棉花糖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再世嫡妃后面女主还在吗在线阅读 - 第213章 信任

第213章 信任

        因着祁烬在大殿上为他挽回了皇室颜面。

        皇帝走进眷棠宫时,黑沉的面色稍稍缓和了些。

        “拜见皇上。”听雨在门口跪迎。

        “贵妃醒了?”他随口问了句。

        “娘娘醒了,正在梳妆。”

        皇帝大步跨进门内,听雨悻悻然退开。

        远处,祁烬身后跟着已经换上天枢衣饰的左兆桁,两人将这一幕尽收眼底。

        “那宫女是谁?”左兆桁拧眉。

        她看着皇帝的眼神,太明显了。

        “是父皇留在母妃身边的钉子。”祁烬简言意骇,却让左兆桁瞬间知道了棠贵妃的处境。

        “老侯爷过世的消息,很可能就是她说给母妃知道的。”他眼色冷凝,看了陷入沉思的左兆桁一眼,“离京之前,我会处理干净。”

        两人对视一眼,都从彼此眼中读到凛然杀意。

        “跟我来。”

        左兆桁朝寝殿深深看了一眼,转身跟着祁烬拐入一条静无人烟的小路。

        殿内,听雨没有通禀,蒋嬷嬷又在养伤,皇帝的身影出现在铜镜中时,棠贵妃没有带面纱,拎着珍珠耳环的手一僵。

        正欲起身,就被皇帝一双大掌按住肩膀,“别急着起来。”

        “臣妾理应拜见皇上。”

        “你病着,就别拘礼了。”看着铜镜中未带面纱的苍白容颜,皇帝抬指,接过她手里卸了一半的珍珠耳环,弹指往桌上一丢,发出咚一声脆响。

        棠贵妃伸出去拿梳子的手停在半空。

        在他身边十六年,她很清楚,他在生气。

        皇帝另一只手轻轻勾起她已经戴好的左耳环,声音透着一股阴沉,“这么多年,朕今日才知道,你为何那么喜欢带珍珠耳环……”

        “臣妾嘶……”

        指上突然用劲。

        戴好的珍珠耳环被生生拽了出来。

        棠贵妃只觉一股撕裂般的剧痛,雪白如玉的耳垂,瞬间溢出丝丝殷红血迹。

        铜镜里的男人依然面色平淡,仿佛刚刚作恶的人不是他。

        圆润的珍珠被他捏在拇指与食指中间,细细端详。

        可不论他如何把玩揉捏,珍珠还是珍珠,变不出他想要的丹药。

        “你是怎么做到的?”

        他声音温柔,将那颗珍珠递到她眼前,“朕从来不知道,这世间竟还有恢复武功的药。”

        棠贵妃无视耳际的疼痛,抬手接过他指尖的珍珠耳环,不慌不忙地捡起妆案上另外一只,一起放进妆匣里。

        “那颗药是当年在北境,药王谷谷主所赠,世间仅有一颗。”

        皇帝眸光微动,“当真?”

        棠贵妃微微一嘲,垂下眼睑,声音轻柔,“皇上若是不信,大可以命人进来搜,反正,这里的一切,本就是属于皇上的。”

        “你说得也对,这里的一切,都属于朕……”他猛地抬起她的下颌,“也包括你!”

        下颌剧痛,棠贵妃却目光平静与镜中的他对视,艰难开口,“当然,也包括我。”

        她的声音不冷不热,无欲无求,仿佛又成了刚入宫时那个行尸走肉的慕青。

        可她越是如此,皇帝的心里就越是不舒服,说话的语气也冷了下来,“既然知道,为何还总惦记着那些见不到的人和回不去的日子?”

        有些话一旦说出了口,便再也圆不回去。

        他神色愈发阴沉,“这些年,朕对你不好吗?你贴身藏着那颗药,难道不是为了防备朕?”

        棠贵妃抿嘴沉默。

        就在他以为棠贵妃会避开他的视线或者告罪解释时。

        她却扬唇,给了他一抹冷笑。

        那张布满伤痕的脸,冷笑起来就像是一把刀子,寒芒毕露,寸寸戳入他的心肺。

        “你,笑什么?”

        皇帝扬眉,问得极慢,几乎已经压抑不住胸腔里翻涌的怒火。

        这些年,她越发恭顺了。

        恭顺到他差点要忘记,眼前倨傲清冽,锋芒四射,才是慕青真正的样子!

        “自然是笑我自己天真,竟相信你会真心待我,信你会重诺守约,放定国侯府一条生路。”

        皇帝一滞,瞬间明悟。

        她今天这副模样,是知道了定国侯府的事?

        她站起身,转过脸时,眉目冷极。

        “皇上说我防备于你,我倒想问问,你利用我牵制颜颜,将齐王引去定国侯府替你寻找密钥,布置这么一出螳螂捕蝉黄雀在后的好戏时,可曾想起当年入宫前对我的承诺?”

        “时至今日,你竟还敢说是我防备于你……”

        她自嘲一笑,“我将这颗药藏在身边十六年,亦与你同床共枕十六年,可曾伤过你半分?”

        “都说日久见人心。可在你我之间,不过是一句笑话罢了!”

        皇帝在她冷冽的逼视下哑然。

        她说的,似也不无道理……

        可她还在病中,为何会知道他的筹谋?

        到底是谁在她跟前乱嚼舌根!

        “皇上为何不说话?”

        她朝他靠近了些,满是刀疤的容颜让他极度不适。

        他只得别开眼,气势瞬间弱了下来。

        “朕这么着急想要密钥也是事出有因……”

        他眼珠子拼命转动,早已准备好的理由脱口而出。

        “你可知道,齐王暗中勾结尉迟信贪墨蔚县赈灾银,趁机敛走了不少银两,如今国库亏空严重,边境战事吃紧,朕必须尽快找到前朝密钥,拿到前朝太子留下的那批宝藏,才能缓解东陵燃眉之急!”

        棠贵妃闻言柳眉深锁,“我说了多少遍,前朝密钥不在定国侯府,为何皇上就是不信?”

        “慕老将军是前朝太子最信重的臣子,他能投诚东陵是左老头亲自引荐,两家又是姻亲,朕不得不从定国侯府下手。”

        她看着他,神色透着前所未有的绝望和悲伤,“所以说到底,不是我防备着你,是你从未信过我,也从未信过定国侯府!”

        皇帝瞳孔骤缩。

        终究是欲言又止,无力反驳。

        左成贺当年调查先帝死因,差点就掌握了证据,置他于死地,幸好殷岐先一步察觉提醒了他,他才有机会先下手为强。

        斩草不除根,春风吹又生。

        好不容易除了左成贺,左家又出了一个文韬武略战功赫赫,威名响彻西境的左兆桁。

        定国侯府于他来说,如芒刺背,何谈信任?

        可是这样见不得光的理由,却半点也不能让她知晓!

        棠贵妃见状,仿佛一眼看透他心中所想,淡笑开口,“既如此,便由我来替你开口吧。”

        “开什么口?”

        “皇上不就是忌惮桁儿,想要定国侯府的兵权却又找不到理由收回吗?”

        棠贵妃轻叹。

        “我可以帮你。借我的口让倾颜去求她大哥,暗示他主动交还兵符,保下他爱重的妻子不被忠勇侯谋逆所累,他会答应的。”

        “事成之后,恳请皇上怜惜,将我打入冷宫。”

        在他难以置信的眼神下,棠贵妃一字一句,如刀尖镌刻在他心窝。

        “你我,此生不复相见。”

        网页版章节内容慢,请下载好阅小说app阅读最新内容

        请退出转码页面,请下载好阅小说app阅读最新章节。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