棉花糖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再世嫡妃后面女主还在吗在线阅读 - 第182章 刁难

第182章 刁难

        怕什么来什么。

        祁衡没遇上,倒是遇见了皇后和恨不得将她抽筋扒皮的齐王妃。

        这里是后宫,遇上祁衡还有理由避开,可见了皇后和齐王妃总不能视而不见。

        “拜见皇后娘娘,拜见王妃。”她回头朝闵月使了个眼色,让闵月跟着她行礼。

        “放肆!”皇后还未开口,齐王妃却喧宾夺主怒叱出声,“左倾颜是吧,你大老远就看见本妃跟皇后娘娘,却妄图绕路避开,你好大的胆子!”

        齐王妃得知祁衡解了禁足,皇后病愈,大有复出之势,今日起了个大早进宫,就想求皇后在御前为祁皓美言几句,至少,能从祁烬手里留住一条性命。

        可谁知,皇后却将上次夜半行刺之事记到了齐王府头上。

        笃定若不是祁皓帮着林诩风暗害左倾颜,根本不会连累她受惊病重。

        话里话外,都在埋怨她势利眼。

        毕竟齐王府在她病重“静养”的这段时间,仿佛忘了宫里还有她这一号皇后在。

        如今见她和祁衡得势,又巴巴求上人家,少不了是要挨白眼。

        左倾颜不卑不亢看着皇后,“皇后娘娘,臣女见到您马上就过来了,并无不敬之心,请娘娘明察。”

        祁烬那一番作为,倒是真让皇后大病了一场,如今看来,整个人都清减憔悴了许多。

        皇后见她避开齐王妃,执意让自己表态,雍容的面上眸光深邃,状似不以为意道,“王妃说你不敬,你便跪下,道个歉,这事也就过去了。”

        轻飘飘的一句话,便是要她承认自己有错。

        闵月没想到,皇后竟会说出这种话,当下心底生怒。

        却见左倾颜侧眼扫了过来,带着凌厉的警告。

        月姨的身份,绝对不能被她们看出端倪。

        为今之计,只有先忍下这口恶气。

        她屈膝朝皇后一跪,“皇后娘娘让臣女跪,那臣女跪一跪,倒也无妨,不过齐王妃所言确不属实,臣女从未对娘娘有不敬之心,今日就不道歉了。”

        “你这目无尊长的臭丫头,还敢狡辩!”齐王妃的目光落到她包着白纱布的手背上,狭长的丹凤眼掠过一抹恶毒。

        她抬步,一边说话一边朝左倾颜跪的位置走近。

        “依本妃看,你执拗不肯认错,就是在强词夺理!”

        精致的绣花鞋踩着平坦的青石板路,一步步朝她接近。

        待到近前,那绣花鞋却毫无停顿的打算,反而带着些许愤恨,高高抬起,用力朝她受伤的手背踩去!

        左倾颜突然缩手。

        “啊——”

        皇后自也看清了这一幕,本想先让齐王妃替她教训教训左倾颜,再出言调和,尽显她中宫之主的宽厚贤德。

        可左倾颜的惨叫声没有听到,反而是齐王妃脚下一划,整个人翻倒在一旁的草丛中。

        人被宫女七手八脚扶起来时,脸上被干枯的树杈划了好几条红痕,疼得她眼泪打转。

        齐王妃素来得齐王爱重,何曾受过这样的委屈,当场就红了眼,怒瞪着左倾颜恨不得将她立刻打杀,以消她心头之恨!

        “左倾颜,你敢暗害本妃!”

        “齐王妃慎言,刚刚皇后娘娘亲眼目睹,是您走路不带眼,没能踩中臣女受伤的手,反而踩中我手边的这块石头,这才摔了跟斗的。”

        “你躲什么躲,你若不躲,便什么事都没有。”齐王妃怒气冲冲,一把抓下头顶的几根狗尾草和干树枝,转向皇后,“皇后娘娘,您可要为臣妇做主啊!”

        看她此刻狼狈的模样,皇后几乎要压不住咧开的嘴。

        皇后掩唇轻咳两声,“左大小姐宫中失仪,就罚你在这跪一个时辰吧。”

        啪嗒。

        闵月忍不住拧断了掌心一截枯枝。

        所幸,她们都未曾注意到身后这个容貌平庸的嬷嬷。

        “娘娘,一个时辰未免太便宜她了!”齐王妃恨恨地开口。

        这时,一个嬷嬷匆匆而来,“王妃、王妃不好了!卫鸢领了圣旨,要抓咱们王爷进枢密院!”

        齐王妃心里咯噔一声,顿时腿心发软。

        “这是为何!”

        那嬷嬷压低了声音,“奴婢也不清楚,是咱们的人刚打探到消息,卫统领刚刚带着人凶神恶煞出宫了!”

        “您赶紧回府瞧瞧,说不定王爷有事要吩咐。”

        这话犹如醍醐灌顶,齐王妃回过神,“对,赶紧回府!”

        她转过身与皇后告退,再也顾不得刁难左倾颜,行色匆忙而去。

        皇后见左倾颜面色始终沉静无波,忍不住缓缓走近她,“你这丫头,莫不是早就知道,齐王妃待不了多久吧。”

        皇后身上弥漫着一股极重的草药味,可奇怪的是,这股药味竟不让人觉得难闻,似有一抹不知名的芬芳香味掩盖在药味之下。

        左倾颜眉心微跳,脸上却不动声色。

        “臣女愚钝,不明皇后娘娘所言何意。”

        闻言,皇后眸底掠过一抹杀意。

        这丫头聪颖早慧,样貌出众,又出自兵权在握的定国侯府,若能成为衡儿的人,即便是将正妃之位腾出来给她也不为过。

        可惜,眷棠宫那狐媚子,这些年明里暗里收买定国侯府,间接将定国侯府跟她自己绑在一起,祁烬更是一副对左倾颜志在必得的模样。

        想来要让她成为自己人,断是不可能了。

        既然注定是敌人,那便只能将她毁去。

        “既然不明白,那就跪着好好想想。”皇后别有深意瞅了她一眼,转身扶着宫人的手慢悠悠离开。

        今日还有更重要的事要办,暂且让她苟活多两日。

        “恭送皇后娘娘。”

        左倾颜面沉如水,低垂的眼睑静静凝着包裹着纱布的手,心思却飘远了。

        皇后就这么走了?

        她以为,至少会多加刁难她一番才是。

        就这么轻拿轻放,实在不像这位中宫皇后的作风,亦或是,皇后已经有了后招?

        如果她没记错,那条路……

        应该是去慎刑司的必经之路。

        殷氏既是奉皇帝之命入府寻找前朝宝藏密钥的线索,那皇帝定不会将她安置在祁烬管辖的枢密院。

        唯有将其藏在深宫之中,才能防止齐王派人暗中接触她,探得她口中所谓的“线索”。

        所以,慎刑司,无疑是最好的选择。

        见皇后的身影消失在长廊尽头,左倾颜却一动不动,闵月忍不住开口,“小姐真要跪足一个时辰?”

        “当然不能。”她又不是傻子。

        “左大小姐?”

        正欲起身,一个熟悉的声音带着诧异,从身后传来。

        略一回头,只见叶轻远远立在长廊前,手里抱着一把琴,面露惊疑看着她。

        网页版章节内容慢,请下载好阅小说app阅读最新内容

        请退出转码页面,请下载好阅小说app阅读最新章节。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