棉花糖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再世嫡妃后面女主还在吗在线阅读 - 第215章 母子

第215章 母子

        左兆桁跟着祁烬翻窗而入。

        蒋嬷嬷才察觉到不妥。

        平日里,三殿下身边的侍卫,从来不会跟着他同入娘娘的寝室。

        还未开口,却见身侧贵妃已然全身颤抖,一双通红的眸子死死盯着那人。

        祁烬关上窗,左兆桁一步一步走向她。

        在窗外将殿中刚刚发生的那一幕收入眼底的过程中,他隐在袖中的双拳攥出了湿汗,此刻唇角抿成一条直线,眉眼沉敛。

        难怪,十六年来,父母亲从未入梦。

        他一直以为,是自己心有芥蒂,父母亲责他不孝,不愿入梦。

        原来不是。

        她活着,却比死了更痛苦千倍万倍。

        而自己,却还埋怨了她那么多年……

        见他离自己越来越近,棠贵妃刹那间似乎想起什么,忽然抬手捂住自己的脸,却摸到了扭曲起伏的肌肤。

        她面色大变,慌乱失措低下头,想要找回刚刚被自己扯掉的面纱。

        “本宫的面纱呢……蒋星……快帮我找回来!快!”

        又想起面纱被她撕碎了,急忙捂住双颊,转身想去重新找点什么东西遮脸,脚步一急,却绊到自己的裙摆。

        “娘娘小心——”

        蒋嬷嬷还来不及伸手,左兆桁已经跨前一步,稳稳地扶住她摇摇欲坠的身子。

        棠贵妃浑身一僵。

        身前,左兆桁的声音带着沙哑,干涩地传入耳际,“母亲,孩儿来晚了……”

        曾经他以为这辈子都不能再喊这两个字。

        知道真相之后,他也无数次想象过,母子见面该说些什么。

        没想到,这两个字喊出来,依然这么顺口,自然。

        而母亲,也同样一眼就认出了自己。

        棠贵妃抬眼,与他四目相对,彼此皆是瞬间红了眼眶。

        “桁儿,我的桁儿都这么大这么高了......”

        她颤着声,“从你小时候我就知道,你是最像他的......”

        他仿佛从她含泪的瞳孔中看到了另一个自己。也很清楚,她说的是他的父亲。

        这些年,父亲一直都活在她的心里,她从未忘记定国侯府的一切。

        他抬手,常年握剑后起了茧子的大拇指,轻轻拭去棠贵妃眼睑下的不断滚落的泪珠。

        “孩儿不孝,让母亲受了这么多委屈……”

        他近距离看着那一道道疤痕,心如刀绞,眼底掠过一抹凛冽杀意,“孩儿向您保证,定会要那狗贼,血债血偿!”

        他的话丝毫没有避忌祁烬的意思,蒋嬷嬷一直观察着祁烬的神色,可他面无表情,仿佛左兆桁话中的人与他无关。

        “你都知道了……”棠贵妃拉住他的手,“你父亲的事还未查明,切莫冲动。”

        她又缓了缓,稳住气息,“刚刚我跟他说的话,不过是欲擒故纵之计。”

        只有这样,才能挑唆皇帝和皇后母子的关系,让他们争得头破血流。待祁烬回京,或可坐享渔翁之利。

        祁烬早已明白她的用意,缓步上前,“母妃,是儿臣没用,让您费心了。”

        棠贵妃分出一只手拉住他,“你是我养大的孩子,怎会没用。”

        她目露倨傲,抬眼看着祁烬,“单是你自请前往北境疫区的这份勇气,皇室之中无人可及,但凡你有半点行差踏错,我都不会默认颜颜与你亲近。”

        “母亲。”左兆桁扫了祁烬一眼,沉声道,“祖父临走时,立下两个遗愿,一是命我查清父亲死因,二则……命我答应武义侯的求亲,将颜颜许给叶轻。”

        棠贵妃闻言默了默。

        半晌,轻叹一声,“罢了。”

        祁烬见状,瞳孔骤缩,“母妃?”

        平静淡定的声音忽然就染上了几分焦急,蒋嬷嬷忍不住掩唇轻笑。

        祁烬耳际浮起一抹暗红却不自知,刚面露不解,就听棠贵妃轻声开口。

        “父母之命,媒妁之言。我还没死,颜颜的亲事,自然不必听你祖父的。”

        “这样说,你该放心去北境了吧?”棠贵妃眼中带着调侃,被仇恨淹没的心总算平缓下来。

        祁烬深吁了口气,毫不在意左兆桁鄙夷的目光,郑然行了一礼,“多谢母妃成全!”

        左兆桁若有所思扫了他一眼。

        这人如此热心将他带进来见母亲,该不会就是为了这句话吧?

        皇室子弟,果然狡诈!

        棠贵妃不知他心中猜疑,看着他道,“如今侯府有你照看,颜颜总算不用医馆和侯府两头兼顾,你既是大哥,也是一家之主,西境的担子暂时放一放,先把家顾好。”

        “孩儿知道,回去之后,定会照顾好颜颜。”

        “有你在,我很放心,熙儿现下如何?他去西境没给你和杨伶添麻烦吧。”

        左兆桁神色几不可见一暗,若无其事笑道,“他换了姓名在安凌军待过一段时间,我离开的时候,将蜉蝣军另一半印信给了他,再加上祖父给他的那一半,如今,他已经离开安凌军,正式接掌蜉蝣军了。”

        棠贵妃没有注意到他话中有意无意忽略了杨伶,听到左兆熙如此长进,只觉欣慰,“他能振作起来便好,是颜颜救回了他。”

        一想起她差点没了一个儿子,就难以避免想起殷氏。

        祁烬主动开口,“殷氏如今在烬王府地牢,得知殷岐舍了她,想必坚持不了多久。先定国侯的死因,儿臣很快就能问出来。”

        左兆桁闻言不由诧异,祁烬不但没有避讳,还帮着调查父亲的死因?

        棠贵妃看透他的心思,轻声道,“不管你父亲因何而死,烬儿先是我的儿子,而后,才是东陵三皇子。”

        这话便是在告诉他。

        祁烬是自己人,可以信任。

        左兆桁不动声色,颔首应下,“孩儿知道了。”

        祁烬眼眶涌上一股热意。

        他垂睑掩去,转了个话题,“这次北境瘟疫连药王谷也按不住,想必形势严峻。殷岐定会以入太医院为饵,招募民间医者前往。”

        话落看向棠贵妃,“若她说要与我同去,我不会阻止她。”

        “那怎么行!”棠贵妃下意识拒绝,随即一顿,思绪恍然,“你是说颜颜绝不会放过入太医院的机会?”

        “她一直想尽办法想知道先定国侯的死因,想过要开棺验尸,也说过想进太医院调查当年的记录。”

        祁烬沉吟,“更重要的是,她是一名医者,但凡有一丁点机会,她都绝不会就在天陵,坐视北境瘟疫蔓延。”

        棠贵妃睨了他一眼,“你倒是了解她。”

        她轻叹一声,“罢了,儿大不由娘,女大不中留。你们随心所欲便是,但有一点你要答应母妃......”

        她语中郑然,目光隐隐颤动,“你们两个,都要全须全尾地回来见我。”

        “那是自然,儿臣府里,还缺个王妃。”祁烬微微扬唇,巧妙化去她眼底的忧虑。

        棠贵妃轻咳几声,眼带警告地睨了他一眼。

        左兆桁见两人熟稔的对话,沉默许久,心中的不适也逐渐释然。

        这些年,还好有祁烬陪着母亲。若不然深宫重重,母亲怕是要度日如年吧?

        正想着是时候该出宫,以免露了踪迹,就听祁烬道,“母妃好生歇息,摇光说,昨晚那种药,母妃绝不能再吃了。”

        棠贵妃不以为意掩唇,“那可是药王谷谷主所赠的神药,也就那么一颗,想多吃也没有了。”

        就在这时,门口传来内侍的通传声。

        “皇后娘娘驾到,衡王驾到——”

        左兆桁神色一凛,眸间闪过杀意,被祁烬清晰地捕捉到。

        棠贵妃急道,“烬儿,你快带桁儿先走。”

        祁烬低声开口,“你先从后窗离开,我暂时留下,与母妃一同应对。”

        话落,眼底陡然冰寒。

        母妃被他们逼着损了身子,他还没来得及找人算账,这母子俩,倒还迫不及待送上门来了。

        网页版章节内容慢,请下载好阅小说app阅读最新内容

        请退出转码页面,请下载好阅小说app阅读最新章节。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