棉花糖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再世嫡妃后面女主还在吗在线阅读 - 第188章 异香

第188章 异香

        祁烬伸手扶起左倾颜。

        趁着殿中众人乱作一团的空隙,在她耳际低声道,“你若不愿,无需勉强。”

        虽然中毒的人是他的父皇,可那也是拆散她们一家的罪魁祸首。

        他不愿勉强她做任何违背心意的事。

        左倾颜眸底掠过一抹震惊,没想到危急关头,祁烬还能以她的意愿为先,此生得他相守,果然是她最大的幸运。

        对视间,她郑然摇头,“我不勉强。”

        她让祁烬故意激怒他,可不是为了让他死的。

        皇帝还不能死。

        如今皇后稳坐中宫之位,他一倒下,朝中众臣定会主张立嫡子祁衡为储,届时,他们还没开始落子,就已全盘皆输。

        她说什么也不能让皇帝就这么不明不白地死了。

        皇帝被青嫔和喜新搀扶到里间,隔得老远,还能隐约听到里面传来闷声痛呼和剧烈的咳嗽声。

        祁烬不禁皱眉。

        父皇好端端的,为何会突然中毒?

        而且这毒药看起来不像是隐晦的慢性毒。

        左倾颜站到皇帝跟前时,只见刚刚还高高在上,掌握着生杀大权的天子,此刻嘴唇发紫面色惨白,额角冷汗瑟瑟,不停地闷哼挣扎。

        床榻边还有一堆污秽的呕吐物没来得及清理,散发着浓重的酸臭和黑色血腥味。

        她无暇与其他人解释,快速拿出银针,快稳准地扎进皇帝头顶。

        喜新和青嫔见状都纷纷退开半步,皇帝这样的情况,理应由祁烬做主,祁烬既然让左倾颜为圣驾医治,他们身边卑微,自没有反驳的理由。

        皇帝痛得狰狞的面孔渐渐平缓下来。

        浑浑噩噩地抬眼,映入眼帘的就是一张清澈俏丽的容颜。

        “慕小姐……”他忽然低喃出声。

        左倾颜握针的手猛地一震。

        祁烬赶紧按住她的肩膀,“别怕。”

        他显然是迷迷糊糊将左倾颜错认成年轻时候的慕青了。

        “父皇,您感觉好些了吗?”祁烬试探着开口唤回他的神志。

        皇帝被刚刚那一轮剧毒折磨得死去活来,额上青筋未褪,连说话的力气都没有,可被祁烬这么一叫,倒是清醒了些。

        看清了左倾颜的脸,他面色一僵,下意识就想拒绝她施针。

        左倾颜眉梢轻抬,轻飘飘地开口,“皇上急怒攻心加速毒发,如果不及时施针压制,撑不到太医赶来,您可考虑清楚了。”

        “你这……”

        祁烬适时开口,“父皇,请恕倾颜无礼,她也是为了保住您的性命!”

        皇帝还是惜命的,感觉到自己的情况比方才有所好转,他没有再说话,任由她将明亮细长的银针扎进头顶,轻揉慢捻,缓解疼痛和那股莫名的心跳如擂。

        见皇帝的呼痛的声音渐渐弱了,殿内众人齐齐吁了口气。

        这要是皇帝真出点什么事,他们这一帮人,怕是没有一个活得成。

        杭春山悠哉悠哉赶来的时候,看到皇帝满嘴的黑血,登时脸色大变。

        不是说左倾颜发烧了要请太医吗,什么时候变成了皇上中毒,性命垂危?

        “杭太医,您来得正好,皇上中毒了,我已经用银针压制毒性蔓延,剩下的请您接手吧。”

        杭春山见皇帝是毒性被及时控制在五脏六腑之外,重重松口气,看向左倾颜的眼神也没有那么冷漠,温声道,“多亏左大小姐及时行针,皇上所中之毒,十分凶险。”

        左倾颜没有多说,朝他点了点头便让出主位,退到一边去。

        祁烬顺势扶住她轻盈的身子,抬手覆上她的额头,“烧退了一些,来,你还得多喝点水才行。”

        他不容分说地将一大杯白水递给她,盯着她一点不剩地喝完,才道,“可知父皇中的是什么毒?”

        左倾颜沉吟,“若我没猜错,皇上中的是一种毒香。这种香可混于血液之中,与人接触后,被吸进鼻中,逐渐影响中毒者的呼吸,让他们慢慢变得呼吸困难,躁郁不安。”

        她挑简单的说,对皇后前几日身上也有这股味道的事,却是只字不提。

        没有证据,多说无益,反倒会落了个污蔑中宫之主的罪名。

        “混于血液是何意?”祁烬不懂医理,听得一知半解。

        这时,正为皇帝行针排毒的杭春山却接口,“烬王殿下可知皇上身上的这份血图从何得来?”

        祁烬猛地抬头,就见杭春山手里拿着殷氏咬破指尖画给皇帝的“密钥”图纸。

        他本就聪明,一点即通,“杭太医是想说上面的血迹有毒?”

        杭春山颔首,“那人将毒下在自己的血液中,以血画图赠与皇上,皇上闻着血图中的异香久了,自然毒入肺腑。”

        “此人好歹毒的心肠!”青嫔忍不住骂道。

        今日她总见皇帝看着这张血图,却不敢多问,没想到,这么一张东西,竟差点要了皇帝的性命!

        “那是殷氏所画,上面的血定也是她自己的。”左倾颜看着杭春山道,“殷氏冤枉我拿了图纸中那把奇怪的钥匙,我原以为她是想借着皇上的手除掉我,没想到,她连皇上都想谋害!”

        “殷氏……”

        这时,半天没力气开口的皇帝艰难地睁开眼,一抹凌厉的杀意迸射而出。

        那个贱人,她怎么敢……

        她怎么敢这么对他!

        “可依臣女看,殷氏不像是会用自己的性命来作伐伤害皇上的人,而且她根本不懂医理,毒药从何而来?”

        她还没救出左倾月,怎么舍得就这么跟皇帝同归于尽?

        这个局不管怎么想,她都觉得,殷氏是不知情的。

        “你是说有人利用殷氏暗害父皇?”祁烬微微挑眉。

        他也觉得这种说法更靠谱些。

        退一万步说,即便此毒计被人识破,没能伤害到父皇,殷氏血液中被喂了毒,最后也是死无对证。

        对真正的幕后主使来说,此计百利而无一害,根本不用担心有人通过撬开殷氏的嘴而祸连自己。

        左倾颜深觉有理,“齐王和殷氏的秘密被我们撞破,你便匆匆进宫求见皇上,会不会是齐王被逼急了,狗急跳墙?”

        “他敢!”开口的却是躺在榻上,目露阴鹜的皇帝。

        只要一想到自己刚刚差点死在殷氏和齐王的暗算之下,皇帝只觉得怒意翻涌,好不容易平静下来的气息又开始呼哧呼哧地喘起来。

        “父皇切莫激动。”

        杭春山急声提醒,“皇上,心平气静方能顺利清除余毒,切不可急躁。”

        皇帝只得恨恨地闭了闭眼。

        他确实该好好冷静一番,尽快想一个将齐王兵不血刃拿下的万全之策来!

        杭春山若有所思地扫了祁烬和左倾颜一眼。

        总觉得,这两人是故意的。

        可是站在齐王的立场,若想活命,也确实也该出手了。

        毕竟,没有人比他这个同胞兄弟更了解皇帝的为人。

        他们竭力维持这么多年兄友弟恭兄弟情深,终究不过是一场幻梦。

        一戳就破。

        网页版章节内容慢,请下载好阅小说app阅读最新内容

        请退出转码页面,请下载好阅小说app阅读最新章节。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