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棉花糖小说网 > 重生之侯门嫡妻

第一百七十八章 侯府做客

重生之侯门嫡妻 | 作者:菀柳青青 | 更新时间:2019-09-11 18:50:38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我要报错】【 推荐本书
推荐阅读: 兽破苍穹终极全才主宰星河绝美女神的贴身小医神神级插班生战场合同工邪御天娇特种兵王元尊超级制造商
  女子眉头高高挑起:“可我就是看上了你这艘画舫。”

  沈妤淡淡道:“看上这艘画舫是你的事,愿不愿转让给你是我的事。我不愿意将这艘画舫让给你,所以还请姑娘回去罢。”

  女子见沈妤如此不给她面子,更加恼怒:“你不要敬酒不吃吃罚酒。”

  沈妤微微一笑:“这是在大景在京城,我倒是奇怪,你要如何呢?”

  很快,又有几个身高体壮、皮肤黝黑的大汉乘着船过来,用着让人听不太清楚的口音道:“我家主子看上你的画舫是你的福气,你最好让出来。”

  沈妤轻笑出声,瞥了女子一眼:“哦,不知你家姑娘是哪家贵人呢?”

  女子张张嘴,刚要说什么,一个侍女装扮的人哼了一声:“总之我家主子的身份不是你能招惹的,你们最好拿了银子快些走。”

  沈明洹见不得有人对沈妤无礼,对沈易道:“将他们赶走。”

  沈易点头,走到女子面前:“这位姑娘,请罢。”

  “你——”女子恼羞成怒,“这就是中原人的待客之道吗?”

  沈妤声音轻柔:“对于远道而来的客人,我们自然愿意热情相待,可是若有人故意找我们麻烦,我们也不会忍让。未免大家面上难堪,这位姑娘还是回去罢。”

  女子见沈妤穿着打扮和言行举止皆是不俗,心里不由纳闷,也不禁有些犹疑:“你是谁?”

  沈妤道:“等下次再见面,你就知道了。”

  女子犹自不服,她自小也是被众星捧月的长大,想要什么就能得到什么,还从未受过这种委屈,竟要被人赶走。

  她像是没听到沈妤的话,站立在原地,对沈妤怒目而视。

  因着和沈妤同游被打扰,郁珩很是不悦,但是他身为男子,又不能和一个女子起冲突。现下见女子还赖着不走,他给元骁使了个眼色。

  元骁心领神会,冷冷道:“这位姑娘,你若是再不走,就不要怪我不客气了。”

  女子掂着鞭子道:“你又是谁?”

  元骁不答。

  沈明洹忍无可忍,皱眉道:“难道这位姑娘要我将你丢下河吗?”

  “你……你敢!”女子既恼怒又骄傲,“敢对我无礼,你们会后悔的!”

  沈明洹嗤笑一声:“我不管你是谁,但既到了大景的地盘,就该守大景的规矩。看在你是女子的份上,我给你留点面子,你是自己下去呢,还是我把你丢下去?”

  “你——”她的眼睛四下看着,不经意间看到后面的郁珩时,不禁两眼放光,“你是谁?”

  这个人是她见过长得最好看的男子。

  这样的眼神,郁珩在许多人身上见过,但是尤为厌恶这个女子。他不耐道:“元骁。”

  元骁忙道:“是,主子。”

  他不再犹豫,将女子扛起来直接丢进了不远处的小船上,没有将她丢进河里,已经是他仁慈了。

  那边的小船晃了晃,女子的身子一下子撞在船身上,差点栽下去,身边的侍女连忙扶住她。

  “主子,小心。”

  女子朝画舫望去,以期能沈妤能看到她。

  可是那几个人像是彻底忽略了她,继续谈笑风生欣赏美景。

  她有一种被无视的愤怒。

  而且她不得不承认,沈妤比她生的貌美,和方才那个男子站在一起极为相配,这让她觉得刺眼。

  倒不是她多喜欢郁珩,而是她认为她看上的男人被别人抢走了。

  她越想越不甘心,从来没有人敢这么对她!

  思及此,她道:“我要给他们一个教训,尤其是那个顶撞我的女子!”

  可是,他身边几个人都没动。

  “怎么还不去!”

  有个人迟疑道:“公主,方才您那么威胁他们,他们仍然不怕得罪您,很可能在京城也是有头有脸的人物……三王子说了,不让您冲动,遇到事情先和他商议,免得闯下祸事。”

  女子冷笑道:“你的意思是,我要忍下这口气?”

  “属下只是提醒公主。”

  女子郁气难消,迁怒似的给了那人一鞭子:“你算什么东西,哪里轮到你来提醒我?”

  那人也不躲,承受了这一鞭子,好像已经习惯了一般。

  女子虽然这样说,到底没有再去找沈妤几人的麻烦。没好气道:“还在这里做什么,让别人看笑话吗?”

  果然,一抬头,发现有人好奇的望过来。

  “公主,要不要属下再去找别的画舫?”

  女子愤愤道:“不用了!”

  沈婵站在画舫上,看着那艘小船游走,道:“五姐,看那个女子嚣张的样子,虽然不像中原人,但显然身份也不一般,我们会不会得罪人了?”

  沈妤浑不在意的笑笑:“我得罪的人还少吗?”

  沈婵想了想:“也是,不,不对。五姐,前不久不是有传言说,别国要到大景朝贡吗,难道方才那个人就是别国之人?我们这样得罪她不好罢?”

  沈妤没有说话,沈明洹不屑道:“什么叫我们得罪他们,明明是她先找我们麻烦。若是我们退让,才是丢大景的脸呢。就算陛下知道,也只是口头上责怪我们几句,实际上心里不知道怎么高兴呢。他是九五至尊,不能放低身段给那些人一个下马威,我们刚好替他做了。”

  沈婵:“……原来如此吗?”

  沈妤欣慰的道:“洹儿说的不错。”

  沈婵放心了,笑道:“这就好。”

  郁珩不言,只是笑意温柔的注视着沈妤。

  一直沉默寡言的沈婳突然开口道:“七妹多虑了,就算她是别国什么贵人又有何惧?不过是区区蛮夷,还不是要依附我们大景?若是我们因为他们是别国来的就忍让,才会堕了我们大景威严呢,更会让南昭看笑话。”

  不只是沈婵,就连沈妤有些惊愕,沈婳一直像个影子一样,若是不刻意寻找,好像根本就发现不了她。没想到她突然说出这番话,倒是让人对她另眼相看。

  沈婵张了张嘴,好半天没反应过来。过了一会她笑道:“六姐说的是,没想到六姐会有这样的想法,倒是让我佩服呢,不像我,方才只担心会不会得罪他们。”

  沈妤面容含笑,不发一言。

  沈婳面色微红,朝沈妤看了一眼,眸光又快速掠过郁珩,低声道:“我不过是随便说说而已。”

  沈婵笑嘻嘻道:“那也很好了。”

  沈婳低眉敛目,不再说话了。

  她方才鼓足勇气附和着沈明洹说出那番话,就是为了让郁珩注意到她。郁珩的确看了他一眼,只是那眼神淡然,没有丝毫情绪,很快就又将目光移到沈妤身上去了。那神色温柔,好像除了沈妤,再也容不下其他人。

  她虽然爱慕郁珩,但是碍于沈妤在场,不敢表现的很明显。因为她知道,沈妤太聪明太敏锐,只要她表现出一丝不同寻常就会被沈妤发现。

  很快,画舫里又恢复了平静,时不时传来几声欢快的笑声。

  不知过了多久,画舫靠了岸,游人却没有要回去歇息的意思,大街上仍旧是灯火璀璨,热闹非凡。

  郁珩怕沈妤提出回府,道:“再去别处逛一逛罢。”

  沈妤看到郁珩眼中的希冀,不忍拒绝,微笑道:“好。”

  郁珩满意了,在众人看不到的时候眉眼弯起,沈妤心中一动,也冲着他莞尔一笑。

  街上人潮拥挤,摩肩接踵,郁珩一直在地护着她,那小心翼翼的姿态,沈妤即便再铁石心肠,也不得不动容。

  月上中天,散发出皎洁清冷的光辉,天色渐渐晚了,可是街上依旧亮如白昼。

  沈妤心知太夫人还在等她回去,刚要说话,突然听到人群中爆发出一阵阵惊叹。

  沈妤也顺着众人的目光看去,发现不远处的天空,炸开了一大片一大片的烟花,各种颜色交织在一起,繁花似锦,璀璨夺目。

  沈妤以为很快就会结束,可是等了许久,五颜六色的花还在天空绽放,所有人都目睹这场美景,久久不忍离开,只有郁珩一直专注的望着她。

  “喜欢吗?”一道低沉的声音出现在沈妤耳边。

  不用回头,就知道是谁,沈妤点头:“喜欢。”

  郁珩靠近她,一双清润的眸子似乎盛满了星辰,不知不觉的就使人沉迷其中。

  “你能喜欢,我很高兴。”

  沈妤望进他那双眼睛,顿时了然:“这是你安排的?”

  郁珩就好像在说一件平常事:“但博佳人一笑罢了。”

  沈妤垂眸,真诚道:“谢谢。”

  她说不清心里什么滋味,有感动,有感慨,还有些惆怅。

  记得前世,陆行舟伪装成喜欢她的模样,也从来没有为她做过这些。

  她并非是喜欢风花雪月之人,在意的只是那份心意而已。现在想一想,她才知道前世的自己多傻。

  郁珩挑起唇畔:“我不要你说谢谢,我想要的似乎已经得到了不是吗?”

  沈妤笑而不语,算是默认了。

  郁珩笑容里满是幸福,四下看了看,微微低头,唇在她额头上碰了碰。

  温热柔软的触感传来,沈妤红了脸,她不由‘恶狠狠’瞪了他一眼,被郁珩当成害羞,低声笑了。

  这人实在是……实在是越发大胆了,虽然没有人看到,但这可是大街上!

  郁珩不顾她的挣扎,牢牢拉着她的手腕,直到这场烟花结束,他才放开她。

  “有机会我去拜访一下太夫人。”郁珩语气平淡地道。

  沈妤眨眨眼睛:“你要去拜见我祖母?”

  郁珩若有深意的笑笑:“怕她再乱点鸳鸯谱。”

  沈妤嗔道:“胡说什么呢,祖母是为我好。”

  两人随着人流向前走着,郁珩道:“可是我还是担心,你一向听太夫人的话,我若是不早做准备,难保你因为孝心就答应了。”

  沈妤道:“我既答应了你,便不会反悔,只要我坚持不同意,祖母不会逼我的。”

  “那也不行。”郁珩分外执着,“总之,我是一定要去见太夫人的。”

  沈妤无法,道:“那……你何时去?”

  “越快越好。”郁珩凝视着她,“阿妤,我不想再出现什么变数。”

  迟疑了一下,沈妤点头:“你要亲口向祖母坦白?我怕会吓到祖母。”

  “放心,我会说服太夫人的。”郁珩十分笃定。

  沈婵正还在人群穿梭,身后的婢女紧张的跟着她。

  沈妤无奈摇头:“七妹,该回去了。”

  沈婵不舍道:“这么快就回去?”

  沈妤故意板着脸道:“再不回去祖母就要派人寻我们了,没得商量,必须现在就回去。”

  沈婵一手提着花灯,一手拿着糖人,垂头丧气的样子:“那好罢。”

  沈妤行至她身边,又叫沈婳过来:“快走了,该回家了。”

  郁珩也跟过去:“天色晚了,我送你们回府。”

  沈妤刚要说不合适,郁珩又道:“万一又像那次一样遇到刺杀怎么办?”

  提到那次刺杀,沈婵面色一变,赶紧道:“多谢殿下。”

  沈妤:“……”

  沈婳也行了一礼:“多谢殿下。”

  郁珩淡淡点头,看着她们上了马车,也翻身上马,跟在沈妤马车旁边。

  这里距离侯府并不很远,只是路上拥挤,耽搁了不少时间。

  过了许久,马车终于停下了,沈明洹道:“姐姐,我们到了。”

  沈妤被紫菀搀扶着下了马车,到了郁珩面前:“多谢殿下了,天色晚了,殿下请回罢。”

  夜风静静地吹着,她大氅领子上雪白的狐狸毛围着她纤细的脖子,迎风飘动着,一双眸子莹光闪闪,使得她比往常多了几分可爱。

  郁珩低头望着她:“时候不早了,回去早些歇息。”

  说着,他一勒缰绳,调转马头,绝尘而去,白色的大氅在风中飘扬。

  几人先去慈安堂见了太夫人,果然太夫人还没睡,留她们吃了点东西就放她们回去了。

  桂嬷嬷笑道:“几位姑娘都回来了,这下太夫人可以安心歇息了罢?”

  太夫人作势要起身,桂嬷嬷忙扶起她。

  “以前五姑娘不爱热闹,今天我看她玩的倒是开心。”

  太夫人脚步一顿,似乎想到了什么:“罢了,暂且不问她了。”

  “老夫人还在想着五姑娘的亲事?”

  太夫人坐到床上:“很快就要过十六岁生日了,别的姑娘在这个年纪都定下亲事了,我自然是要为她操心的。”

  桂嬷嬷扶着太夫人躺下,笑道:“依我看,这种事是不能着急的,依照咱们五姑娘的品貌,还愁找不到好人家吗?五姑娘到底年纪还小,就是老夫人再多留她两年也没什么。”

  太夫人笑了,轻轻哼了一声:“这丫头心思多着呢,你没瞧见我一提起她的亲事就推三阻四的吗?”

  桂嬷嬷抿唇轻笑:“老夫人若是想知道,问问不就好了?免得五姑娘平添一桩心事。”

  太夫人笑叹:“过几日再说罢,还敢瞒我,当我老了看不出她的心思?这丫头任性惯了,我就当不知道这事,让她多担心几日。”

  桂嬷嬷哑然:“您说的是。”

  她为太夫人盖好被子,放下帷帐,然后就退下了。

  *

  元夕刚过,第二日,就有一个消息传出来。

  皇帝立宁王为太子了。

  “姑娘,宁王成为太子了。”苏叶急匆匆推门进来。

  紫菀关好门:“苏叶,你再这般粗鲁,门窗迟早要被你弄坏。”

  苏叶像是没听到似的,到了梳妆台前:“姑娘,宫中传出的消息,宁王被立为太子了。”

  沈妤手一顿:“何时?”

  “昨天陛下在宫里举办家宴,当场宣布的,想来过一会就会有人去宁王府宣旨了。”

  镜子里的人展颜一笑:“如此,便要恭喜宁王了。”

  苏叶一想到宁王觊觎沈妤,就不由流露出一种厌烦:“他能走到今天,多亏了姑娘。”

  沈妤唇畔弯起:“我想,他很快就不需要我的帮助了。”

  苏叶声音闷闷的:“是啊,他现在可是太子,哪里还需要姑娘的帮助,只怕还会生出不该有的心思。”

  沈妤戴上一只碧玉耳珰:“太子妃怎么样了?”

  苏叶面露怜悯:“怕是不太好。”

  “怎么了?”

  苏叶看着镜子道:“听闻太子妃闹着要出家为尼。”

  紫菀惊愕道:“出家为尼,为何要出家?”

  苏叶摊摊手:“谁知道呢?”

  云苓疑惑道:“张家人不是将太子妃接回去了吗?张太傅和张夫人疼爱女儿,就算养她一辈子也愿意罢?”

  沈妤惋惜的叹道:“被太子毁了一生,又失去了孩子,心如死灰,出家为尼也不足为奇。而且,她是废太子妃,新太子刚立下,她的身份着实尴尬,选择出家是最好的选择。”

  “说来说去还是要怪废太子,谁家女儿嫁给他都倒霉。”紫菀道。

  皇帝看在太子妃出身张家的份上饶她一命,可是太子府上那些姬妾就没这么幸运了,全都被皇帝下令杀了,包括东宫官属。

  和太子有牵连的,都没能幸免。

  沈妤站起身:“事情既已成定局,就不要议论了。”

  张家人终究还是没能劝住太子妃,在宁王被立为太子的第三日,太子妃悄悄离开了张家,前往了京郊一个庵堂。等张家人赶到的时候,太子妃已经落发了。

  太子妃张氏已经成为了过去,如今的太子妃是沈妘。

  不少人家想攀上新一任太子,还有一些想送女儿进来的,以‘陪太子妃解闷为由’想让女儿在沈妘面前博得好感,寻机偶遇太子。

  可是沈妘已经快临盆,实在不没有精力应付这些人,就直接闭门谢客了,好在沈妤常去看她,她心里也没那么烦闷了。

  这一日,沈妤收拾了一番,先去慈安堂陪太夫人用早膳,再去看望沈妘。

  太夫人却是迟迟不放她离开,沈妤只好继续陪着她。

  太夫人在心里偷笑,表面却装作不知道。她吹了吹茶,道:“妤儿,卫祭酒家送来了帖子,过几天是卫老夫人寿宴,邀请我们家人去她家坐坐呢,你和你三婶一起去。”

  沈妤不禁想到了许暄和的好友卫昱谨,顿时明白太夫人的用意了。

  她撒娇似的道:“祖母,年后宴会太多了,我不想去了。大姐快临盆了,有这时间我还不如多去陪陪大姐。”

  太夫人故意道:“妘儿身边有那么多嬷嬷婢女伺候呢,你也不必隔三差五就去罢?”

  “可是我担心。”沈妤摇着太夫人的手臂,“祖母,我不想去参加宴会了,好没意思,您就别让我去了。”

  太夫人笑了笑,又立刻板着脸道:“依我看,你这话说的不诚实。”

  沈妤放开太夫人的手,坐到她身边:“我知道祖母的目的,可我还小呢,还想多在祖母身边孝顺您两年呢。”

  太夫人呡了口茶:“去年你说你还小,推了我给你说的人家,今年你还以年纪小为由,我可是不信的。”

  沈妤无奈,笑容娇俏,大言不惭道:“实话与您说罢,京城那些世家子弟,我都瞧不上。”

  太夫人稀奇道:“那你能瞧上谁?”

  沈妤不说话。

  太夫人知道她猜对了,这丫头果然心里有人了。

  沉吟片刻,她放下茶盏道:“你不要告诉我是楚王。”

  沈妤低头拨弄着手腕上的翡翠镯子。

  见她这样,太夫人还有什么不明白的?但是话说回来,她已经很久没见到她羞于启齿的一面了。上次见她这样,还是她说爱慕陆行舟非他不嫁的时候。

  思忖了一会,太夫人叹了口气:“妤儿,你……”

  沈妤知道太夫人是不愿同意的,沈妤抬眸,快速道:“祖母,他说过几日来见您。”

  太夫人差点被茶呛到:“你说什么?”

  沈妤忙为她拍拍背:“祖母别急。”

  太夫人点了点她的额头:“你这孩子,吓到我了。”

  “祖母,你先别生气,等见到他你就明白了。”沈妤道。

  太夫人探究道:“你看上他哪里了,生的俊朗,还是因为救过你?”

  提起郁珩,沈妤面上不觉多了几分女儿家的羞赧,很快又恢复平静道:“等他亲自说与您听,您就明白了。”

  太夫人见什么都问不出来,轻哼了一声道:“那好,我就等着他来,看他要说什么,怎么就把我的乖孙女骗了去。”

  沈妤弯唇一笑:“现在我可以出府去看望大姐了吗?”

  “去罢去罢。”太夫人嗔道,“果然是长大了,有自己的主意,也越发不听话了。”

  沈妤心知太夫人不生气,一颗心放下了:“那我就去了。”

  说完,裙角拂过在门槛,出了院子。

  太夫人倚回榻上,摇头笑了。

  半个时辰后,沈妤乘着马车到了宁王府,不,现在应该叫太子府了。

  在宁王被立为太子的第二日,大门上方就换了新的匾额,头顶上的太阳好像比夏日还要刺眼。

  沈妤作为太子府的常客,门房远远地瞧着沈家的马车到了,立刻打开门,笑容比往日更殷切十分。

  自宁王被立为太子,每天都有人上门求见,所以对他这个门房也很客气,虽然只是个小厮,却也与有荣焉。

  那些来看望太子妃的女眷直接被挡了回去,但是沈妤不同,不必通报就可以进去。

  沈妘现在身子重,行动不太方便,但是听见沈妤到了,还是站起身去迎她。

  沈妤疾步行到她面前:“姐姐现在身子重,在屋里等我就好,何必亲自出来?”

  沈妘面色红润,气色看起来不错:“我想早些看到你。”

  沈妤扶着她:“前几日才见过的。”

  沈妘行动很慢,许是有孕在身的缘故,她笑起来比往日更加温柔可亲了:“也不只是为了早些见到你,稳婆说多走动走动利于生产。”

  “原是如此。”沈妤对于妇人生孩子并不怎么了解。

  走了一刻,才回了房间,沈妘小心翼翼的坐到榻上:“等你成亲后就明白了。”

  “大姐。”沈妤难得不好意思。

  “好了,我不说了。”沈妘不再拿她打趣,“若是你实在不愿定下亲事,祖母那里由我去说。横竖咱们沈家的女儿也不怕嫁不出去。”

  沈妤点点头,问道:“舒姐儿呢?”

  沈妘道:“被殿下带进宫了,殿下说陛下想见孙女儿了,让殿下带过去。”

  沈妤笑道:“陛下怎么会突然想起舒姐儿了,难不成是因为舒姐儿现在是太子的嫡长女?”

  沈妘默了默,道:“一个月前,阮昭容为陛下生下一个小皇子,许是陛下看到小皇子的时候想起了舒姐儿,所以突发奇想想见见她。”

  沈妤道:“说起来,陛下直到现在只有一个孙女,景王妃之前有了身孕,还被自己作没了。陛下虽然口中不说,但还是想孙儿绕膝的。而大姐现在身为太子妃,子嗣尤为重要,索性大姐有了身孕,想来陛下十分欣慰,希望这是个男孩,也自然而然的想到舒姐儿了。再者,我们舒姐儿生的可爱又讨人喜欢,谁见了不喜欢呢?”

  沈妘抚了抚肚子:“是这个道理。”

  沈妤捧着茶盏,状若无意道:“京城这么多皇亲国戚,舒姐儿可是头一分尊贵呢,小小年纪就有这样的地位和尊荣,不知道让多少人羡慕。”

  沈妘只是淡淡一笑:“尊不尊贵我不在意,我只求舒姐儿能平安长大,将来嫁个好人家,一生平安喜乐。”

  沈妤看得出来,沈妘是真的不在意荣华富贵,只希望舒姐儿过得幸福。她握住沈妘的手,笑道:“自然会。”

  “陛下登基这么多年,已经有许多年没有皇子降生了,阮昭容是陛下所宠爱的,又给陛下生了一个老来子,陛下龙颜大悦,没几天孩子就满月了,陛下要举办宫宴庆贺呢。”

  沈妤道:“此事我也听说了。”

  想来,等到宴会那天,在画舫见到的女子也会出现,她倒是很期待呢。

  正说着,听见有人在外面禀报,太子和云安郡主回来了。

  人还没进来,就听到了舒姐儿声音,口中唤着‘娘亲’,张开手臂小跑进来。

  沈妤怕她碰到了沈妘的肚子,将她抱到自己身边。

  舒姐儿一看是沈妤,笑声越发欢快了,然后指了指脖子上的金锁给她看。

  沈妘面露诧异:“殿下,这是你买给舒姐儿的?”

  郁瑄摸了摸舒姐儿头发,看了一眼沈妤,道:“是父皇赏赐给舒姐儿的,听说是太后娘娘留下的。”

  沈妘道:“这也太贵重了,父皇怎么突然想起赏赐舒姐儿?”

  郁瑄笑着道:“许是父皇发现他至今只有一个孙女儿,又许是因为舒姐儿生的玉雪可爱。”

  最重要的是,皇帝此为证明了对郁瑄的看重,沈妘肚子里的孩子,更为郁瑄赢得皇帝看重添加了筹码。

  思及此,他对沈妘生出了几分感谢,抚了抚她的肚子:“辛苦你了。”

  沈妘垂眸笑道:“能有这个孩子,是妾身的福分,哪里算得上辛苦?”

  舒姐儿指着沈妘的肚子道:“弟弟,弟弟。”

  郁瑄闻言大喜,将舒姐儿抱的老高:“舒姐儿都这么说,看来妘儿一定会为我生个儿子。”

  沈妘不愿扫他的兴,笑而不言。

  沈妤安抚的看了沈妘一眼,微笑道:“殿下一定会得偿所愿的。”

  郁瑄心里有鬼,方才不敢多看沈妤,现在他终于可以大大方方直视沈妤了。

  他没有一点太子的架子,十分平易近人,温和的笑笑:“如此,就借宁安吉言了。”

  沈妤难得心情好,对郁瑄的厌恶淡化了几分。

  “殿下现在帮着陛下处理政务,可知道别国到大景朝贡一事?”

  郁瑄笑容淡了些:“你遇到了?”

  沈妤颔首:“元夕那日,和一个陌生女子起了争执,看她的穿着打扮和言行举止,不是大景人,而且身份不一般。”

  郁瑄没有隐瞒:“她的确不是大景人,想来应该是漠北人。”

  沈妘并不关心这些事,只是担心沈妤:“那人故意找你麻烦?”

  沈妤笑道:“姐姐放心好了,我是那么容易被欺负的吗?”

  然后,将那个女子的话告诉了沈妘。

  郁瑄饶有兴趣道:“哦,你是如何做的?”

  沈妤淡淡笑道:“也没什么,不过是吩咐人将她丢下画舫。”

  沈妘哑然失笑:“你呀,可真是大胆。不过,你没有被人欺负就好。”

  郁瑄玩笑似的道:“宁安不欺负别人就不错了,怎么会让别人欺负她呢,放眼整个京城,也找不到像她这样大胆的姑娘了。”

  沈妘屈指敲了敲她的额头:“都是祖母把你宠坏了。”

  沈妤揉揉额头:“不只是祖母,还有大姐呢。”

  顿了顿,她意有所指道:“殿下,漠北来大景朝贡,想来定然有许多事要注意罢?”

  郁瑄知道她说的是景王,怕景王趁机作乱,或者和漠北人勾结在一起。

  他道:“自然,所以这段时间政务繁忙,也很少有时间陪伴妘儿和舒姐儿。”

  沈妤纤细的手指扣在桌案上:“那么有些该解决的事,应该尽早解决了。”

  沈妤的意思是,是时候铲除景王了?

  他以眼神询问,沈妤笑着执起茶盏。

  郁瑄确定了,笑道:“这个道理我自然是明白的。”

  舒姐儿一看到沈妤就缠着不放,没办法,沈妤只好到傍晚才回去,而且顺便把她带到沈家住一段时间。

  沈妘快临盆了,想来也没多少精力照顾她。

  陪沈妘用完午膳的时候,皇帝又召郁瑄进宫了,傍晚沈妤告辞离开,刚好在园子里遇到他。

  有舒姐儿在,两人只是寒暄了几句。

  沈妤郑重道:“殿下,汤敬业在殿下手中,该发挥最大的作用了。”

  一想到马上就要除掉景王,郁瑄神色难掩得意:“因着废太子逼宫造反一事,父皇最厌恶的就是有野心的皇子。而现在废太子死了,景王的又被父皇不喜,他在父皇眼中已经没什么利用价值,要除掉他是轻而易举之事。”

  沈妤提醒道:“还是小心为上。景王可不是废太子,他的命没那么好拿。”

  景王收敛了些许得意之色,突然道:“宁安不爱热闹,难得元夕出府游玩,想来玩的很尽兴了。”

  听他这话的语气,想来又是在试探,试探她有没有和郁珩同游。

  她没有否认:“是玩的很尽兴。只是大姐有孕在身,否则殿下也可以陪着大姐出府游玩了。”

  郁瑄一噎:“宁安高兴就好。”

  沈妤一手牵着舒姐儿,行礼告辞。

  天色渐晚,天边的晚霞绚丽多姿,铺在整个园子里,池塘的水也被染上了五色光彩,只是这样美好的景致比不得沈妤半分。

  他勉强压下要得到沈妤的强烈愿望,告诉自己不要着急,现在还不是时候。等除掉景王,他再徐徐图之。

  回到沈家,沈妤带着舒姐儿去慈安堂见太夫人,却是被婢女挡在外面了。

  沈妤挑挑眉:“祖母在歇息?”

  婢女回道:“回五姑娘,太夫人在会见贵客,吩咐奴婢在外面守着,不许姑娘进去。”

  舒姐儿听懂了,扁扁嘴,似乎要哭出来。

  沈妤哄道:“舒姐儿等等,咱们先回去吃点东西,晚一会再过来。”

  说着,不着痕迹给苏叶使了个眼色。

  回到青玉阁,等了一会,苏叶回来了,只是还未说话,就忍不住大笑起来。

  紫菀像看傻子一样看她:“苏叶,你笑什么,姑娘问你话呢。”

  苏叶好不容易忍住笑:“姑娘,原本奴婢是想出去打听怎么回事来着,可是刚走到门口,元骁就从树上跳下来了,看起来是特意等在那里的。”

  沈妤疑惑:“发生何事了?”

  苏叶轻笑:“姑娘,你一定想不到,是太夫人在您出府的时候,给楚王殿下下了帖子,请殿下到定远侯府做客。楚王殿下当然不能不来了,听元骁说,殿下也没想到太夫人会这么快就请他过来,着实是吓了一跳呢,生怕太夫人不满意他,临行前一直书房闷着。”

  沈妤:“……”

  太夫人行动也太快了。

  郁珩虽然不至于被吓到,但是这也太突然了。太夫人哪里是请他做客,分明是要“审问”他呀。

  此时的郁珩,正在慈安堂,手捧着一盏茶,看似云淡风轻,实际上他还是有些紧张的。

  太夫人虽然年老了,但是一严肃下来好像又回到年轻杀伐果断的时候,还是能唬唬人的。

  她也不说话,只是端坐在椅子上,时不时看他一眼。

  郁珩明明很坦然自若的,可是现在心里反倒是七上八下的。

  郁珩到慈安堂的时候,原本太夫人要请他坐在上首的。郁珩定然不会,推辞一番后坐在了下首。

  看他这般谦虚,太夫人倒是满意了些。

  过了一会,太夫人问道:“今天冒昧请殿下前来,请殿下不要见怪。”

  楚王仍是一副清风皓月的模样:“您是长辈,唤晚辈过来定是又要事。”

  太夫人又道:“殿下可知,为何老身这个时候请您过来?”

  郁珩颔首:“我知道。”

  太夫人直截了当道:“是啊,因为楚王殿下的身份,若是白天请你过来,被人看到,定然会引人非议,惹出事端,所以只有在这个时候悄悄请你来了。”

  郁珩:“……晚辈理解。”

  太夫人道:“既然殿下愿意纡尊降贵驾临寒舍,那老身就不拐弯抹角,有话直言了。”

  郁珩突然生出一种要被判刑的感觉,不禁正襟危坐:“您有话直说就是。”

  太夫人笑了笑,似乎很感慨:“妤儿很小的时候,父母就去了,可以说她是我一手带大的,所以在这么多孙女中,她是我最疼爱的,她的一举一动,她的小心思我都看的很分明,关于她的事我都十分注意,所以当楚王殿下三番两次救她的时候,我就注意到你了,若说察觉不出你对妤儿的心思拿就是假话了。”

  此言一出,郁珩略微紧张的心彻底放松了,他笑了笑:“您果真是目光如炬,见微知著。”

  太夫人摆摆手:“殿下过奖了,只是我太疼爱妤儿,不能允许她被人欺骗,也不允许她受到一丝一毫的伤害,殿下可明白?”

  郁珩道:“您的意思,晚辈自然明白。”

  太夫人看着郁珩的容貌,的确是千里挑一,无人能及,只是身份上……
重生之侯门嫡妻最新章节http://www.mhtxsw.com/zhongshengzhihoumendiqi/,欢迎收藏本书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新书推荐: 霸道大帝全职法师我家王妃太懒了神级透视最佳赘婿吸血鬼女王又黑化了魔改全世界最强小少爷霸道帝少请节制倾世医妃