棉花糖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再世嫡妃后面女主还在吗在线阅读 - 第230章 那夜

第230章 那夜

        左倾颜瞳孔阵阵紧缩,指尖蜷缩,血书飘然落地。

        她蹲下身子,颤动的手拾起银钗,细细端详起来。银钗上的每一处细致的痕迹,都与她记忆中的一模一样。

        想起选妃宴那夜与祁烬见面之后,他的种种言行都透露着一种古怪。

        那时她刚重生回来,一心想着保住定国侯府,竟忽略了其中的细节和怪异。甚至,还一门心思觉得祁烬想要对她负责的话,只是因为假山里的一个吻……

        而他,竟也只字未提!

        思及此,她面色冷凝,如拢了面纱般乌沉的夜色。

        天枢将祁烬背到床榻上,并未发现左倾颜神色不妥。

        这时,门外传来侍卫的声音,“枢统领,叶世子求见王爷,开阳拦着不让进,还跟世子身边的随从动了手。”

        天枢刚替祁烬掖好被角,听见叶轻求见,顿时冷了脸。

        “就说王爷歇下了,请叶世子离开。”

        “慢着。”左倾颜突然开口,“请叶世子进来。”

        天枢一怔,闹不明白左倾颜为何要在这时候见叶轻,可左倾颜抿着唇,没有要解释的意思。

        他早已认定左倾颜是未来的烬王妃,她既然开了口,他们自然不好违逆。

        只得扬声改口,“拦着开阳,让叶世子一个人进来。”

        “可是,叶世子坐着轮椅……”

        闻言,天枢唇角半勾,“让开阳推进来。”

        叫你小子弃我而去,膈应不死你!

        ......

        叶轻被一脸铁青的开阳推进门,屋子里已经添了烛火,满室敞亮。

        左倾颜坐在桌案前,而天枢就立在她身后。

        循着房里浓重的酒味看去,祁烬正闭目躺在榻上。

        发现左倾颜的目光落在自己身上,叶轻下意识垂眸,满脸不自在,局促地理了理凌乱随意的衣着。

        在榻上睡了两日,临时起意想要见祁烬一面,大半夜的,根本没想过会在烬王府见到左倾颜。

        此刻,他甚至忍不住想要退远些,生怕她闻到自己身上的汗臭味。

        “左大小姐怎么在这?”

        “是我让枢统领请叶世子进来的。”左倾颜起身,朝他敛衽行礼,“多谢叶世子那晚挺身相救,护郝岩周全。”

        轮椅上,叶轻神色黯了黯,他多希望,她在他面前能自在随意一些,不像现在这般客气疏离。

        “那天晚上,你已经谢过了。”

        “今夜,冒昧请叶世子进来,是有个问题想要请教世子。”

        她看向天枢和开阳,“能否请两位回避片刻?”

        天枢和开阳对视一眼,忍着疑惑,朝外走去。

        房里安静下来。

        叶轻以为,左倾颜是要与他说老侯爷临走前许婚一事。想起他发烧昏沉的时候,祖母似乎问过他,愿不愿娶左倾颜。

        他也迷迷糊糊随心应下了。

        后来祖母和父亲去定国侯府吊唁回来,却没有再提过这件事。

        他醒来后匆忙来到烬王府,更没有细问,也不知祖母和父亲有没有跟她说过些什么多余的话。

        左倾颜摊开掌心。

        一支颇为眼熟的银钗,静静躺着。

        “叶世子见过这支发钗吧?”

        叶轻微微蹙眉。

        “这好像是......”

        见他一脸不确定,左倾颜心里已经有数。

        “叶家敲登闻鼓那日,我曾在叶世子马车角落里,看到过这支银钗。”左倾颜用前所未有的镇定和勇气,直勾勾看着他,“敢问叶世子,当时这支银钗,为何会出现在你车里?”

        叶轻眉心一跳。

        原来这钗子是她的,难怪了......

        他掩唇轻咳一声,不敢不说实话,“这钗子......其实是有一日我跟烬王比剑的时候,无意中捡到的,当时有些好奇他身上为何藏着女儿家的钗子,起了戏弄之心,才故意把东西带走......”

        他眼神闪烁,“我实在不知道,这钗子是你的。”

        早知道,就不还给祁烬了。

        他一抬眼,却见左倾颜犹如神魂出窍,双目微垂,凝着掌心的银钗发呆。

        “左大小姐?”

        莫非这银钗,不是她送给祁烬的定情信物?

        叶轻心里胡思乱想着,就听床榻上祁烬翻了个身,嘴里呢喃着什么。

        看着左倾颜逐渐沉凝下来的俏脸,叶轻深觉房里有些阴冷,脚下寒气逼人。

        房里陷入一片冷场的死寂。

        “既然烬王睡了,那我改日再来拜访。”

        他从来是心思敏锐之人,察觉到自己实在多余,很快悻然告辞。

        叶轻是自己推着轮椅出房门的,一眼瞥见守在门口的天枢和开阳。

        昔日三兄弟面面相觑,陷入沉默。

        房门被外头的天枢轻轻阖上,左倾颜还沉浸在复杂的心境中走不出来。

        得知那夜的人是祁烬,她真不知该欢喜还是愤怒。

        欢喜她可以将完整的自己交给他,不留遗憾。

        可又恼怒他竟瞒了自己这么久!

        可笑她就像个傻子一样独自烦恼,彻夜难眠,甚至以为那人是叶轻......

        这可真是天大的乌龙。

        所幸这个天大的误会,只有天知地知和她自己知,若不然,她这辈子都不用抬头见人了!

        忿忿的眼神落到祁烬俊颜之上,却见他那长睫微微抖动,透着诡异。

        似是察觉了什么,她更是羞愤难当。

        大步走到榻前,抬手摸出一根银针。

        “烬王殿下再不醒过来,我便拿针扎你的痒穴了。”

        她指尖银芒闪烁,声音也带着幽怨的怒意。

        榻上的人先是动了动修长好看的手指,紧接着,长得不像话的眼睫微眨两下,嘴里发出一声轻叹。

        果然!

        左倾颜抿着嘴,银针一收,转身就走。

        前一秒还搭在枕间的大手突然伸出,急急忙忙攥紧她的手腕,一个巧劲,就将气鼓鼓的人拽了回来。

        左倾颜似有预料,用力甩开他的桎梏,他一时滑了手,竟是没拉住她。

        祁烬睁开眼,见人径直朝门外走去,眼底闪过一抹自己都没能察觉的慌乱。

        他猛地一跃而起,连靴鞋都没来得及穿,上前几步双手将人紧紧搂住。

        左倾颜没说话,可是,抗拒他亲近的动作却异常坚决。

        还真是恼了......

        祁烬敏锐地感觉到,怀中的人儿又纤瘦轻盈了些,瞬间心疼至极,力道没收住,反是抱得更紧。

        “我给你赔不是......”

        酒后男人的声音沙哑得不像话。

        “别走,可好?”

        见她不语,他凑近那娇嫩的耳垂,一本正经地提建议,“或者,你抽我几鞭子出出气?”

        带着酒味的气息喷薄而出,左倾颜身子不自觉地轻颤。

        她暗骂自己没用,死死咬着红唇,侧首避开他撩人的鼻息。

        “左倾颜......”

        他死死搂住她不放,宿醉后声音慵懒带着磁性,与平日里的倨傲清冷很是不同。

        “是我不对,是我不好,一开始不明说,是知道你对那一夜心怀恐惧,不知该如何开口,生怕你对我生厌,后来,知道了父皇对定国侯府所做的一切,我就更担心,你知道了真相会不会恼了我,甚至厌弃我......”

        那幽深的黑眸子里,慌乱和疯狂不断跳跃。

        “不过说到底,这种种理由皆是借口,一切只怪我患得患失,对你不够坦诚,你恼我也是应该。”

        “但是,请你别走,别离开我......”

        也不知是不是借着酒劲,他嘴上有些语无伦次,说的话也比平日更大胆而疯狂。

        被他铁钳般的手勒得生疼。

        左倾颜心里的怒意却悄然消散。

        这人......

        竟把自己放在这么卑微的位置。

        可想起他的身世,左倾颜似又理解了他的心思。

        她侧身抬眼,眉目如画,却蕴着薄怒,“你从什么时候清醒的?”

        祁烬默了默,老实交代,“银钗从手里掉出来的时候。”

        银钗坠地的那个瞬间,他想把天枢嫁出去的心都有了。

        “松开,疼。”

        怀中人儿挣扎了下,祁烬忙松手。

        她转过身来,烛光下长睫如羽,容色倾城,此时一身素白的长裙,腰带飘然,挽出纤腰盈盈一握,衬得人越发清丽。

        他深沉的眸子蕴着潮涌,比窗外的夜色还深。

        自从听到老侯爷那番遗言,他心里就一直不踏实,即便知道她不会答应嫁给叶轻,可事实上,站在她家里人的立场,比起嫁入皇室,她嫁入武义侯府,路会更好走一些。

        可是,他明知如此,却还是不愿放过她。

        只要她心里有他的一席之地,他都愿倾尽一切,换她留在身边……

        看着他的俊脸缓缓靠近,眼神里流淌着倾慕和眷念,让左倾颜的心似乎瞬间漏跳了几拍。

        他凑得极近,只剩一个呼吸的距离,定定看着那双眼睛,慢声慢气开口。

        “选妃宴那夜将你从祁衡寝殿带走,是我,为你解毒的,是我,趁机要了你身子的,也是我......”

        他声音低哑,喉结颤动,说出来的每一个字,都在她心湖里荡起层层涟漪。

        “我本来得及将你送去太医院,可我不愿。”

        “那个时候的你衣裳半解,就像个剥了一半的甜果子......”

        微缩的瞳孔倒映出他潜藏的执念和疯狂。

        “我忍不住,也不想忍......”

        他每说一句,左倾颜的脸颊就更红一点,他却没有停下的意思。

        “我只想将你据为己有,不论是你的人,还是你的心......”

        软糯的红唇突然上前,用力封缄了不断吐出羞人言语的薄唇。

        都说醉后吐真言。

        可他的话未免也太多了,跟平时沉默寡言冷酷高傲的样子全然相反!

        左倾颜的脸早已红得快滴出血来。

        索性学着他,堵住那语出惊人死不休的嘴!

        网页版章节内容慢,请下载好阅小说app阅读最新内容

        请退出转码页面,请下载好阅小说app阅读最新章节。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