棉花糖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再世嫡妃后面女主还在吗在线阅读 - 第236章 博弈

第236章 博弈

        定国侯府门口围满了人。

        几日前,定国侯府险些满门被屠,老侯爷的丧事还没办完,今儿个门前又被户部几位官员给堵了。

        定国侯派人请几位大人入内说话,可几人都以侯府有丧为由拒绝进门,一个劲说要在门口把话说清楚。

        这不明摆了闹事吗?

        百姓们因着定国侯府的累累功绩,又念着左倾颜平日里行医救人积攒下的恩德,一开始还有不少人出声指责带头官员的不是。

        直到听见事关北境瘟疫,说左倾颜与那些无良药商勾结,设局掏空国库,敛取百姓们辛苦缴纳的赋税钱。

        说话的百姓不由开始沉默,暗自观望。

        有些人实在不愿相信,却也叫喊着让定国侯和左大小姐出来给个说法,自证清白。

        毕竟殷家人在午时大张旗鼓拿着一箱银票进府,还是有不少百姓瞧见的。

        尉迟信接收到殷岐的目光,只得率先站了出来。

        “侯爷,我等并非想要打扰老侯爷安宁,只是,这批药材事关北境安稳和百姓安危,绝对不容有失!”

        左兆桁眉梢未动,“听尉迟大人的意思,是说舍妹一个芳龄十六养在深闺的女流之辈,比各位户部要员还早一步得知北境瘟疫,提前囤下稀缺药材,再高价卖给殷尚书,将你们这么多人玩弄于股掌之间?”

        “……”

        虽然是,但尉迟信没想应声。

        他也要脸的,好吗?

        不管殷岐和其他人怎么朝他使眼色,他都抿着嘴不再说话。

        反正,谁不要脸谁应。

        见他不开口,任户部右侍郎的官员在殷岐的逼视下,不得不硬着头皮上前。

        他轻咳一声道,“侯爷这话说得不对。左大小姐虽是女子,却不是养在深闺人未识的普通贵女。”

        有人撕开了口子,尉迟信连忙附和,“说得没错,左大小姐是皇上亲封的县主,更是赐了牌匾的妙手仁医,不过,她平日里在城南这种地方待久了,难免会沾染上那些贱民的庸俗之气。”

        此言一出,身后围观的不少百姓目露忿然。

        可惜,自古民不与官斗,他们不敢言怒,只得按下心中不虞。

        右侍郎与他一唱一和,又道,“不过现下,烬王和黑甲卫还未动身,左大小姐迷途知返尚且不迟,只要她立刻交出那批药材,我等作为长辈,必然会在皇上面前替她美言几句,想必皇上也会看在老侯爷和众臣的份上,减轻她的罪责。”

        左兆桁抬眼满是冷冽。

        “据本侯所知,是殷尚书殷大人亲自请求舍妹,替他联系药商,采购急缺药材,怎么到了两位大人口中,却成了舍妹意图不轨,伺机敛财?”

        他看向殷岐,“看来殷大人年纪是有些大了,你在我祖父灵堂上再三请求舍妹的话,需不需要本侯帮你回忆一下?”

        军中多年磨砺的杀气和锋芒深入骨髓。此刻更敛于眉间,叫人无法忽视。

        殷岐神色一凛,打起精神应对,“确实是老夫请左大小姐帮忙联系药商采购药材,我这也是万般无奈之举,只不过,老夫实在没想到,大小姐竟会一时财迷心窍,起了贪念……”

        “殷尚书!”

        这时,一个清脆悦耳的声音传来。

        众人抬眼看去,正是左倾颜。

        她一身素裙,双手叠于腰腹,衣玦飘然款款而来。

        身姿虽然纤细消瘦,却是脊梁笔直,一派清贵正气,单论气势,丝毫不逊色于从军归来的定国侯。

        “左大小姐,你来了正好。”殷岐一脸慈蔼,“你尽快将那批药材交出来,老夫念你初心为善,定会替你求情,老侯爷在天之灵,也能安……”

        “殷尚书,饭可以乱吃,话可不能乱说。”左倾颜毫不客气打断了他,一步步走近,冷然扫了他们一眼。

        “你们一大帮人在这里胡搅蛮缠,还要我祖父如何安息?”

        尉迟信闻言怒目横视,“你这丫头懂不懂礼数,什么叫胡搅蛮缠!”

        身边的官员也连连附和,“就是,有你这么说话的吗?”

        “简直是没教养!”

        左兆桁骤然掀开眼眸,正欲说话,就被左倾颜抢了先。

        只听她呸了一声,脆声道,“我祖父丧礼未过,我大哥刚刚交了安凌军兵权,你们户部这些仗势欺人的狗官便堵在门口,一群加起来上千岁的老头子,欺负我和大哥两个晚辈,这便是你们的教养?”

        “若你们的先祖也能瞧见,怕是连棺材板也按不住了吧?当真是站着说话不腰疼!”

        话落,围观的百姓当中竟响起零星的掌声。

        见那些官员猛地转过头查看,鼓掌的百姓连忙放下手站好。

        “左倾颜!你岂有此理!”一众官员气得面皮直抖,看向殷岐。

        “尚书大人,你便任由这个小丫头指着咱们的鼻子羞辱一通!?”

        殷岐面色铁青,本是想坏左倾颜的名声,以为她定会投鼠忌器,至少也还卑躬屈膝,求他一回。

        不曾想,她还是这么冲,半点没有求人的姿态!

        在门口站了许久,他已是没了耐心。

        “左大小姐,你既收了老夫的银票,理应银货两讫,现在老夫就问你,药材呢?”

        “你的银票?”左倾颜眨巴眼。

        “难道国库没银子了,殷尚书要用自家的银票买药材?”

        殷岐似乎意识到什么,面色一僵。

        周遭百姓已经窃窃私语起来。

        “国库没钱了?”

        “这是怎么回事?”

        “不会吧,今年的赋税可没少收,怎么就没钱了?”

        “不会是被人贪墨了吧!”

        “这可怎么办!”

        “听说前阵子齐王才仓惶逃离天陵,这东陵也不知还能太平多久......”

        殷岐多想张口认下这光宗耀祖的仁德。

        可身后百姓的细语句句钻入耳间,也让他的心一寸寸凉了下来。

        若是认下,便是承认了国库亏空,皇室内部争权夺位的阴私将尽数曝露人前。再加上北境瘟疫蔓延的消息已然传开,东陵民心动荡,国将不安......倒是其次。

        宫里那位若是知道,他们坐视舆情发展,全然不顾皇室脸面,定饶不了他们这群户部官员。

        新账旧账一起算,首当其冲,就是身为户部尚书的他!

        不。

        他不能认!

        所幸他还留了这么一手。

        左倾颜交不出药材,钱自是要退还的......

        而这也是他最终的目的。

        那笔钱数额太大,他不能让殷家在他手里伤筋动骨!

        无论如何,这场博弈他都赢定了。

        终究,是背后设局之人棋差一着!

        这么想着,他的神色镇定下来。

        “刚刚是老夫口误,还请大小姐交出药材,若是交不出来,便将那箱银票还回来。毕竟,那可是为了这次瘟疫,特意从国库中拨用的,理当取之于民,用之于民!”

        殷岐一番话不但振聋发聩,更是义愤填膺,仿佛左倾颜犯了什么背信弃义枉顾百姓安危的大错。

        户部官员们一个个满目谴责地怒视着她。

        气氛骤然凝滞。

        左兆桁剑眉紧锁,上前一步,与左倾颜并肩而立,立场不言而喻。

        还未开口说话,就听她道,“殷尚书说得极是。”

        “你们要是早些把话说清楚不就好了,何必大费周章堵我家大门?”

        众官员一怔。

        门口一双双眼睛也齐刷刷看向左倾颜。

        自始至终双手交叠腰腹,腰背挺得笔直的少女,星目溢着从容,笑意盈盈开口。

        “药材我已经着人送过去了,户部拨出来的银票,也会尽快转交给药商,各位大人就放心回去吧。”

        网页版章节内容慢,请下载好阅小说app阅读最新内容

        请退出转码页面,请下载好阅小说app阅读最新章节。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