棉花糖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再世嫡妃后面女主还在吗在线阅读 - 第243章 落难

第243章 落难

        皇帝手上动作一顿,抬眼眸色深沉,仿佛燥热的身体顿时被泼了一盆冷水。

        卫鸢接着道,“左倾月怀有身孕,那殷氏又与皇上……微臣生怕怠慢了她,一直让人留心着,可昨日一个不慎,人就被换成一个怀孕的死囚。”

        “微臣暗中细查,蛛丝马迹都指向烬王,可是微臣实在想不明白烬王要左倾月何用,现下烬王动身在即,微臣拿不定主意,请皇上示下。”

        皇帝闻言拧眉,目光落到北境的奏折上,又犹豫了片刻。

        左倾月是殷氏那人尽可夫的贱人所出,谁知道骨子里流的是什么肮脏的血脉,反正,他是绝不会认下的。

        看在林锦父子足够识相的份上,让她活着,给断根的林诩风留一条血脉,已是最大的仁慈。

        “罢了,换就换吧,北境疫情迫在眉睫,叶淮死了,烬王再耽搁下去,怕是北境要生变。”

        卫鸢震惊不已。

        他嘴唇微动,想问烬王知不知情,却见皇帝将那奏折压到最下面,意思不言而喻。

        心底一股说不清道不明的失望油然而生。

        “微臣明白了。”

        ……

        翌日,乌云低垂,镇北长街凛立着阵势逼人黑甲卫。

        旌旗摇曳下,为首的烬王银甲裹身,腥红披风招展在身后。

        他手一抬,吐出肃冷如锋的四个字。

        “出发北境!”

        身后众将士齐声高呼,“出发北境!”

        祁烬座下黑马马蹄率先扬起,身后黑甲卫长龙跟着动了起来。

        镇北长街两侧沿楼上,挤满了围观的百姓。

        那些错过了几年前那一幕的,迫不及待想要一睹烬王再次出征北境的熠熠风采,发出阵阵尖叫声。

        祁衡坐在醉云楼天字号厢间内,一垂眼就能看见祁烬威风凛凛的身姿,心口憋着的气无处可发,手掌狠狠扣住一旁殷恬恬的肩膀,几乎要将她的肩胛骨捏碎。

        殷恬恬痛呼出声,眼角顿时就红了。

        她不敢反抗,幽怨的目光扫过长街之上的百姓,搜寻了片刻,却没有看到左倾颜的身影。

        没想到,烬王动身北境,左倾颜竟没来相送,他们不是感情好得很吗?

        听说烬王为了她,还拒了皇上的赐婚……

        这样的深情难道不是每个女人梦寐以求的吗?

        左倾颜竟连来都不来!

        若不是选妃宴那夜出了差错,自己现在已经是烬王妃了,还有左倾颜什么事!

        祁衡全然不知殷恬恬心中懊悔,只死死盯着祁烬,恨不能将他拽下马来,可一想到北境疫灾蔓延,他心里瞬间就舒坦了。

        让他自告奋勇去北境!

        就算他真能扛住疫病,自己也有的是办法叫他永远留下!

        “殿下,疼......”殷恬恬终于忍不住求饶,再不放手,她的肩膀快要脱臼了。

        看着他狠戾的眸色,殷恬恬内心更恨极了左倾颜。

        突然,肩上的手一松,殷恬恬就被一股蛮力推倒在地。

        “若不是你这贱人,本殿不会连着几日不受父皇待见,就连母后也斥责本殿办事不周到不妥帖,总留了手尾要她来收拾!”

        “殿下,妾身冤枉啊……”

        祁衡冷哼,“你冤枉,你祖父可不冤枉!”

        “本殿安排殷氏和齐王暗中见面,此事只在那日与你回殷家的时候告诉过殷岐,若不是他露了口风,父皇又如何知道!”

        “好你个殷家,明里一套背地里又是一套,一边指使你这贱人哄着本殿,另一边又投诚父皇,两面讨好下注,你们是将本殿当成傻子了吧?如此心机,本殿岂能容你!”

        “来人!”

        祁衡一喊,立即走进两个凶神恶煞的侍卫。

        只听祁衡语气森寒道,“多给掌柜的一些银两,借个柴房把她给我关起来,对外就是殷侧妃失踪了,找回来时已经瞎眼失节,本殿宽宏,容她剃发出家,青灯古佛常伴一生。”

        话落,他转身往外走去。

        不过两步,又是一顿。

        殷恬恬一时愣住,见他回头,还以为他改了主意,却听他用波澜不兴的口吻补了句。

        “这舌头和耳朵也都别留了,免得听了不该听的事,说了不该说的话。”

        殷恬恬万万没想到,祁衡今日把她带出来竟是另有目的!

        她已是衡王侧妃,祖父怎么可能出卖衡王,这其中定有误会!

        “殿下,祖父不可能这么做,您是不是误会什么了唔唔……”

        殷恬恬的嘴被侍卫堵上。

        不!

        殷家一心为他筹谋,他怎么忍心这么对她?!

        祁衡唇角微微一扬,“现在祁烬离京,前程未卜,本殿对一个脏了又残了的侧妃如此宽宏大量,都是看在殷尚书的面子,你猜这次,殷岐会拿什么来感谢我……”

        殷恬恬瞠目欲裂猛地摇头。

        可她没能开口说话,就被一股蛮力拽了出去。

        慕青苑内,黄芪看着托腮倚着妆案发呆的左倾颜,忍不住问,“小姐怎地不去送行?”

        外头高呼烬王千岁的声音,她们在内院都能听得见。

        这一分别,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见,小姐怎么还坐得住呀?

        “该说的话,昨日都已经说了,再去,不过是多看一眼,终究要分开,也省得叫他分心了。”

        左倾颜一遍遍把玩着祁烬留给她的腰牌,仿佛上面还残留着他的体温和味道。

        她须得尽快将这边的事处理完,才能到北境去,与他并肩作战。

        “对了小姐,昨日烬王殿下送回来的那套衣裙……少了一条腰带。”

        黄芪只觉有些可惜,那套衣裙可是小姐最喜欢的料子做的,腰带也是相配套的,统共也就这么一匹布料,昨晚是第一次穿呢!

        耳际嗡嗡声响。

        左倾颜一张俏脸瞬间涨得通红。

        一提起那条腰带,她整个人都不好了,手上那股酸麻的感觉隐隐约约传来,仿佛又回到了烬王府的浴池……

        “大小姐,是太热了吗,要不要加些冰块?”见她从脖子红到耳朵根,黄芪体贴地道。

        左倾颜窘迫不堪,“……也好,再给我打盆冰水来。”

        “是。”

        不过多久,黄芪的冰水刚打来,门外就传来凛羽的声音,“小姐,谭大人派人过来,说是醉云楼那边有要事相告。”

        左倾颜拧眉,“请进来。”

        来人是谭府的管家,在谭府多年的老人,谭晓卿总亲切地管他叫刘叔。

        见不是生面孔,左倾颜笑脸相迎,“刘叔匆忙而来,有何要事?”

        刘叔朝她行了一礼道,“这是醉云楼的掌柜差人送给我们大人的密信,大人说请大小姐亲自过目。”

        黄芪接过他手中纸笺,打开检查了一遍,交到左倾颜手中。

        “殷恬恬?”

        乍一看纸笺的内容,左倾颜诧异出声。

        自从殷恬恬入了衡王府做侧妃,与衡王一同关了三个月禁闭,她都几乎要忘了这个人的存在……

        难以想象,从来自负的殷恬恬,竟沦落到这番田地!

        “替我梳妆吧,许久不见的‘老朋友’落难,自当过去瞧一眼。”

        网页版章节内容慢,请下载好阅小说app阅读最新内容

        请退出转码页面,请下载好阅小说app阅读最新章节。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