棉花糖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再世嫡妃后面女主还在吗在线阅读 - 第181章 不孝

第181章 不孝

        这时,房门被推开,祁烬关好门缓步走入。

        当他的目光落到棠贵妃那张疤痕交错,皮肉狰狞生长的脸时,面色陡然煞白。

        内心狂涌的懊恼,更犹如沸水泼油般,咧咧作响。

        他早已听到了屋内的动静,大概也猜到了一二,乍一看都几乎要承受不住,难以想象,左倾颜刚刚看到的时候,还是何种撕心裂肺的心疼。

        “母妃!”他扬襟,双膝重重砸在地上。

        “儿臣不孝!!”

        猛地磕了几个响头,似乎要将心中的悲愤化作力量,狠狠砸向冰冷的地砖。

        “你这是何故,快些起来!”

        祁烬磕完头却未起身,面沉如水开口,“孩儿不孝有三。”

        “儿臣受母妃福泽庇佑一十六载,自诩聪颖绝伦,却从未体恤母亲之苦,此其不孝一也。”

        棠贵妃用力摇头,“是我不愿说……”

        祁烬打断了她。

        “选妃宴后,儿臣利用母妃的回护之心,施苦肉计,在乾政殿不惜触怒龙颜,向父皇求旨赐婚。其实,儿臣心里清楚父皇绝不会答应,可若母妃开口,他至少不会将倾颜随口旨给林家,是儿臣逼着母妃不得不主动前往乾政殿向父皇求情……此其不孝二!”

        左倾颜眼中掉下泪来,看向他的神色有些忿然,但更多的是心疼和无奈。

        祁烬眸色沉沉。

        “儿臣得知母妃所受委屈,恨不能手刃那卑鄙无耻之人,可常言道,子不言父过,儿臣无力手刃生父,对不起母妃的养育之恩,此其不孝三!”

        “唯今之计,只有父债子偿,向母妃赎罪!!”

        话落,他手抹向腰封。

        一道银光疾速掠过他俊逸的脸——

        “不!”棠贵妃惊叫一声。

        左倾颜已经扑了过去,仓促间直接伸手挡到他的脸上。

        “嘶……”

        手背一阵钝痛,下一瞬,她受伤的手已被祁烬捧在掌心。

        往日沉稳冷冽的祁烬,此刻俊容之上尽是慌乱。

        他这一剑力度不算轻,除了贯穿她手背的一道伤口外,他的额角也被划开了一截。

        鲜血顺着英眉淌落在眼角。

        他却无暇顾及自己,瞳孔缩了又缩,有些不解又无措地看着左倾颜,颤声厉问,“你疯了吗,这可是你拿针的手……”

        左倾颜没有看自己的手,而是抬起含泪的眉眼,静静凝着他不语。

        听到祁烬的话,棠贵妃急匆匆坐起,在闵月搀扶下,三步并做两步来到两人跟前。

        啪!

        一个耳刮子狠狠地甩在他另一边脸上。

        棠贵妃怒目圆睁,尖声骂他,“我看你才是疯了!”

        “我养你这么大,就是让你来这么气我的?!”

        “母妃……”

        祁烬不闪也不避挨下这个巴掌。心中犹如即将喷薄而出的滚烫火山,不停地翻滚沸腾,蠢蠢欲动,一双眼睛变得通红。

        仿佛可以读懂他心中的纠结和痛苦,左倾颜神色温容。

        她反握住他的手,轻声道,“就算不能弑父,殿下也可以用自己的方式对母亲尽孝的。”

        闻言,几双眼睛皆落到她脸上。

        “那日在烬王府,你对我说过的话,难道都忘了吗?”

        只见她从身上拿出一个药瓶,将白色的粉末倒在帕子上,再轻轻沾到祁烬受伤的额角上。

        “你说,为了母妃,你想要与祁衡争一争……”

        药粉黏在伤口上,发出刺痛,祁烬却无动于衷,耳际只回荡着她的声音。

        “一个容貌被毁的庶子,拿什么与祁衡去争?”

        祁烬瞳孔骤缩。

        怔然看着她出神。

        见他神色动摇,棠贵妃抑声道,“颜颜说得对!本宫养你十六年,你既然想报答我的养育之恩,那就替我扳倒皇后母子吧。让本宫有朝一日也能挪进寿康宫,当一回这全天下最尊贵的女人。”

        祁烬何尝听不出,她们皆是在宽慰他。

        “母妃说得对......”他垂眸,隐去眼底的一抹水光。

        抬眼已是惯有的清贵倨傲。

        “儿臣,定让母妃如愿以偿。”

        ......

        两人走出眷棠宫,闵月跟在他们身后,拉开了一段距离。

        祁烬垂眸,不经意总能瞧见左倾颜右手缠着厚厚的白纱布,心中犹如压了一块巨石。

        “你,为何不像母妃那般生气?”

        今日的她,冷静得叫他意外。

        “你心里的煎熬,我一直明白的。”这也是她一直不愿让他入局的原因。只是,就如他所言,他与母亲终究是一荣俱荣,一损俱损。

        “左倾颜......”他声音低哑,内心却汹涌澎湃地波动。

        可这眷棠宫人多眼杂,他只得奋力克制着,将眼前笑靥如花的少女拥入怀中的冲动。

        这时,一名枢密院使匆匆而来。

        “拜见三殿下,林锦开口了,不过他说,需得你亲自去一趟。”

        祁烬眉梢微挑。

        还没受刑就开口了,真是可惜。

        “知道了,你先去吧,让他等着。”

        枢密院使有些诧异,“这......?”

        连他都知道,林家谋逆案过去半个多月,皇上迟迟未有决断,朝堂上御史们的奏折犹如雪花似的漫天飞舞,接二连三弹劾烬王殿下掌管的枢密院毫无作为,甚至有人大胆质疑烬王偏帮右相,结党营私,故而迟迟不愿动林家的人。

        如今林锦愿意开口了,三殿下不是应该火急火燎的赶过去吗?

        还没想明白,就撞见祁烬不耐的厉眸,“让你退下,聋了?”

        “是,殿下!”

        那人的身影消失在宫墙尽头,左倾颜道,“你快去吧,我自己回去得了,又不是不认路。”

        他的目光又一次落到她手上,沉声开口,“我那一剑力道不轻,你的手当真没有伤到经脉?”

        左倾颜笑着摇头,“拿针的手金贵得很,若是被你弄坏了,我恨你都来不及。”

        一番安抚之语,听得他喉咙发紧。

        长开了的少女犹如一朵娇而不艳的兰花,玉骨冰清。不知从何时起,她竟也知道安慰保护他了。

        “今日一时激愤想岔了,我以后,再也不会这样了。”他语气郑然承诺。

        “我知道了,你去忙吧。”左倾颜笑着柔声催促,又指了指他额角的伤口叮嘱,“给你的药记得要涂。”

        今日她方知,孤高冷傲的烬王殿下也会有脆弱的时候。

        她庆幸,他的这一面只在她眼前显露。

        她看着枢密使消失的方向,“林锦招供事关重大,你若在此耽搁,传了出去,怕是有人又要指摘你故意拖着此案不查。”

        言行间句句都是为他着想。

        祁烬的心软得一塌糊涂,温声解释。

        “祁衡自从禁足解除被放出来之后,就装作一副改过自新的模样,常来皇后宫里走动,我怕你在后宫里碰见他。”

        她眨了眨眼睛,不以为意道,“见到他我绕道走就是,更何况还有月姨护着我呢。最多,我就让月姨背着我跑回眷棠宫,求母亲救我。”

        “胡闹。”

        拗不过她,他只得轻点她的鼻尖,“祁晧将北境琼丹的事栽在林诩风身上,林锦定不会放过齐王。你回去等着,最迟明天,定会有好消息。”

        网页版章节内容慢,请下载好阅小说app阅读最新内容

        请退出转码页面,请下载好阅小说app阅读最新章节。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