棉花糖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再世嫡妃后面女主还在吗在线阅读 - 第239章 幌子

第239章 幌子

        “其实那天晚上,我的话还没说完。”

        祁烬声音不大,在寂静的灵堂上却显得格外清晰。

        只见他拎起酒壶,凑到嘴边喝了一口,悠悠道。

        “左家的忠诚,慕家的悍勇,当世贤者,求之不得。”

        “所以,单论血脉的话,我自知是配不上左倾颜的。”

        左兆桁和左倾颜不由一怔。

        掀起眼帘,定定看着他。

        “可是人除了血脉,还有品性之异。”他的声音极慢,似是辩解,又似在承诺,“落后的那一截,我自当以品性弥补,定叫你这糟老头在地底下挑不出半点毛病。”

        他举起酒壶,做了敬酒的姿势,朗声道,“干了这壶酒,安心走吧。”

        似是想起什么,他又笑了笑,“待我如愿以偿,再给你弄一壶三百年的,正儿八经唤你一声祖父。”

        左倾颜面颊骤红。

        见左兆桁拧眉朝她看来,嗔怒瞪了他的后背一眼,唇角却是隐隐向上。

        左兆桁也是面色复杂。

        正想着要不要说点什么警告他,祖父灵堂之上,岂可如此孟浪轻狂。

        忽然,不知从何处飞来一只布满斑纹的黑色蝴蝶。

        蝴蝶翩然落在祁烬酒壶的瓶口处。

        灵堂内的几人不约而同屏住呼吸,直勾勾盯着那只蝴蝶。

        左倾颜更是瞬间泪意汹涌。

        眼泪如断线的珍珠般滚落,死死捂着唇闷声哭起来,生怕吓跑了停在酒瓶口的大黑蝶。

        黑色蝴蝶停留了片刻,又翩然飞起,在左倾颜和左兆桁头上盘桓几圈,才逐渐飞出灵堂,消失在众人凝滞的视线里。

        民间曾有传说,有的人眷恋至亲,死后七天之内,魂魄会化成蝴蝶,回来与至亲之人一一辞别。

        左倾颜哭得不能自已。

        祁烬不知什么时候起身走到她跟前,递给她一条手帕,也朝她伸出手掌。

        她哭声渐歇,将手放进温暖的掌心。

        “我送你回屋吧。”祁烬跟左倾颜说话,目光却是看向左兆桁。

        左兆桁默了默,终究是垂下眼眸,淡声道,“微臣还要守灵,就不招呼烬王殿下了。”

        祁烬神色几不可见地一松。

        “无妨,侯爷尽管去忙。”

        左兆桁,“......”

        这么久以来,祁烬光明正大走进慕青苑的次数屈指可数。

        他心情不错,仿佛已经看到了曙光。

        可还没能踏进少女闺房,就看见气急败坏走路带风,斗牛似的朝左倾颜疾步走来的谭仲廷。

        他负手而立,颀长的身姿半隐在梁柱之后,谭仲廷一时竟没发现。

        他气势汹汹,眼里只恨不得将笑意盈盈的少女抓起来打一顿板子,替她早逝的爹好好教训一番女儿。

        枉他还打算豁出性命去,跟定国侯一起面对户部那帮老东西的围剿盘剥。

        谁成想,竟从左倾颜那侍卫口中得知,自己折腾了大半夜,费了九牛二虎之力弄回去的那批药材,根本就是假的!

        左倾颜故意让他搞出那么大动静,就是想让他引走殷岐他们的目光,好完成这出暗度陈仓的妙计!

        也就是说,那坏丫头从头到尾都拿他当幌子!

        谭仲廷暴跳如雷,一见面就指着她劈头盖脸一顿斥责,“左大小姐,你这拿本官当猴儿耍吧!你是不是觉得本官人微言轻好欺负,就可以肆意践踏——”

        一语未尽,就瞥见祁烬沉冷的脸。

        乍然撞进祁烬的眼里,谭仲廷心里咯噔一声,到嘴的责备狠狠咽了回去,说起话来也是磕磕巴巴。

        “烬、烬王殿下?”

        明日要率黑甲卫动身北境的人,今天还有空到这儿来谈情说爱?

        不过,腹诽之声他当然不敢宣之于口。

        见身旁的左倾颜面容一派坦然,毫无愧疚之色,谭仲廷更是怒火中烧。

        他僵着脸皮道,“烬王殿下来得正好,请您给下官评评理,左大小姐这般戏耍我,差点要把我这条老命都闹没了,到底意欲何为!?”

        得知那批药材烧毁的消息,他吓得魂都快没了,还视死如归打算一力揽下重责,以免坏了小丫头好不容易攒下来的好名声。

        可闹了半天,竟是虚惊一场!

        最最可恶的,始作俑者,根本就是这个一脸无辜却名利双收的坏丫头!

        “本殿还想着亲临谭府多谢大人,毕竟,今天能重挫殷家,大获全胜,谭大人居功至伟。”

        谭仲廷一噎。

        亲临?大可不必。

        他又不是吃饱撑的,生怕殷岐没发现他们谭家跟定国侯府一丘之貉吗?

        不对......

        谭仲廷猛然抬眼。

        今日这出戏,难道是烬王设计的?

        “不瞒大人,那批药材,原就是本殿令人买下的。买下之后,就藏在本殿名下的别院之内。”

        此言一出,谭仲廷瞬间愣在当场,呆若木鸡。

        祁烬难得耐着心思解释,“左大小姐生怕殷岐猜到是本殿所为,坏了本殿的名声,这才兜兜转转绕了这么一大圈,将殷岐的目光引到定国侯和谭大人身上。”

        “这件事上,谭大人实在是受了大委屈,可若提前告知大人,哪怕大人愿意帮忙,也会少了事发时惊慌失措的神态,殷岐此人十分狡诈,本殿实在是不得已而为之,望大人海涵。”

        可不就是惊慌失措吗?

        都快吓尿了!

        他以为这次,非得被扒了这身官袍不可......

        “谭大人为何不说话?”祁烬抬眼,眸底蕴着深意。

        平时倨傲清高的烬王殿下一口一句委屈海涵,他还能说什么?

        他们不就是吃定他不会为了争一口气得罪烬王吗?

        虽然是。

        但也不带这么骗人的!

        老子也是有脾气的好吧!?

        祁烬又道,“原本还想着这次离京时间太长,身边几位得力的随从都跟着一起去,在天陵的一些产业怕是无暇顾及。本殿原想将醉云楼拜托给谭大人费心打理一段时日,可惜这次叫大人受了天大的委屈,倒真是没脸皮再开这口了......”

        “受什么委屈?”谭仲廷两眼发直,方才的义愤填膺一扫而空。

        “烬王殿下前往北境是大义之举,再下在朝为官,食君之禄,忠君之事,理当为殿下分忧!殿下实在不必跟下官客气,醉云楼尽管放心交给下官!”

        醉云楼。

        那可是日进斗金,烹饪美食风靡全天陵的醉云楼!

        祁烬见抛下的饵被死死咬住,他扬唇一笑,“那就多谢谭大人了。”

        见他两眼放着金光,忙不迭点头,哪里还记得他本是找人算账的。

        祁烬转身,毫不避讳牵起左倾颜,侧眸扫了他一眼,“谭大人还有事?”

        谭仲廷盯着两人交握的手呆滞了瞬间,笑着直摇头,“没事,没事了,那下官先行告退。”

        “慢走不送。”

        目送谭仲廷的身影消失在沿廊下,左倾颜捂着嘴轻笑,“你就这么把醉云楼送给他?”

        “送?”

        祁烬掀眉,“我说了送吗?”

        左倾颜眉眼弯弯,嗔声道,“就你狡猾,尽使坏欺负他。”

        “欺负他的难道不是你吗?”祁烬轻点她的鼻尖,“你信不信,在他心里,你这丫头就是蔫儿坏!”

        左倾颜扑哧一笑,“那你还替我认下?”

        祁烬牵着她的手往屋里走,“咱们天生一对,不分你我。”

        这情话甜的,连身后的黄芪都忍不住笑眯了眼。左倾颜干脆垂下眼睑,避开黄芪那取笑的眼神。

        祁烬扬起下颌,天枢将手里的布包递给黄芪。

        “你昨天留在王府的东西,我给你送回来了,收好。”

        左倾颜扫了一眼,想起昨夜那身湿透的衣裙,就难免浮现一个个难以启齿的画面,俏脸顿时飞来两抹红霞。

        黄芪默默接过,为两人备了茶,转身跟天枢一道退出房间,将有限的时间留给即将分别的两人。

        网页版章节内容慢,请下载好阅小说app阅读最新内容

        请退出转码页面,请下载好阅小说app阅读最新章节。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