棉花糖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再世嫡妃后面女主还在吗在线阅读 - 第242章 宽厚

第242章 宽厚

        皇帝面色顿时难看至极。

        “照你这么说,除了武义侯,朕就无人可派了?”

        “非也。”殷岐摇头,“皇上,武义侯不是刚立了世子吗?”

        皇帝一怔,“叶轻?”

        “老侯爷病逝那夜,臣听在场的御林军说过,他们赶到侯府的时候,叶轻也在,而且受了重伤,老侯爷临终前,似还应下了叶轻和左大小姐的亲事。”

        这些事皇帝自然是知道的,可是殷岐突然提起,似乎触动了他的心弦。

        是啊,叶轻的腿是左倾颜治好的,自那之后,听说叶轻时常到医馆找她,两人关系也非同一般。

        这么说来,他与祁烬定是不合了?

        即便身份差异没有势同水火,也断不会像武义侯那般,稍有意动,随时有可能与祁烬联手,占据北境边关要塞。

        皇帝眉梢瞬间舒展,下意识又问,“可是,叶轻不是不会武功吗?”

        正因为知道叶轻文弱不堪,他才从未往他身上考虑。

        殷岐悠悠垂眼道,“北境疫灾蔓延,现在需要的不过是一个稳定军心的将领,叶轻会不会武,本就不重要,再说了,烬王不是也要去北境吗?”

        “有武功卓绝的烬王殿下压阵,便是叶轻手无缚鸡之力,也丝毫不会影响北境大局。若是叶轻一个不慎死在北境,武义侯就剩这么个宝贝儿子,定要与烬王离心。”

        他意味深长道,“至于皇上担心的事,自然也不会发生。”

        眉梢溢出喜色的皇帝骤然被说中心思,尴尬轻咳了几声,掩饰着心虚。

        “爱卿总有办法能为朕解忧,不愧是朕的左膀右臂。”他满意地赞了一声,又道,“叶淮已死的事,先不要露了口风,待明日烬王和黑甲卫动身后,再宣武义侯世子进宫。”

        以免祁烬生了怯疫之心,影响士气。

        殷岐了然颔首,皇帝不过是怕祁烬听了之后心生后悔,陡生变故。却丝毫没有考虑到,祁烬不知瘟疫详情前往北境,风险极大。

        不过,祁烬若是能死在北境,对殷家来说,也未尝不是一件好事。

        见皇帝心情转好,他不动声色提醒,“皇上,那两批药……”

        “哦,那两批药啊,你既然已经把话放出去,就依你所言,第二批药的钱从国库支取吧。”

        殷岐猛地抬头,“??”

        他的眼神太过震惊,皇帝以为他在抱怨国库亏空,无钱可支,体恤地道,“若是户部筹不出钱,就让官员带头减俸,三品和三品以上官员俸禄减半,三品以下减俸四分之一。”

        殷岐褶皱的脸皮抖了又抖。

        他正好是三品!

        见殷岐面色难看愣在原地,他又朝喜新招了招手,“你去告诉内务府,从今儿起,各宫例钱减半,顺便走一趟椒房殿,让皇后先带头做个表率。”

        话落一脸施舍地看向殷岐,“爱卿放心,你是朕的肱股之臣,朕绝不会让你难做。”

        “……”

        殷岐身形晃了晃,喉间再次腥甜涌动。

        这两道旨意下去,前朝后宫,只要是个人,怕是都想将他给生吞活剥了吧?

        皇上当真不是在报复他那日用计不当,叫齐王跑了?

        如若不是。

        这肱股之臣,谁爱当谁去,莫挨老子!

        “爱卿这是开心得说不出话来?”

        见皇帝一脸不要太感动的模样,殷岐气得浑身颤抖,死死压着嗓音道,“皇上,药商摆明了故意提高价格,左家兄妹又为虎作伥,咱们被盘剥了那么多银子,难道真就这么算了吗?”

        皇帝闻言冷了眼。

        说倒底,还不就是心疼自己贴出去的那些钱。

        真当他老糊涂了没看出来是吧?

        他都已经同意第二批药材的钱从国库匀,这厮竟然还不知足!!

        “左家兄妹之所以入局,难道不是你亲自求来的?”

        龙座上传来的声音携了一股冷意,殷岐瞬间打了个激灵。

        皇帝果然是知道的……

        不过是借机惩戒他一番罢了!

        那笔钱,就是他失策的代价……

        又听皇帝悠悠开口,“朕登基的这些年,虽借着你们几大世家巩固帝位,可给你们的好处也是不少了吧,尤其是户部。”

        “如今国库亏空,难道你殷岐没有责任?”

        皇帝瞬间冷罹的眼神落下,殷岐陡然一寒。

        还未开口,皇帝森寒的声音先飘了过来,“你先是监察不力,叫手底下的人瞒了北境之事,以致瘟疫扩散,北境生灵涂炭。”

        “再是百密一疏,叫齐王和忠勇侯逃出生天,现下他们已占据江南良城,得地利人和,叫嚣着要与朕分庭抗礼划界而治。”

        每说一句,皇帝的眼神便又冷了一分。

        “都说智者千虑必有一失,哪怕你闯下弥天大祸,朕都不曾对外人言及你半分不是,定国侯和烬王至今仍不知那夜血洗,殷家曾参与其中,更不知你殷岐就是主谋祸首!”

        “朕对你,难道还不够宽厚?”

        尾音高扬,殷岐却激灵灵打了个寒颤。

        上首这个人狠心绝情,为达目的不择手段,他是再清楚不过的,即便是坐拥江山十六年,仍是本性难移!

        殷岐几乎要扛不住来自上方的威压和逼视,扑通跪了下来。

        “皇上恩德,臣没齿难忘,绝不敢有所质疑!”

        他战战巍巍缩着肩膀,额头冷汗直冒,“臣今日真是被定国侯兄妹气得糊涂了,又被手底下的人挑唆一番,这才犯了混,为着这点儿小事进宫,图惹皇上烦心!”

        “臣有罪,求皇上责罚!!”

        见他砰砰砰磕了几个响头,脑袋都磕破了,皇帝脸色稍霁。

        可被挑起的火气却还没消。

        “既然知道有人蓄意挑唆,便该拿出你户部尚书的手腕严惩一番。”

        他扫了殷岐一眼,“户部延误北境瘟疫的求援信,以致事态扩散,疫情加剧,在朝中已是过了明路,总是要有人负这个责任的。”

        殷岐垂睑,深吁了口气,“臣明白。”

        尉迟信,保不住了。

        “明白最好。”皇帝冷冷看着他,“烬王马上要动身北境了,左家兄妹尤其是左倾颜,不要去招惹她。”

        殷岐心底沉了又沉,却不敢抬头,只管应是。

        果然不出他所料。

        待烬王治灾归来,左倾颜烬王妃之位十拿九稳,说不定连储君之位也要定下了。

        经过近期接触,祁烬此人委实深不可测。

        反观衡王虽然暴戾了些,至少比祁烬更容易拿捏……

        不论如何,他都不能叫祁烬安然无恙,全须全尾地回京。

        至少,衡王还未在朝堂上站稳脚跟之前,绝对不能让祁烬回京!

        ......

        殷岐离开后,卫鸢走进乾政殿。

        “启禀皇上,林锦死了。”

        皇帝手里捏着北境的奏折,眼神波澜不兴,“林诩风亲自动的手?”

        卫鸢颔首,“是,微臣按皇上吩咐,亲眼看着他动手。林诩风此人确实足够心狠手辣,他杀了林锦之后,亲手毁去自己的容貌,全程干净利落,没有半分犹豫。”

        “既然他们父子都做出了选择,那就再给他一次机会吧。”皇帝提笔批阅,小心地吹干墨迹,仿佛谈论的只是今晚吃什么,而不是一生一死两条性命。

        “微臣已经安排他净身,等养好伤后,再改了名字正式加入影卫。”

        “无足轻重的事你看着处理便是。退下吧,让喜新进来......”

        皇帝不耐烦地挥挥手,又想起喜新去了椒房殿,忍着身上的莫名出现的燥热道,“出去的时候告诉看看谁在,让人把青嫔宣过来。”

        卫鸢迟疑着开口,“微臣还有一事……”

        “说。”

        “烬王的人,暗中将左倾月换出去了。”

        网页版章节内容慢,请下载好阅小说app阅读最新内容

        请退出转码页面,请下载好阅小说app阅读最新章节。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