棉花糖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再世嫡妃后面女主还在吗在线阅读 - 第226章 放血

第226章 放血

        殷岐深吸了口气,笑着开口,“左大小姐误会了,医馆所用的药材都是你花钱买的,即便是用来支援北境,也不该让你一个闺阁女子承担损失。你放心,你手上有多少药材,老夫尽数买下就是。”

        “殷大人这话,听起来倒还顺耳些。”

        听他愿意放血,左倾颜的态度也恭顺了不少,“不过,可能要让大人失望了,你要的这些药材本来罕见,我医馆虽有,但是库存极少,与你若求相比,甚至谈不上九牛一毛。”

        “那左大小姐可还有什么门路,知道这天陵城,还有哪个药商手里有药?”

        “这个嘛,还得打听打听才能知道。”左倾颜拧眉,语气微顿,似有苦衷。

        殷岐大方笑道,“左大小姐有何为难之处,尽管与老夫说明白,若能解户部燃眉之急,定当重谢。”

        “重谢不敢当,为难嘛,也确实是有的。”她脸上的笑容淡了些,斟酌着道,“药商们这这个时候囤积药材,无非是收到北境瘟疫,户部急需筹措药材的消息,想要接机赚上一笔。”

        她俏脸上满是通透,“正所谓断人财路犹如弑人父母,殷尚书是朝中重臣,更是皇上跟前的红人,我若帮着你找出那些囤药的药商,让他们迫于殷尚书的威势,不得不交出囤积的药材,他们定会对我怀恨在心,说不准一怒之下还会将那些药材一把火烧个精光。”

        她目露惧色,直勾勾看着殷岐,“到时候殷尚书和我,都要成为耽误救援北境的千古罪人。殷尚书一把年纪自然不怕,可我还未出阁,这名声于我而言,要紧得很。”

        殷岐脸上笑容几乎维持不住。

        这丫头,是拐着弯地暗示他,破局的唯一办法,只能通过她高价向药商收购药材。

        他向来自诩老成持重,可此刻只想对着眼前的女子破口大骂。

        殷沛已是忍到极致,寒声反问,“听你这意思,我们就活该给那群无良的黑心药商坑钱放血了?”

        “你想不放当然也可以。”左倾颜面色平静,慢斯条理抬手一指,“门在那边,慢走不送。”

        “左倾颜你!”

        “殷沛!!”殷岐厉喝一声,拽住了殷沛气势汹汹抡起的拳头。

        “不得胡来!”他抑声警告,浑浊的老眼没有错过左兆桁眸底一闪而逝的杀意。

        “左大小姐,实不相瞒,齐王临走前贪墨了蔚县赈灾款,国库被他掏走大半,如今北境疫情紧急,实在是没太多的现银买药。”

        “据老夫所知,大小姐与烬王殿下关系匪浅。这次前往北境赈灾的,可是烬王殿下,大小姐帮我们尽快筹集药材,也是帮了殿下。”

        在左兆桁跟前,威胁起不了任何作用,那只能谈感情。

        她不是一心想嫁入烬王府吗,没有药材,烬王去不了北境,无法在皇上面前将功赎罪,她还能落得了好?

        “殷尚书慎言。”开口的是左兆桁。

        殷沛扫开殷岐的手,“她整日里跟烬王眉来眼去,我祖父怎么就不能说——”

        唰!

        左兆桁腰间银芒微闪。

        锋利的长剑顷刻间扫过殷沛的唇。

        只觉嘴唇一阵刺痛。

        抬手一摸,满掌腥血。

        他瞪大眼睛,捂着嘴瓮声惊呼,“你唔想唔干什么!”

        殷岐脸色微白,连忙拿开他的手查看伤口。

        还好,只是嘴唇被削破了皮。

        抬眼对上左兆桁刀削般的面容,只听他寒声道,“再让本侯从你嘴里听到些不干不净的话,下次削的,就是你的舌头。”

        左倾颜嘴角抽了抽,垂下眼睑。

        大哥怎么跟那人一样,动不动就割舌头。

        “殷尚书舍不得替皇上垫银子,本侯可以理解。但是舍妹待字闺中,还请殷尚书莫要胡言乱语,毁她清誉。”

        左兆桁没事人一般,掏出手巾,旁若无人擦拭剑锋上的血迹。

        擦了三遍。

        不得不说,祁烬这招还挺管用。遇上嘴欠的人,就该拔了舌头。

        可惜有些费手巾。

        妹妹说了,他们定国侯府穷。

        殷岐闭了闭眼,将心中恼怒尽数咽了下去。

        事到如今哪里还看不出来,左家兄妹是打定主意,非要殷家放一放血不可!

        若是应下,任由他们联系药商买药,给出的价格,定然是天价。

        可若不应下,三日之期一到,烬王定会上奏,参他户部办事不力,耽误黑甲卫驰援北境疫区之罪。

        再加上齐王逃脱,前朝密钥不见踪影,新账旧账加在一起,皇上若真有心与他清算,即使他将尉迟信推出去挡灾,也难消皇上心头之怒。

        殷家诸位庶子至今还未能在军中站稳脚跟,一旦失了圣心,怕是再难起复。

        左倾颜显然已经没了耐性。

        “殷尚书,若是无事,倾颜先行告退。药材一事,权当倾颜今日什么话也没说过。”

        殷岐瞳孔骤缩。

        见她转身离开,只得扬声唤住。

        “慢着!”

        左倾颜背对着他,朝左兆桁扬起唇角。

        鱼儿咬勾了。

        左兆桁扫了她一眼,神色平静看着殷岐祖孙二人,淡声开口,“殷尚书还有什么吩咐,本侯听着。”

        “不,请左大小姐留步。”

        左兆桁剑眉微拧,“殷大人不是没钱吗?”

        那鄙夷的眼神就似当面质问他。

        没钱谈什么买卖?

        殷岐忍着气,死命压着胸腔翻涌的怒意,掩唇重重咳了两声,扬声高喝。

        “我殷家为皇上为百姓肝脑涂地在所不惜,即便是用殷家库房的钱填补国库亏空,也要筹得北境疫区所需药材,为皇上分忧!”

        前来吊唁的人不少。

        听到殷岐的话,纷纷拱手。

        左兆桁也大方颔首,带头赞道,“殷尚书高义,着实叫本侯钦佩。”

        背对着他们的左倾颜,双肩隐隐颤抖,嘴巴早已咧到耳朵根。

        她转过身来,星目满是崇拜,笑容温柔大方,“殷尚书仁德,倾颜自叹不如。”

        与左倾颜喜形于色相比,殷岐祖孙两人铁青着脸,却不得不扯唇强颜欢笑。

        “不知左大小姐,何时才能引荐药商与老夫相见?”

        左倾颜不动声色眨眨眼,“殷尚书稍安勿躁,这事我还得派人打听打听。那人既然决意要发财,就一定会出价。”

        “不过,想来他们定也很怕被寻私报复,所以殷尚书还是先回府去,准备好银两,最好,提前跟户部的几位大人商量商量,有钱出钱,有力出力,不是说国难当前,众志成城嘛。”

        这事坑了他殷家还不够,想把整个户部都扒下一层皮了。

        不过也好。

        人多力量大。

        就算她不说,他也没打算让他们独善其身,尤其是知情不报瞒天过海,逼得他一把年纪还要放血自救的尉迟信!

        殷岐答应放血的事,左倾颜第一时间差人告诉祁烬。

        祁烬连续两日忙得脚不沾地。

        终于得空半躺在软榻上,摇光将左倾颜的亲笔书笺送进来时。

        他正眯着眼,抬指逗弄被他单独拎出来的绿皮乌龟。

        修长的手指收了回来。

        拆开信封,抽出带着馨香的纸笺,一气呵成。

        扫过娟秀工整的字迹,他唇角半勾,溢出意味深长的笑。

        看来这份临别赠礼,她喜欢得很。

        这时,天枢走了进来,眼神一下就被立在旁边的紫衣女子吸走了。

        因着侯府有丧,摇光少见地没有上妆,素净的容颜,看上去颇有一番别致的清丽和美感。

        摇光察觉到停留在身上的目光,微微转头,却见天枢下意识别开了眼。

        登时面色不虞,沉了脸道,“主子若无要事,我就先回去了。”

        祁烬似无所觉,嗯了一声,“你去吧,做好的药多检查一遍,后日出发前分下去。”

        摇光的身影消失,天枢还盯着晃动的门发愣。

        她眼底的青影又重了。

        最近一定是没睡好......

        祁烬等不到天枢开口,眉梢微抬,心里恍然,抬指轻敲龟壳。

        “没事就出去。”

        天枢猛地回头,有些尴尬垂眸,复又想起什么,凛然开口。

        “主子,殷氏招了,但是只肯亲口对您说。”

        “那就别说。”

        天枢诧异抬眼,又听他漠然出声。

        “当着她的面将左倾月片片凌迟,什么时候写完画押,什么时候停手。”

        时间宝贵,哪有空见那个人尽可夫的疯婆子。

        他须得尽数办完临行要事。

        才能将出发前最后一天的时间,完完整整留给她。

        网页版章节内容慢,请下载好阅小说app阅读最新内容

        请退出转码页面,请下载好阅小说app阅读最新章节。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