棉花糖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再世嫡妃后面女主还在吗在线阅读 - 第223章 是谁

第223章 是谁

        天微微亮,书房的人才逐渐散去。

        祁烬揉了揉太阳穴,将桌上拟定的几十套应对方案递给天枢,“整理一遍,让几位先生再看一遍,看看还有无疏漏。”

        他想了下又叮嘱,“摇光那边,也催一催,若是人手不够,将七星台的人也叫上帮忙,务必在出发之前,让所有前往北境的人,都能吃上防御瘟疫的药。”

        就算不能全然抵抗疫病,至少也能强身健体。

        “是,主子。”天枢看着他疲惫的神态,欲言又止。

        见天枢还没走,他剑眉微抬,“怎么了?”

        天枢面色有些犹豫,沉吟着道,“属下自作主张,偷听了定国侯和殷氏的谈话。”

        祁烬眼色一冷,“二十板子先记着,从北境回来自去领罚。”

        “是。”天枢应下,却没有离开,看着他道,“属下听到殷氏提及先定国侯的死因。”

        搁在书案上的手指骤然一缩,缓缓收握成拳。

        祁烬眉目平静,面沉如水,“她说了什么?”

        “她只说了半句,说先定国侯之所以会死,是因为他不知死活想要查先帝的……她警惕性很高,没把话说完。”

        但是殷氏所言,与他们所查的蛛丝马迹,都能一一对应得上。

        祁烬一双黑眸幽深如墨,淡声接口,“定国侯查先帝的死因,所以父皇才不得不冒险动手灭口,顺便,将一直爱而不得的女人据为己有?”

        尾音微扬,他忽然嗤笑出声。

        天枢不敢回话。

        主子这般神色的时候,看起来越是平静,内心就越是酝酿着狂风暴雨。

        “刚刚吩咐你的事,交给开阳去办。”

        祁烬声音如同淬了万丈寒霜,“你亲自去一趟枢密院,找个怀孕的死囚将左倾月换出来。”

        “不管用什么手段,出发北境之前,本殿要知道所有的真相。”

        天枢凛然打了个寒颤。

        枢密院的人与卫鸢关系匪浅,卫鸢又是皇帝心腹,想将左倾月换出来,风险不小。

        可见这回,主子是动了真怒。

        “是!”

        ……

        左兆桁回到定国侯府天已经亮透,他没有回恒园,而是直接去了慕青苑。

        左倾颜昨夜也没怎么睡,大清早就起来研究药方。

        昨日交给杭雪柔的那个方子,总觉得还不够好。可惜没能亲眼见到得了疫症的病人,也只能靠着收集回来的消息多研制几张方子,有备无患。

        凛羽暗中告诉她,左兆桁一夜未归。

        她隐约知道,左兆桁有事瞒着她,可没想到,一大清早就见到一夜未归的人。

        “大哥,你这是刚从外面回来?”

        左兆桁似是懒得跟她寒暄,示意她摒退左右。

        黄芪和凛羽知趣地退了出去,还关上门。

        “选妃宴上,谁替你解了绾青丝之毒。”

        开口第一句,就将左倾颜雷得外焦内嫩。

        绾青丝这三个字,她从未想过会从左兆桁嘴里说出来。

        她面上闪过一抹忿色,垂睑不语。

        哪有大哥跟亲妹子说这些的?

        发现她的模样尴尬不已,左兆桁微微敛眉,有些后悔。

        沉默了片刻,才重重吁了口气。

        “是大哥不好。”他放缓了语气,主动上前拉着她,走到圆桌前坐下。

        见她诧异抬眼,左兆桁又道,“若当年我能听祖父规劝,娶一个温婉贤惠的世家贵女,便不会让殷氏钻了空子,你在选妃宴上受了那样的委屈,也不至于连个倾诉的人都没有。”

        左倾颜微怔,瞬间想到袁成宇和她之前的怀疑,心中的那点羞愤也消散了。

        “大哥,您跟大嫂怎么了?”

        左兆桁却避开了她的问题,“我今日找你,要说的是你的事。”

        “我?”

        “祖父临终前为你定下与叶世子的亲事,你怎么想?”

        左倾颜没想到,大哥会直接问她的意见。

        她还以为,大哥跟祖父一样,心里对皇帝有恨,连带着也怨上祁烬。

        就算舍不得逼着她嫁给叶轻,也绝不会同意她安排自己的婚事。

        “聪明如大哥,怎会不知道我的答案,何必明知故问。”

        不外乎是情不知所起,一往而深罢了。

        “你当真要嫁入烬王府,淌这一滩夺嫡的浑水?”

        不等她回答,左兆桁目光锐利,直直逼进她心里,一字一句又问,“他知道你曾经中了绾青丝吗?”

        左倾颜瞳孔骤缩。

        左兆桁问得含蓄,她却是懂的。

        他想问的是,祁烬知不知道她已非完璧,介不介意她的过往,值不值得她倾心交付,赌上定国侯府数百口人的身家性命和前程?

        左倾颜星目低垂,掠过一抹黯淡,“他还不知道。”

        左兆桁沉默片刻,肃然开口,“选妃宴上的男人,到底是谁?”

        “我不知道。”她不敢抬眼,生怕被左兆桁发现她在撒谎。

        决不能让大哥知道,那人很可能就是叶轻。

        一旦叫他知道,她就没有任何理由求大哥不顾祖父遗命,拒了与叶轻的亲事。

        “真不知道?”左兆桁语气微抬。

        “大哥不信,可以去查,我比你更想知道到底是谁。”

        她说得决然,左兆桁目带犹疑扫了她一眼,倒是没再纠结于此。

        只看着她沉凝道,“所以就算是烬王想要夺嫡,你也要破釜沉舟助他上位?”

        左倾颜闻言郑然抬眼,“世事难料,可不管能不能嫁给他,我都会助他一臂之力。”

        “更何况,他是母亲的养子,与我们定国侯府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在旁人眼中,也早已绑在一起,即便大哥想独善其身,怕也是不能够了。”

        左兆桁与眼前那双坚定的眸子无声对峙片刻,哑然轻叹。

        “颜颜,大哥只是怕你会后悔。”

        诧然抬眸,左倾颜终于从他的眼底读到了隐晦生涩的关切。

        原来大哥说的破釜沉舟,不是指定国侯府,而是指她自己?

        左兆桁黯然垂眼,“你知道,昨日我见过母亲。”

        “看到她被狗皇帝逼着认错的时候,我真想不管不顾,就那么带母亲离开......”

        “可是我知道我不能,我带不走她。”

        他的语气愈发低沉,“我当时看着母亲,只觉得那样的日子,根本不是人过的,而母亲却过了十六年。”

        “颜颜,你难道想过那样的日子吗?”

        网页版章节内容慢,请下载好阅小说app阅读最新内容

        请退出转码页面,请下载好阅小说app阅读最新章节。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