棉花糖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再世嫡妃后面女主还在吗在线阅读 - 第184章 眼药

第184章 眼药

        自烬王入了乾政殿后,殿内气压低沉。时不时传出皇帝的低咆怒斥声,内侍们微微颤颤缩着肩膀守在门口,不敢发出半点声响。

        “父皇,这些都按照林锦所述,从林家书房找到的。”

        “齐王在治水期间贪墨工部拨下的赈灾款和收受蔚县当地官员孝敬银,在建堤坝防治水害中偷工减料,肆意削减克扣河工的银钱,以致朝廷拨重款治水却收效甚微,蔚县百姓受尽天灾人祸,苦不堪言,请父皇过目。”

        高高叠起的两垒,将案桌后皇帝黑沉的脸色挡得严严实实。

        他揉了揉眉心,看向沉默已久的卫鸢,“这些与林锦供述的都能对上?”

        “臣都仔细核对过了,基本无异。”卫鸢不卑不亢开口。

        “好!好得很!”皇帝冷哼一声,咬牙切齿地夸赞,“朕这个皇弟,真是越来越能耐了,他当真以为朕不敢动他是吧!”

        “依儿臣看,林相才真叫深藏不露。”祁烬忽然一叹。

        “什么意思?”皇帝眉宇微沉。

        “儿臣是觉得,林相一开口吐露齐王贪墨,顷刻间就能给出这么多证据来,这份能耐,当属朝中第一人。”

        “少在朕面前阴阳怪气的说话。”皇帝冷嗤了他一句,挑眉又问,“你是想说林锦对齐王早有防备之心?”

        “显然这两人蛇鼠一窝,表面联手却又各自握着对方把柄,一旦利益失衡,就开始狗咬狗,护揭其短。”

        祁烬慢悠悠道,“不过,若让林锦将功折罪,不知日后哪天,又会炸出朝中哪位重臣的惊天秘密来......”

        此言一出,皇帝心里咯噔声响。

        林锦那老狐狸,知道的东西确实太多了,万一......

        祁烬的这句话,就这么深深地刻进他脑海中。

        不动声色地给林锦上了眼药,祁烬似想起了什么,又道,“对了父皇,林锦还口口声声说,北境琼丹一事与林家无关,倒是齐王治水期间与红云河漕运之人结交甚深,红云河发源自北戎,流向东陵,贯穿东北,常有北戎商人通过漕运来往东陵。”

        “林锦的话你信?”皇帝眸光深锐。

        祁烬认真道,“也不无可能。”

        “朕以为林家与你有仇,你会巴不得朕将他们一网打尽。”左倾颜因林家而重伤,差点丢了性命,他还能按下对林家的愤恨,这般冷静分析利弊,倒是让皇帝有些惊喜。

        “私仇自是私底下报,如今儿臣立在乾政殿前,理应一心为父皇分忧。”祁烬不卑不亢,一派凛然。

        皇帝满意地点头,“所以依你的意思,齐王这些年曾通过漕运与北戎私下勾结,而那些北境琼丹,其实是祁皓从齐王那偷来的?”

        卫鸢忽然开口,“皇上,就算林锦分析得有理,却没有实质性的证据和证人,可林家的军用火弩和训练有素的那批弩卫,却是铁证如山,所以微臣觉得林锦这么说,不过是想祸水东引罢了。”

        一人一言,各执一词,听得皇帝眉心突突直跳。

        他抬手随意翻了几本折子,沉吟道,“让户部查吧,告诉殷岐,深挖详查,任何蛛丝马迹都不要放过。”

        “皇上真要动齐王?”卫鸢敛眉问。

        “难道卫统领也觉得,朕他动不得?”皇帝语气上扬,眉目却沉了下来。

        “臣不敢!”卫鸢慌忙跪下请罪。

        皇帝语中森寒未褪,“既然不敢,那就由你去殷家传旨吧。告诉殷岐,朕三日之内要见到成果。”

        “臣遵旨!”

        卫鸢退出乾政殿,皇帝的目光落到祁烬身上,“你四弟解了禁足已有一个来月,看样子比之前颇有长进了些,朕打算给他寻点差事做,正好林染风下狱,黑甲卫统领一职空悬,你觉得让他接替林染风,统领黑甲卫如何?”

        “四弟若真能戒了酒色,必能胜任黑甲卫统领一职。”

        “可据朕所知,黑甲卫副将刘煜衡对你唯命是从,林染风执掌黑甲卫三个月都未能融入其中,很大原因,就是这个刘煜衡在使绊子。”

        此言一出,祁烬眼眸微微眯起,转而笑了,“父皇这话是从母后那听来的吧?”

        皇帝默然。

        祁烬又道,“母后想让四弟顺利执掌黑甲卫,自是要替他扫除障碍,不过儿臣觉得,黑甲卫和御林军皆是捍卫皇城和保护父皇的,不宜成为角逐权力的牺牲品。”

        “牺牲品?”皇帝嗤笑,“这话何意?”

        “刘煜衡是从一个无权无势的寒门子弟一步步凭着自己的能力,立下功劳,一路升迁到黑甲卫副统领一职。他治军严明,对事对人公平公正,在黑甲卫中极有威信。”

        “一个好的将领,决定了一支军队的凝聚力。黑甲卫可以没有儿臣,却不能没有刘煜衡。”

        闻言,皇帝面色深沉,隐有怒意升腾。

        祁烬却无所畏惧,直视皇帝,“除非,父皇不想要从前的那支黑甲卫了,那您尽可以将刘刘煜衡撤换,儿臣绝不会再多言半句。”

        对于撤换刘煜衡一事,他本已经是拿定了主意的。刚刚不过是随意提起,试探祁烬一番。可祁烬的直白,是他完全没有料到的。

        但是他却不得不承认,祁烬说得很对。

        祁烬一手带出来的黑甲卫,军纪严明战力极强,很是让他满意,祁烬离开之后,黑甲卫延续从前的军纪和风貌,正是因为有刘煜衡在。

        若连刘煜衡也撤换了,以祁衡的能力,不知要把黑甲卫折腾出什么模样,一个不慎,反而把他身边最强的战力给折腾没了,那可真是得不偿失!

        “行了,这事朕自有定数,你先回去吧。”

        “儿臣告退。”

        祁烬离开后,皇帝沉眉深思,似还在回想着祁烬的那些话。

        喜新公公静悄悄上前,“皇上,殷氏还关在慎刑司呢,如何处置,还请皇上示下。”

        殷氏知道的事太过隐晦,枢密院如今交给了祁烬,他自然不能将殷氏送进枢密院。

        像她这样的女人,惩罚关押后宫犯错宫人的慎刑司,对她来说再合适不过了。

        “摆驾,朕亲自去看看她。”

        他没有忘记殷氏最后的那句话。

        助他找到想要的东西,就是她活在这个世间最后的价值。

        希望,她的答案不要叫人失望才好。

        网页版章节内容慢,请下载好阅小说app阅读最新内容

        请退出转码页面,请下载好阅小说app阅读最新章节。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