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棉花糖小说网 > 重生之侯门嫡妻

第一百四十九章 药里无毒

重生之侯门嫡妻 | 作者:菀柳青青 | 更新时间:2019-08-14 07:35:45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我要报错】【 推荐本书
推荐阅读: 圣墟超品小农民我修的可能是假仙元尊再世为凰:重生庶女要逆袭超级吞噬系统九天神龙诀魔门败类独断大明穿梭时空的侠客
  一个时辰后,姜氏带着沈妤和沈婵来到了太子府,最近不喜欢出门的沈婳也跟来了。

  一路上,沈婳仍然是沉默寡言,只是偶尔抬头看沈妤一眼,被沈妤捉到了,又赶紧低下头去。

  沈妤并不知道她对郁珩的心思,所以也没有将她放在心上。再者,就算沈婳真要做什么,她也是什么都不怕的。

  几人下了马车,立刻有不少夫人上前与姜氏寒暄,三姐妹就在后面跟着。

  沈妤今天穿着一身蓝色的金丝白纹昙花雨丝锦裙,头上绾了一个简单的发髻,带着两支玉簪,简单又大方,在这样炎热的天气,显得很是清爽。

  她本就生的容色绝俗,即便打扮的再低调,也很难不引人注意,所以没一会,她身边就围满了人,沈妤脸上维持着客气又疏离的笑,与她们寒暄几句。

  但是,也有一些人一边离得沈妤远远地,一边窃窃私语,无非是一些嫉妒的话罢了,可是今天却是不同。

  因为康和帝派大臣去了慕容国,宣读了旨意,二十年前的那个约定作废,从此后,慕王就是慕容国皇帝了,再也不用每年向大景朝贡了。

  宴会设在园子里。如今正值盛夏,到处是开到荼靡的花,周围是各种美丽的花树,花香袭人,与酒香混合在一起既浓郁又清幽。不远处就是湖水,上面有好几艘小船,婢女们撑着船往岸边行来,手上还托着托盘。少倾,从水面传来悠扬曲声,原来是身穿薄纱轻衣的歌女在奏乐,园子里传来一阵阵喝彩声。

  沈明洹早早去了男宾席,沈妤则跟着姜氏到了女宾席。一看到沈妤,所有人都恨不得在她脸上凿个洞,好像要将她里里外外看个清楚一样。

  有人悄悄道:“咦,你看,宁安郡主来了。”

  又有人好奇道:“这就是宁安郡主吗,长得真好看,怪不得人人都说她是京城第一美人呢,看起来也是温柔娴雅。”

  有人轻嗤道:“什么温柔娴雅,你刚回京城,可别被她那张脸骗了,你可以去打听打听,她的事迹在京城广为流传呢。”

  “啊,什么事迹?”

  有人轻笑道:“追着陆世子跑的事迹呗。可惜,人家陆世子不喜欢她,娶了崔家姑娘,可比她端着矜持。枉她还是名门姑娘,竟然这样不知廉耻。”

  “哎哎,别说了,她往这边走过来了。”

  那人压低了声音:“怕什么,她不就是仗着太后给她撑腰吗?”

  有个姑娘用扇子掩唇笑道:“她可不只是有太后撑腰,还有宁王妃这个亲姐姐呢。我可提醒你们,不要招惹她,小心她听到了给你们脸色瞧。”

  那人哼了一声:“你们怎么这么胆小,那么怕她做什么?”

  “你不怕她,你去招惹她啊。”

  那人脸色涨红,闭嘴不言了。

  少倾,又有人道:“你们听说了吗,沈妤的舅舅,不知道用了什么法子,让陛下主动下旨,废了二十多年前的约定。所以,沈妤的舅舅现在可是慕容国的皇帝了。”

  “是啊,慕容国逼迫陛下下旨,陛下会不会迁怒沈家?”

  “谁知道呢,反正人家现在靠山那么强大,更无人敢招惹她了。”语气酸酸的。

  沈妤对于这些话充耳不闻,横竖她们也只能嘴上过过瘾,当着她的面一个字也不敢说。

  宴会还未正式开始,她觉这里吵吵嚷嚷很是烦闷,就去了别处,随意走走。

  突然听见有人叫她:“郡主。”

  沈妤抬头,却是许暄和和卫若菡。

  说起来,她已经很久没见到两人了,多日不见,许暄和身上少了些书生气,越发成熟稳重了,只不过眉眼间有些疲乏。

  “我现在可是应该叫你表嫂了。”沈妤打趣道。

  卫若菡看了许暄和一眼,面色微红:“你还是叫我名字罢,叫我表嫂显得我很老。”

  沈妤轻轻一笑:“表哥今日也来参加宴会?”

  许暄和看着沈妤,有些出神,却是没有言语。

  卫若菡替他答道:“这是太子寿宴,即便暄和昨日刚回京,舟车劳顿,也不能不来。”

  见许暄和还是盯着她看,一副若有所思的模样,沈妤狐疑道:“表哥为何不说话?”

  许暄和回过神来:“没……没什么?”

  沈妤笑道:“可是我哪里不妥?”

  许暄和想了想,眉眼温润道:“这次我与洪大人一同去慕容国,发现了一件有趣的事。”

  许暄和是皇帝钦点的状元,知道他写得一手好文章,又容貌俊朗,所以皇帝对他印象深刻,便让他跟着鸿胪寺卿一起去慕容国了。

  半个月过去,许暄和昨天才回来。

  沈妤饶有兴趣道:“哦,什么趣事?”

  “这次去慕容国,慕容国的元丰帝热情款待了我们,还举办了宫宴,慕容国许多大臣和官眷也来参加。在宴会上,我看到了两个女子,与表妹和宁王妃有几分相似,与明洹也有些相似。”许暄和回忆着道。

  沈妤和卫若菡对视一眼,俱是惊讶。沈妤道:“相似?”

  许暄和想了想道:“乍一看有几分相似,可是仔细一看,还是有很大不同的。”

  不过,都比不得表妹的容貌,他在心里默默补充道。

  卫若菡笑道:“护国公主是慕容国人,在慕容国找到两个和郡主容貌相似的人不足为奇。”

  许暄和摇摇头:“她们并非是皇室公主。”

  “也许是公主的女儿呢。”卫若菡猜测道。

  许暄和笑笑:“我只是在慕容国停留了两日,并不知道慕容国各大家族。”

  沈妤心中百转千回,面上含笑道:“听表哥这么说,我就更好奇了。”

  少倾,许暄和和卫若菡都离开了,沈妤带着苏叶和紫菀走在静谧的小道,一直想着许暄和方才那句话。

  苏叶笑道:“姑娘是不是走累了,不若去那边歇歇罢。”

  沈妤突然回过头,苏叶吓了一跳:“姑娘?”

  沈妤没有回答,上了台阶,走到一座没有人在的凉亭。

  过了许久,她道:“苏叶,我有话问你。”

  苏叶看见沈妤突然这么严肃,莫名有些心慌:“姑娘,您说。”

  沈妤慢慢摇着团扇:“关于你原主子的真实身份,你早就知道了罢?”

  苏叶有些心虚,摸了摸头:“姑娘……”

  沈妤轻笑一声:“你瞒的可真紧。”

  苏叶赶紧道:“奴婢保证,奴婢对姑娘忠心耿耿,绝无二心。只是……只是奴婢也不敢出卖楚王殿下……”

  沈妤好笑道:“瞧把你吓的,我不过是随口一问罢了。”

  苏叶嘿嘿一笑:“但是殿下亲自告诉您了呀,这总比奴婢告诉您要好。”

  沈妤低眉浅笑:“我问你,你既是慕容国人,可见过哪家姑娘与我容貌相似的?”

  苏叶皱眉:“奴婢的确在慕容国生活过,也见过慕容国一些世家小姐,但是奴婢的主要任务就是训练,又早早的被安排到殿下身边保护,委实看不出哪个姑娘和您容貌相似。”

  “那楚王呢?”

  苏叶道:“楚王从小就不在慕容国,那些京都的闺秀,自然也是没见过的。”

  也就是说,他根本就没见过顺宁长公主的女儿长什么模样。不知为何,她突然觉得心情很好。

  亏了那个姑娘那么想嫁给郁珩,结果郁珩根本就不认识她。

  不对,她怎么会想到这里了,这不是她该关心的。

  苏叶笑嘻嘻的,悄声道:“姑娘放心罢,殿下心里眼里只有您一个。”

  沈妤轻斥:“胡说什么。”

  苏叶知道她没生气,还有可能是害羞了,越发想笑了。

  正在这时,怀庆公主穿着一身粉色的蝶戏水仙裙,像个花蝴蝶一样跑过来:“宁安姐姐,我说怎么找不到你呢,原来你在这里啊。”

  沈妤转头一看,微笑道:“是啊,反正宴会还未开始,就四处走走。”

  怀庆公主和沈明洹年纪差不多大,如今十四岁的年纪,正是年华正好的时候,越发显得娇俏可人,就连身量也长高了不少,身形越发纤瘦了。

  怀庆公主坐在沈妤身边,和她闲话,突然她状若无意道:“沈小侯爷没有来吗,方才我没看见他人。”

  沈妤一眼就看出了她的紧张和羞涩,心下叹息:“洹儿早就过来了,正在男宾席,许是正和相熟的人寒暄。”

  怀庆公主点头:“小侯爷和严二公子关系好,想来他去寻严二公子了。”

  沈妤笑眯眯道:“应该是罢。”

  明明是很平常的聊天,气氛好像有些尴尬。怀庆公主的手指不断地缠绕,出了一层薄汗。

  沈妤摇着团扇,看着前面的风景,也不说话。

  最终,怀庆公主还是鼓起勇气道:“宁安姐姐,母妃说,我该选驸马了。”

  沈妤摇着扇子的手一顿,微微一笑道:“公主到了年纪,的确该定下亲事了。”

  怀庆公主面色急切:“可是母妃给我选的那些人,我都不喜欢。”

  沈妤摇头轻叹:“公主,贤妃娘娘也是为了你好。”

  怀庆公主眼眶氤氲着泪水:“可是我不想嫁给我不喜欢的人。”

  沈妤道:“你是公主,无论嫁给谁,那家人都会好好待你的,绝不敢给你半分委屈受。”

  怀庆公主抽了抽鼻子:“可是……可是我不喜欢他们,就算有人愿意娶我、待我好,也是因为我公主的身份。”

  沈妤轻声道:“若公主果真不愿意嫁人,可以去向陛下、太后求求情。”

  怀庆公主摇头:“没用的,父皇的想法和母妃一样,觉得我该定下亲事了。”

  沈妤虽然于心不忍,但还是道:“公主,您作为一个女儿,应该听从父母之命。”

  “可是……可是这是我的终身大事……”怀庆公主擦擦眼泪,“我要嫁就嫁我真心喜欢的人,才不要随便嫁给一个人。那些京城的世家子弟,都是些不知进取、靠着祖上荫蔽安然享乐的人,我不愿意。”

  沈妤很想说,你是公主,但凡是个有上进心的男子,谁愿意娶你?

  可是,这话她不忍说出口,只是拿出自己的帕子给她。

  怀庆公主却是一下子握住她的手,语带哀求道:“宁安姐姐,你那么聪明,一定有办法的对不对?你帮帮好不好?”

  沈妤缓缓道:“抱歉,公主,这是皇家家事,我也爱莫能助。”

  怀庆公主松开她的手,身体也弯了下去:“那我该怎么办?”

  沈妤知道怀庆公主的心思,她虽然喜欢怀庆公主,可是也不能因此牺牲沈明洹。

  少倾,怀庆公主猛然抬头,注视着沈妤道:“宁安姐姐,你……你帮我一个忙好不好?”

  沈妤心中了然,却还是问道:“什么?”

  怀庆公主咬咬唇,有些忸怩:“其实……其实我有喜欢的人了。”

  沈妤没有问,等着她继续说下去。

  怀庆公主鼓足勇气道:“那个人就是沈明洹。”

  沈妤并没有表现的很惊讶,笑容平缓道:“然后呢?”

  怀庆公主一愣,绞着帕子道:“你能不能和小侯爷说说,若是他同意……我的亲事就迎刃而解了。”

  “你为何不自己去向他说明呢?”

  怀庆公主低声道:“这种事,女孩子怎么好主动提起?”

  沈妤摇首,声音轻缓而笃定:“你是怕他拒绝你。”

  怀庆公主神情愕然:“宁安姐姐?”

  “其实,你看的出来他对你的冷淡,若是你亲自去说,他绝不会同意,可我是他姐姐,若是由我去说,也许他会考虑考虑。”沈妤道,“公主,他的心思,你一直都知道,若是他真的喜欢你,绝不会故意躲着你。你是金枝玉叶,身份尊贵的公主殿下,何必委屈自己呢?你应该找个真正喜欢你的男子嫁了,洹儿他于你并没有男女之情。”

  怀庆公主不可思议道:“宁安姐姐,你为何这样说,你明知道我喜欢沈明洹,你这么说我很伤心的。”

  沈妤道:“我只是实话实说,若是公主不爱听,我就不说了。”

  “不,不是的,我……”怀庆公主语无伦次道。

  沈妤拍拍她的手:“公主,洹儿长大了,他有自己的喜好,有自己的想法,我虽是她姐姐,但是不能左右他。若是他真的喜欢你,我绝不会阻拦,可若是他不喜欢你,我也不能强迫他答应娶你。

  怀庆公主又哭了许久,终于收住了眼泪:“我明白了。”

  正说着,一个青衣婢女缓步行来,行了一礼:“郡主,太子妃请您过去一叙,周大夫人也在那边。”

  沈妤看了一眼低着头的怀庆公主,道:“好,你在前面带路罢。”

  等婢女走远了些,沈妤道:“公主在这里歇息一下再去宴会上,别让其他人看出什么。”

  怀庆公主点点头。

  沈妤心中默叹,也稳步离去了。

  紫菀跟在沈妤身边,小声道:“姑娘,您方才和怀庆公主说那些话,是不是太……她毕竟是皇室公主,年纪又小。”

  沈妤淡淡道:“我只是让她看清现实,不能将时间浪费在不喜欢她的人身上。她已经长大了,不能那么天真了,要知道,只是她公主的身份,就有多少人家不愿意娶她。”

  紫菀道:“这样看来,做公主也没什么好的,连自己的婚事都不能做主。”

  沈妤笑了笑:“比起街头乞丐,比起那些平民百姓,做公主难道不幸福吗?什么身份就该做什么事,她既然是公主,享受了荣华富贵和锦衣玉食,有着和皇子一样尊贵的地位,就该承担属于自己责任。这世上的事,总不能全部如她所愿。她若是想明白,就该知道,以洹儿的身份,祖母是绝对不会同意他尚公主的,就是皇家也不能逼迫。”

  紫菀道:“姑娘说的是,但愿怀庆公主能想明白罢。”

  烈日高悬,炽热的阳光洒落下来,不过走了一会,身上就出了薄薄的一层汗,沈妤特地绕到阴凉的地方走才好一些。

  凉亭里所在之处绿树成荫,还摆放着许多冰块,倒是减了不少暑气。

  太子妃坐在椅子上,婢女为她打着扇子,正和严卉颐说笑。

  看见沈妤来了,严卉颐招招手:“快过来,我们可等了你许久了。”

  沈妤面上含笑,行了一礼:“见过太子妃。”

  然后就坐到了绣凳上。

  太子妃笑嗔:“只我们几个人在,在意这些虚礼做什么。”

  沈妤笑道:“娘娘如今已有三个月的身孕了,身体可还好?”

  太子妃一脸笑意:“我身子倒是很好,只是现下天热,没有胃口,只是喜欢喝些酸梅汤罢了。”

  沈妤看她手边放着一些冰过的果子,提醒道:“即便天热,娘娘也不该吃太多凉的。”

  太子妃喝了一口酸梅汤,道:“有清露看着我呢,我可不敢多吃。”

  “谢昭训可再出什么幺蛾子?”

  太子妃冷冷一笑:“左不过是仗着太子对她的宠爱,到我这里来炫耀。但是我现在怀着身孕,不愿和她计较,免得动了胎气,只能让人禀告太子。太子虽然不喜欢我,却很看重这个孩子,所以谢昭训这几天倒是不敢再到我面前晃了。”

  实际上,上次谢苓芸跑去太子那里告太子妃的状了,说太子妃故意羞辱她。可是太子因着太子妃肚子里的孩子,没敢去训斥太子妃,反而让谢苓芸少无理取闹,所以谢苓芸才会更恨太子妃了。

  当然,也更讨厌沈妤。

  “那就好,横竖不过是个妾室罢了,娘娘现在不便和她计较,先安稳的生下孩子再说。”

  太子妃笑容有些苦涩:“如今,我能指望的也只是这个孩子了。”

  沈妤知道太子的德行,也不知道该如何安慰她。问严卉颐道:“你那个表妹,没和你一起来吗?”

  严卉颐表情微僵,语气淡淡道:“前两日她去我院子里与我探讨书法,看见我院子里有个秋千。许是小女孩心性,想要试一试,所以就去荡秋千了。但是不知怎么,绑秋千的绳子断了,她摔了一跤,扭伤了脚,这几天一直在自己院子养伤,所以不能来了。”

  “哦,在你院子伤到的?”

  严卉颐语气平淡:“是,婆母大发雷霆,说丫鬟伺候不周,处置了我院子不少丫鬟,但是又为我添了些新的。这几天,每天都去看望成姑娘,对她关怀备至。”

  沈妤蹙眉:“周大夫人怪你了?”

  “那倒没有,只是说我御下不严,丫鬟根本没有提前发现秋千的绳子要断了。”

  可事实上,严卉颐素日根本不喜欢荡秋千,又没有孩子,这个秋千和废弃没什么两样。成桢一声招呼就不打,便去荡秋千。周大夫人不怪她自作主张,随便动人家东西,反而怪严卉颐御下不严。

  沈妤直觉这是个阴谋,道:“成桢什么反应?”

  严卉颐不怒不喜:“她只是哭,责怪自己非要去荡秋千,给婆母和我带来麻烦。并且将错误都揽在自己身上,让婆母不要怪丫鬟。”

  沈妤轻笑出声:“真是个天真无邪又单纯善良的表姑娘。周大公子怎么说?”

  “成姑娘是在我们院子伤到的,自然是我们第一个发现的。所以周陵就抱她到我们房里,又赶紧让人请大夫过去给她看伤,成桢见给我们惹了麻烦,很是愧疚,一直向周陵道歉。”

  沈妤道:“这样一个柔弱善良又无依无靠的姑娘,谁忍心责怪呢。这几日养伤的时候,她都做什么了?”

  严卉颐平铺直叙道:“也只是看看书而已。我和周陵去看望她的时候,闲谈之时,她突然提起,在我们房里看到一本书,想借去看看。当她说出书名的时候,周陵说那是他的书。成姑娘觉得惊愕,立刻慌张的表示不借了。若是不肯借给她,岂非是小气?周陵又是个秉性温和之人,自然没有不答应的道理。”

  “所以,现在那本书在她手上?”

  严卉颐点头。

  沈妤眉梢微挑:“真好,她终于有了和你夫君探讨的机会了。”

  “你说的不错,每次我去看她,她都与我说起那本书的内容,好像和周陵是知己一般。”

  沈妤拧眉:“你不生气?”

  严卉颐笑容温和道:“不是你说的,不要我接招吗?我若是生气,岂不是进入她的圈套了?所以,我尽我所能,与她讲解她不懂得的地方。”

  沈妤淡淡一笑:“卉颐出身名门,饱读诗书,想来自会让她自惭形秽的是不是?”

  严卉颐微微一笑:“我倒是没有想那么多。只是人家既然向我请教,我自然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沈妤哑然。

  严卉颐明知道成桢心思不纯,在成桢故意拿着周陵的书向她请教的时候,她想到的不是卖弄才学让成桢自惭形秽,而是认真为她讲解。

  沈妤觉得,她的心就像一池死水,激不起一点点涟漪。可是她又是那么温婉纯善,对待一个居心叵测的女子也可以那么温柔、真诚。

  和她相比,沈妤觉得自己的心里好阴暗。

  许是越是心机深沉的人越是喜欢单纯的事物,所以沈妤才那么喜欢严卉颐。她的善良不是装出来的,这是骨子里就铭刻住的,真正名门风范。

  沈妤叹了口气:“卉颐,我从未见过你这样的女子,与你相比,其他的名门闺秀都不算什么了。”

  太子妃抿唇笑道:“宁安,你这样说,岂不是将自己也贬低了吗?”

  沈妤笑盈盈道:“我说的是实话,你们看看我,哪里像个大家闺秀呢?”

  正说笑着,婢女清莲走上前,端着一个白玉碗:“太子妃,该喝安胎药了。”

  太子妃皱皱眉,无奈的笑笑:“每天都盯着我吃这些苦药。”

  虽然这么说着,她还是端起碗。

  空气中充斥着药的苦涩和香气,清莲的眼睛一直盯着太子妃,生怕她不喝下去。

  “慢着。”沈妤突然道。

  清莲明显一惊,手颤抖了一下:“郡主?”

  太子妃放下药,奇怪道:“宁安,有什么要紧的事吗?”

  沈妤端起那碗安胎药,闻了闻,递到清莲面前:“喝了它。”

  “宁安,这是怎么回事?”太子妃越发不解,过了一会,她转过头,目光冰冷的盯着婢女,“清莲,这碗药有问题?”

  清莲噗通一声跪倒在地:“娘娘,奴婢怎么敢?给奴婢一百个胆子,奴婢也不敢害娘娘……”

  沈妤目光冷嘲:“太子妃只是问,这碗药是否有问题,可没问你是否害她,也没有说你在药里下了毒。你急吼吼的表示你不敢害太子妃,不是不打自招吗?”

  清莲张张嘴,扯住太子妃的裙摆:“方才娘娘问我这碗药是否有问题,我没想太多,只是害怕有人趁奴婢不注意在娘娘药里做了手脚。娘娘好不容易有了身孕,嫉妒娘娘的人有多,说不定就想利用奴婢害娘娘。奴婢太害怕了,生怕那些心思不纯的人让奴婢背黑锅。娘娘,不管这个药有什么问题,奴婢对您忠心不二,绝对不敢害您……”

  沈妤身体放松,靠在椅背上:“我还是第一次见到像你这般能言善辩的丫头呢,让你伺候太子妃,真是屈才了。”

  清莲低声啜泣:“人人都说,太子妃性子温和,不像其他主子一样总是打骂下人,能伺候太子妃,是奴婢的福气。”

  太子妃看了看沈妤,欲言又止。经过诗情和画意的事,相对于清莲,她还是相信沈妤。

  沈妤是个聪明的女子,不会随意冤枉清莲。

  思及此,太子妃面容更冷了三分,缓缓将裙摆抽出去:“清莲,你果真对本宫忠心不二吗?”

  清莲心头一颤,立刻举手发誓:“奴婢发誓,若是对娘娘有一丁点不忠,就……就不得好死!”

  “很好。”沈妤道,“既然你这么忠心,就将这碗药喝了罢。”

  清莲声音有些颤抖:“这……这是给有孕之人喝的,奴婢喝不合适。”

  沈妤唇角微翘:“娘娘,您瞧,方才她还说对您忠心耿耿,现在连试药都不肯。”

  太子妃道:“清莲,本宫给你最后一次机会,是你自己喝下去,还是本宫让人喂你喝下去呢?”

  清莲狠狠心道:“奴婢自己喝。希望奴婢喝下去后,娘娘能相信奴婢对您的忠心。”

  太子妃淡淡道:“喝罢。”

  清莲闻着苦涩的药味,捏着鼻子一口喝下去了。

  她用袖子擦擦嘴,大口喘着气:“娘娘,您现在相信奴婢了吗?”

  等了一刻,清莲还是好好地站在这,太子妃犹豫了,难道方才真的冤枉清莲了?

  她拿不定注意,只能以眼神示意,让沈妤帮忙。

  沈妤嘴角的弧度十分浅淡:“既然清莲为娘娘试了药,不若再试试其他的罢。”

  沈妤指指桌子上的各色小吃:“天气热,娘娘没胃口,这些一点没动,你就先替娘娘尝尝罢。”

  清莲面色大变:“不,这些……这些怎么会有毒呢?”

  “那就当是娘娘赐给你的罢。主子所赐,你敢拒绝?看来太子妃素日对你们太过宽和了,不但会巧言善辩,一个个都忘了规矩了!”

  这话说的太重了,所有人都惊惶失措,赶紧跪下认错。

  沈妤给苏叶使了个眼色,苏叶点点头,拿起筷子,夹了一块糕点送入清莲口中。

  清莲挣扎着不肯吃,可是苏叶是习武之人,力气很大,她怎么能躲开呢?

  “不……不要……”她大声喊道。

  过了一会,苏叶才在沈妤的示意下放开她,清莲不断用手扣着嗓子,一边又往外吐着什么。

  事已至此,太子妃还有什么看不清楚的,她面色发白,怔怔的看着清莲。

  沈妤扬眉:“清莲,你早就知道那碗安胎药本来就没有毒,一点问题都没有,却是故意误导我们对不对?”

  ------题外话------

  男女主所有人都认为的表兄妹……
重生之侯门嫡妻最新章节http://www.mhtxsw.com/zhongshengzhihoumendiqi/,欢迎收藏本书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新书推荐: 都市之神帝驾到香港1968六界封神我真是学神万古第一神我的群员是大佬茅山鬼王金凤华庭神医嫡女:皇叔别乱来傲世风云:绝宠天才狂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