸡一样拽住她的后衣领往外拖。

        “殿下饶命!”听雨登时大哭起来,拼命挣扎。

        她声嘶力竭喊道,“贵妃娘娘、贵妃娘娘饶命啊!奴婢自入眷棠宫恪尽己责,从未逾矩,求娘娘开恩!”

        尽管生死一线,听雨还忍得住,没有只言片语提及皇帝。

        难怪能得天子看中。

        “三殿下。”左倾颜突然开口。

        目光落到泪流满面,发鬓凌乱的听雨身上,柔声道,“听雨姐姐虽然言行不当,冲撞了您,但也罪不至死,不如从轻发落可好?”

        一语落下,祁烬眼里的万丈寒冰仿佛瞬间化开。

        “好,都听你的。”

        他抬眸扫了大喘粗气的听雨一眼,“到殿外跪着,跪到明日太阳东升为止。”

        “谢、谢烬王殿下饶命......”听雨抹了把眼泪,神色恹恹离开。

        眼见屋内都是自己人,祁烬抬眸看着左倾颜,“你好好与母亲叙话,我就在廊檐下等你。”

        左倾颜脸皮子薄,被他缱绻的眼神瞧得有些难为情,嗯了一声,转过身去。

        大门被阖上,屋内一时静默。

        棠贵妃早已醒来,面纱上一对眉眼弯弯,笑盈盈看着左倾颜。

        “烬儿是个好孩子,值得托付。”

        忽然冒出这一句,左倾颜脸色更红,跺脚道,“母亲不准取笑女儿!”

        她快步上前,拉住棠贵妃的手道,“母亲现下感觉如何,那烈药没再折腾你吧,还疼吗?”

        若不是真的疼,怕是难以瞒过皇帝,故而棠贵妃毫不犹豫选择了服下烈性药。

        “早不疼了,就是身子有些疲软。休息几日便好。”

        棠贵妃看着多日不见的她,眉眼温和,抬手抹了抹她的头,“时间过得真快,我的颜颜也心有所属了......”

        没理会她涨红的脸,棠贵妃眸光悠远,仿佛回到了生下她的时候。

        “那时我心里只想着要随你父亲而去,却因你已经九个月,实不愿剥夺你看这人世间的机会。”

        “生下你之后,我无数次想要悄然离开,却每每被你的哭声留住。我还梦见贺哥,他叮嘱我,定要照顾好我们的孩子,守住我们的家......”

        见左倾颜眼眶里蓄满泪水,她抬指温柔地抹去,“傻孩子,哭什么。”

        “女儿让母亲受累了......”

        “不。恰恰相反。”

        “你们三个,是我对抗这世间所有不公的勇气。”

        为母则刚。

        只要能护住他们,她认命了又有何妨。

        十六年深宫囚笼,屈辱而又漫长,漫长到让她麻木,有时候一觉睡醒,甚至以为曾经的美好只是一场梦境。

        直到,那场预知未来的兆梦陡然降临。

        只要一想到,她的贺哥,极大可能是被枕边人加害而死,她心里潜藏已久的怨憎就如潮水般波澜澎湃,难以平静。

        “母亲,我……可以看您一眼吗?”左倾颜盯着她的面纱,热泪盈盈开口。

        前世今生,她都未能看清母亲的真实容貌。

        记忆中,她永远戴着一抹面纱,眉眼清冷无波,宛若一具行尸走肉。

        此言一出,棠贵妃瞳孔骤缩,握紧她的手不可控地一颤。

        左倾颜诧然,她却下意识用力扭开脸。

        用力过猛。

        耳际下方,一道若隐若现的疤痕露出一截,撞入左倾颜眼帘。

        她心底猛地一沉。

        未经理智允许,手已经伸了出去,攥紧面纱。

        轻盈的面纱缓缓落地。

        左倾颜的心却仿佛重重坠下,撞得生疼,犹如刀绞。

        身后一直巍然不动立在原地的嬷嬷,在督见面纱下的容貌时,难以克制倒抽一口凉气。

        网页版章节内容慢,请下载好阅小说app阅读最新内容

        请退出转码页面,请下载好阅小说app阅读最新章节。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